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教育信息 历史人文 明星艺术 人物音乐 影视娱乐 游戏动漫 |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阅读网 -> 明星艺术 -> 德云社宋昊然怎么回事? -> 正文阅读

[明星艺术]德云社宋昊然怎么回事?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高峰收徒本来有宋昊然,怎么突然就反悔了呢??内情扑朔迷离啊
也真是可笑,在旧社会里说相声的在下九流里也是处于鄙视链最底层了的吧,也就比唱数来宝沿街要钱的强点。但现在各种规矩比唱昆曲京剧的还大还多,什么赐字吧,认干爹吧,摆枝吧,引保代吧,修家谱吧……各种不知道从哪淘换出来的棺材瓢子裹脚布到处挂,真是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对于这位老马先生,我想问问当时我是怎么说的?另外送他一句话


今有用“昊”字艺名者一人……
奉劝纲丝,这是德云社内部的事情,别着急找人迫害,主流和听云轩没那么闲
本来我是不清楚宋是谁,本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刷到几个回答,差不多了解了一下,是高峰徒弟,在拜师会上突然说不拜了,这么一个大概情况。
从现有情况看,大概是宋不对,是年轻气盛,还是另有隐情,宋不该事到临头摆老高一道。听说请了不少相声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当那么多人摆老高一道,怎么想怎么不合理。
另外看到老马的回答,又捎带听云轩,暗戳戳的说有人指示,说宋不如直接宣布退出加入听云轩,说宋退路有了,老马能不能别啥事儿往别人身上抹?你们神社出事儿非要有人迫害吗?是不是还有电视台还有主流还有冯巩联合指示的?是不是还让宋上春晚?你们还是反省反省员工教育吧!神社天天受迫害,看客已经腻了!
这里面本来就没有听云轩什么事儿吧!老马先说,是听云轩挑唆的,以后要是宋不加入听云轩,再说听云轩不讲义气,利用完宋就不要了。听云轩什么也没掺和就输两次,神社内部有问题赢了两次。




看这个,是穿着西装抹着红嘴巴的主流暗害,,真是讽刺啊!老郭当年有一句话,他就是个裤衩,什么屁都得接着,现在风水轮流转,什么屁都往主流塞了,又是主流和听云轩迫害
其实德云社的工资没大家想象的那么高,除了出名的,那确实高,但是不是工资,去商演的也可以,基本上一个月也论万算钱,大部分在万元以下,所以宋不干了,不干这个行业也没多大问题,学个技术,去干个厨子,烤串,工资也不会有什么波动
我还是挺不理解他的,既然吃相声这碗饭,以他的水平在德云社是最好的了,来天津他吃不上饭的,在北京听云轩也不会要他,专业院团也不会要他,因为他拿不到奖,那地方社招门槛高的很。
他是为啥我很好奇,有人说是排序的事儿,问题我记得之前看过一个回答说是广德楼看过他演出,搭档还说了这是高峰三徒弟,刚我去搜了一下,确实,那答案是17年的,证明17年也就是七年前他就知道自己排序了,没必要临开始才闹啊


这是高老板收徒仪式拜师贴


以下是签字儿的相声界同行,前辈(郭德纲于谦侯震啥的就不说了)
1.张立林,张寿臣先生公子,宝字辈
2. 田立禾,张寿臣先生弟子,宝字辈
3. 常宝庆,张寿臣先生弟子,宝字辈
4. 杨少华,郭荣启先生弟子,宝字辈
5.于连仲,郭启儒先生弟子,宝字辈
6.石富宽,高凤山先生弟子,文字辈
7.魏文亮,武奎海先生弟子,文字辈
8.王双福,连笑昆先生弟子,文字辈
9.张志宽,白全福先生弟子,快板书名家,文字辈
10. 李立山,高元钧先生弟子,文字辈
11.于 雷,常宝霆先生弟子,文字辈
12.赵伟州,苏文茂先生弟子,狗神,明字辈
司马静敏,单弦名家,曲艺界百岁老人(103岁)
肖桂森?古彩戏法名家王殿英先生弟子
补:拜师贴留名的还有少马爷,一开始没看见(好尴尬)
光宝字辈就请来六位,还有司马静敏先生,当今相声界谁收徒仪式上拜师贴能请来那么多前辈签字儿?
高老板带着高家门这老五位一个一个拜访,结果临拜师前宋艺把高老板撂那儿了,什么玩意儿啊
再说和高老板合作的大保镖,一共不到三十分钟,拿出将近十分钟解释为嘛不拜高老板,叙事能力比较次,云山雾罩的,但也是夹枪带棒的,颇有自己不会来事儿,那老四位会来事儿的意思;后台老五催快入活,台上高老板情绪,表情什么方方面面的感觉也不对,在尽量不影响节目的情况下(其实有部分影响)做出了些许反击也好,回怼也罢,反正台上气氛很紧张
(网上有的评论说底下观众有喊码前的,这个我翻了翻视频,反正我没听见,也可能是网上录的视频不清楚之类)
说完鞠躬下台,也没管高老板,那四位徒弟表演完毕可都是把自家师父规规矩矩地请下台的,咋的宋艺不拜师了,就算作为“干儿子”就能自己蔫不出溜不管干爹就自个儿愣下去了?
德云社七队节目单儿下来了


没有宋艺同志,也不知道是副总发功了,还是怎么着了,反正我觉着这小子将来在德云社应该挺难的
分割线——————————————————
有的回答把高老板宋艺和常宝华牛群相提并论,这个很那啥啥
1.在侯耀华这个只占个“侯”字,别的什么都不会的相声艺术家拜到常宝华门下作为大徒弟前,牛县长就已经当了二十多年正式大徒弟了(大概时间记不清了,应该是七十年代中后期拜的),列位想想那牛群能乐意吗,就靠一“侯”字,自己师父把自己二十多年大徒弟的身份愣给了别人了,还不是靠能耐(就算是靠能耐,那也不讲究)
2.高家这老五位这十多年了,一直是老大郎昊辰(大郎),老二苗昊雨,老三宋昊然(宋老三),老四王昊悦,老五李昊洋,不存在突然空降一大师兄的情况
宋老三宋老三的叫了那么些年,不管是高老板本人,德云社官方,还是宋本人(2024年6月12日前的),在演出台上,在抖音直播里,都承认宋昊然本人是高老板三徒弟,咋的,真觉着憋屈高老板领着这老五位拜访老前辈签拜师贴的时候怎么不说?非得等着临拜师前不两天儿才觉着自己憋屈?什么玩意儿啊


这是收徒现场照片,没有宋昊然的名子,我怀疑有人想制造新的流量,就象当年有人骂姜昆制造流量,骂曹云金制造流量,其手段是往别人喷屎,随着时间推移,人们知道真相了,这次只好往自己身上抹屎,来招引流量。收徒双方不同意,其实也没什么,但是这么大张旗鼓的宣传,是因为郑好被封,一点流量也没有了,搞出动静来让大家有个关注度。就象前几天网上流传出来,天津台裘英俊关于少马爷给醒木没有收某人的钱才的视频,但是并没有掀起多大浪花来,其实当时应该想着能走一波流量但是没有,而郑好又被封,只好使此手段,给自己身上弄点屎来,吸引一下目光,因为无论是出国巡演还是其它演出都网上都没有什么反应。这次大家不要搭理他们就自然无声无息了。
横幅上没有宋昊然名字,所以不管是高峰不收还是宋昊然不拜,最少也是半天前就知道的,绝对不是临场反悔,至于说的那拜师贴子对观众来说算个球,观众又看不见,但大横幅大家一眼就能看明白,所以这事儿真正的问题根本不是网上大多数评论里说的那样,关键问题是为什么横幅上没宋昊然的名字。
如果提前知道就不是临场反悔,那所谓临场反悔的舆论就很可疑了。
如果真是临场反悔更有意思,说收五个人,结果横幅上少一个,不打人家名字,莫不是横幅地方不够吧?但不管哪种,说收自己在内的五个人,结果“昭告天下”的横幅上没自己名字,那还拜个球!
得亏现在是有全程录像,要是没有的话,过两年是不是就变成宋艺大闹拜师典礼,撕了祖师爷画像,高峰泪洒当场,高峰媳妇给宋艺跪下求他别闹了。
高峰有一次和宋昊然连线,高峰有三不知。
一不知自己徒弟宋昊然搭档是谁。
二不知宋昊然还在不在德云社工作。
三不知宋昊然在几队表演。
不仅是和师傅不熟,和师兄也不熟,同样不知道宋昊然搭档是谁。
这样的师徒关系有名无实,实在是没有任何意义。
特别像公司员工被随意安排给了一个管理带带。
选择认干爹,不认师傅也是给双方留下最后一点脸面吧。
就是别搞得几年后也弄个32字家谱出来,劝其“昊”字尾汁就行。
那就没意思了。
内情很多回答都说的差不多了,这里就不重复,用王自健的一句话可以评价:


宋昊然作为一个95后,你说他就是一个白眼狼,师父高峰对他怎么怎么好,他就是不知道感恩,非要在拜师仪式上弄这么一出,赌上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要恶心高峰一把,这种说法可信吗?我倒是觉得,更大的可能因为高峰的所谓“三不知”和跟常宝华一样,提拔后入门的徒弟为大师兄,惹得宋昊然这个小年轻“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另外,说个不算冷的知识,高峰是1983年生人,比宋昊然不过大了一轮,也不用以老前辈自居,自己做得不对的地方也得认。
然后,高峰也不用立什么云淡风轻的人设,他自己跟大师兄赵津生的那些事也挺乱。
因为赵津生质疑过高峰的老板(大BOSS是老板娘),这是在纪念恩师范振钰的活动上说出来的,作为范振钰的大弟子,赵津生的言论比较有分量。


身为师弟的高峰和刘春山,作为云社的一份子,对大师兄发起了反击,不承认大师兄赵津生代拉师弟的行为。


如果高峰如此言论为正确的话,那么相声界的师承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侯耀文是李伯祥代拉师弟投入赵佩如门下;谢金是李文山代拉师弟投入王世臣门下;马志明是侯宝林代拉师弟投入朱阔泉名下。这些人的师承都不算的话,云社会多出好几百海青,也不知道是打了谁的脸。
以及,这次高峰收徒仪式,本门的大师兄赵津生并没有出席(能来才稀奇),公信力有多大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都2024年了,一手封建糟粕,一手现代企业合同约束,宋昊然不知道有没有签竞业协议,这很云社。
总结,内情具体怎么样,谁有理谁没理,都不重要了。新社会了,认师徒也要双方都同意才行,强扭的瓜不甜,人家不拜师,就把演出给停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袁文会的班社重新开张了呢。
吓死宝宝了,好怕怕。


以上。
临时变卦,师父变干爹,高峰丢大人了
宋昊然这事没犯法,甚至没有违反相声的规矩,他这个头没磕下去就不算拜师,他就保留在最后一刻反悔的权利。丹罗翔老师说过一句,法律只是对人最低的道德要求,就算宋昊然这事没有违法违规,但是太不地道了,说的难听点就是干的不是人事!!!
拜师是件替祖师爷传道得大事,肯定不是昨天打个电话说一声,今天就着急忙慌举办仪式,从之前几个月就传出的高峰领着几个徒弟遍访京津名家,这是给几个徒弟留饭,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让小孩子有口饭吃,有什么问题我作为师父兜底……这段时间足够思考了吧,别扯众师兄弟里就对你不好等等,不想拜就直接说出来,非得等着亲友、同行、名家齐聚一堂之时,你突然玩这一手儿,你说你不是处心积虑让高老师出个大丑,谁信啊?!!你要说他没有找好下家交投名状,谁信啊?!
宋老三这事儿就像男女朋友之间看起来一直处的不错,谈婚论嫁也没有问题,婚礼筹备也没问题,都等到亲友齐聚祝福新人,最后一刻婚礼司仪问“新郎,你愿意以后谨遵结婚誓词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或健康…………………………”了,新郎才来了一句“我不愿意,但我可以跟新娘结成兄妹”……
不地道,彻彻底底的不地道。
有些人从相声圈拜师这套都是封建糟粕这个角度,去给宋辩护。这个其实根本站不住脚。
道理很简单,宋他从头到尾参与了。
明白这个意思吗?如果你也觉得这套东西是封建糟粕,不认同,那你从开始不参与,从开始就拒绝,不就好了?除非有证据表明他从头到尾都是被强迫的,目前并没有这样的证据。
也就是说,哪怕这套东西的确是很糟粕,很不合时宜,但你从头到尾的参与,签字,拜访老前辈,等等等等,这些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你肯定是跟着一步一步走完的,到最后关头公开演出了,你来这么一出,不管这套东西好不好,你的人性都有问题。
类似的角度还有高峰和宋的矛盾,高峰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都是同理。不管因为什么,你都可以早早的摆明你的立场,而不是最后才临时变卦,这种行径发生在任何场景,都让人不齿,不管是相声圈还是别的地方。
除非后续爆出宋和高峰有什么天大的血海深仇,宋就是故意要恶心一下仇人,这个只能等后续有没有消息爆出了。
这孩子把路走窄了啊
神社这地方,其实挺好混的
没能耐没关系,只要能把师父、领导、其他角儿伺候好,糊弄好,
混碗饭吃不难,每年带你几次商演,比一般的相声演员收入就高。
但要想出头可太难了。
不能说遭到压制吧,但实际上相声这个艺术门类,同一时间段,同一类型,只能红一个
每个红起来的人,都有和别人不同的特质,做不到独一无二且被观众接受,就得接受要跟着角儿混的现实。
这位宋老三这把算是一举成名了,但我看他台上和观众解释那几句的口风,不像是能红的特质。
后面难混了。
另外看了拜师帖有个疑问
这么多前辈都找了,明字辈的门长都找了
本门的大师兄为啥不找呢
郭德纲徒子徒孙好几百号,干儿子只得陶阳和郭麒麟。
相声行业用实力说话!
郭闯出来后,不也重新拜师了嘛!
就事论事,不聊八卦。
这门里排行第几其实没什么意义,道行不行你也接不了门长,所以小伙子怎么就临时瞎了心了不拜了,还非得把自己师父撂台上,这事做的就不妥。不管你有什么意见,拜师前有好几个月,好好跟高老板俩人聊聊,我不觉得是个聊不通的事儿。
这事其实暴露了十几年前(其实快二十年前了)我和几位老师探讨收徒这事的时候老几位对于“能耐重要还是为人重要”这件事的看法分歧,一直到二十年后的一个巨大的回旋镖。
当年我还是徒弟身份,成年都没成年,所以自然也就只有听着的份儿。但有位老师说的话我至今仍觉得特别同意:做艺先做人。
郭老师老说他当年对徒弟多狠多严,其实对于有灵气儿的徒弟,他是比较溺爱的那种。岳哥老说当年有人怎么欺负他,那当师父的看自己徒弟挨欺负,不也还是艺为先德为后了么。
当然郭老师之后提起这事也非常后悔,只是举个例子。
高老师……高老师是真……面。
原谅我想了半天词穷了,慈不掌兵啊。高老师是个好老师,连学校带徒弟教了至今得有几百人了,真好好教。当年有老前辈说“说谁你们也不能说高峰,这孩子一片赤诚”,这话非常准确,甚至是精确。
但一片赤诚,也就不会走人情,遇事也就不会婉转。
遇上一个不爱交流,自己心里有主意的徒弟,那这俩人就是天生的死扣。
你等我跟你商量啊,我还等你找我来呢。
闹不好就是个老死不相往来。
这种人社会上不少,倒不是说他们在社会上不好混,但是想发挥他们的作用,就必须有一个替他们说话的人。
从这一点上来说,郭老师这些年算是救了高老师了。
哎呀他就这样~~他就专注老先生那些东西~~坚持传统,早晚得成老艺术家~~这是我们这儿最会说相声的人哪,您听他的相声得细咂摸才能有味道~~
高老师这样的人,要是都有郭老师这么个领导,天下早太平了。
至于做人,你看高老师什么时候争竞过“哎我也得有个字儿”?
他就不是那样的人。
他也固执地认为,他教出来的孩子们,也都应该是他那样的人。
哪可能啊。
只能说,相声高老师见的确实多,但人见的还是少啊。
最后八卦一句,当天现场郭老师是引师,介绍的时候一个箭步就冲上去了,一直到最后都一边笑一边“今天是好日子啊,好事啊”一边往中间蹭,磕头那会儿马上上去抢话筒替高老师解释为什么磕头,还明确压场子“我很欣赏”。真是有“兄弟,没事有我呢,有我就乱不了,你放心”的大哥样。
我甚至一度恍惚,高老师要是真在台上炸了,当一帮大佬面清门,郭老师真敢说“清,谁敢说个不字儿让他冲我来”。
干到这样,也就值了吧。
这事背后肯定有人挑唆。
有人说是曹云金挑唆的,我觉得不可能,曹云金现在给MCN打工,跟之前的形象来了个大反差,所以能低调就低调,不可能主动来惹这一身骚,宋老三又不是什么水平多高的角色,挑唆这事完全损人不利己。
同样的北京主流界也不可能,自从冯巩上台后,北京主流界和德云社的关系缓和的非常多,私下交流也增多了。
我感觉挑唆的人应该是天津的。
格格不入吧,宋在高家门都能看出来格格不入。师兄弟的感情也好,和高峰也好都格格不入。高峰的徒弟都在一队只有他没在,就连才收的于现在也调一队了。从宋的相声看高峰教他业务的时候也不多。
相声行业里面师徒反目的情况很常见,马、侯、常这些大家族都不能避免,比较出名的就是常宝华牛群、侯宝林马季等等…但是这些都是拜师多年以后时势或利益使然,而且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新门派的郭家也是如此,郭德纲和徒弟们家谱事件不知道上了几回热搜了,现在的舆论导向也是各有各的支持者。
但是还没拜师摆枝就搞这么大动静的真是第一回听说,宋艺在高峰昭告同行业全体前辈“这孩子是我徒弟,以后您看我面子上照应着点。”的情况下在摆枝仪式上拒绝拜师,妥妥的拉高峰脸上一坨稀的!相声行业这么注重拜师仪式,把高峰脸都丢尽了,那一定是多年的积怨就等着这个机会发泄呢,指不定规划了多久呢。这件事大家一水的认为是宋艺的错,无论如何不该对教了他十一年的老师使阴招,如此这般是恩师变仇敌,也就高老板是大度人,换个心眼小的余生肯定就跟他不死不休了。
宋艺相声行业是没法从事了,哪个社团也不敢收这么一位了,哪位老师也不敢教这么一位了。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人家就是憋着一口气,出了这口气我退圈发展别的行业了。
德云社有两个人是最出乎我意料的。
一个是郑好,台风稳健、不急不躁,虽然有点不够火爆,但是至少看起来温温和和挺舒服,结果现在搞了个怼王人设,在网上满嘴胡咧咧。
一个就是高峰,相声基本功扎实,尤其是对文本一丝不苟远超德云社其他演员,是不是朝着老艺术家奔咱不好说,但是隐隐有少马爷的风范。结果没想到旧艺人习气比郭德纲还重。
虽然爱听高峰的相声,本回答尽量不带入个人感情。
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高峰的三徒弟宋昊然,跟着高峰学了十年,也给了字,只是没摆知。大家本以为摆知就是走个程序给个名分,谁成想宋昊然(原名宋艺)在摆知仪式前不久(甚至可以精确到前几天乃至当天),临阵反悔,决定不拜高峰为师,改为认干爹,于是就发生了摆知现场的那一幕。
这个事情有几个点值得注意:
1. 宋艺究竟是什么时候反悔的。
按他自己的说法,他并没有说具体时间,只是说在贴出摆知节目单(即6月6日)前,二人已经就拜师问题达成一致。
然而我对这一说法持保留意见。
首先,摆知现场展示了他们的拜师帖,在拜师帖中是可以看到宋艺的名字,且排行第三。这足以证明,至少在这份拜师帖写成的时候,宋艺并没有反悔。当然了,收集那么多前辈名家的签名不是容易事,耗时肯定不短,这一点不能说明什么。
其次,高峰在后台为徒弟们一人准备了一个箱子。这里面的排序很清楚看到是1、2、4、5。没有老三。也就是说,至少在高峰制作这些东西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宋艺不拜师了。就是写几幅字,我想不需要太久的准备时间吧。


综上,可以推断,宋艺一定是在摆知前夕才反悔的,甚至无法排除就在这几天通知高峰的可能性,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两个人合说的这段相声氛围极其诡异。
宋艺上来对高峰的称呼,一会是先生,一会是干爹,一会又成了师父。高峰也捧了一句“这么一会仨称呼了”。这像是俩人心平气和,友好协商,长期沟通后的结果吗?
2. 宋艺为什么反悔?
这一点现有资料不足,但是我想反驳,或者说重新分析一种说法,即,宋艺是因为对排序心有不满才临阵反悔的。
这种说法认为,宋艺拜师最早,也是高峰最早给字的,于情于理应该是大弟子。然而高峰却对郎昊辰偏爱有加,而且指明郎昊辰为大弟子,颇有当年常宝华突然把侯耀华收为大弟子的意思。于是宋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这就在高峰最重视的摆知仪式上,给了高峰致命一击。
这种说法看似合理,我认为忽略了一点,就是时间。


由图可知,至少在2014年的时候,高峰已经对门内弟子做了排序,那时候郎昊辰就是老大,宋艺是老三。如果宋艺真有意见,这十年干嘛去了?真就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高峰长期轻视宋艺,导致宋艺心生芥蒂,于是反悔。
这种说法我暂时不作更多评价,因为就目前资料来看,高峰对宋艺的关注确实不如其他几个徒弟,甚至可以说是长期放养的状态,两人的风格也不太像。但是这真的值得宋艺搞这么一出么?这背后还有没有什么隐情?退一步讲,人高峰都没说什么,你急什么?
但无论如何,我想宋艺在德云社,甚至在相声圈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相声这一圈子,你可以说糟粕也好,规矩也好,这些江湖义气的东西还是看得很重的。宋艺在众多曲艺名家签名的拜师帖上签了字,却在摆知仪式上公然反悔,不单是德云社容不下他,其他的相声团体怕是也很难接纳他。谁收他之前都得掂量掂量。
我的建议是:转行吧。
现在的相声江湖,早就不是十多年前的那个状态了,拜师讲究的是一个愿意收,一个愿意拜
但凡有任何一方不愿意,这个事情就没法成礼,高老板收徒摆知肯定是一件大事和喜事,一方面来说,这些昊字科的学生,在理论上是和云字科的是一个等量级的,二来,这些昊字科的已经被观察了十年,这些已经是徒弟了,摆知只是一个形式,除非是德云社社内有人怼昊字科的人,你又没摆知,算什么高老板的徒弟,一般来说,但凡情商没问题的,早就把这些昊字科的当作高老板的徒弟了
摆知只是一个形式,走一个过场,要一个场面,让世人知道,总教习收了几个徒弟,姓谁名谁,长什么模样,然后参与摆知的引保代都是哪三位,摆知之后,这些徒弟,该干嘛还是干嘛,该认真说相声还得认真说相声,唯独的区别就是,这些弟子心里面终于踏实了,而高老板方面,反而需要开始努力,需要利用自己的人脉,社内的地位,为自己几个弟子争取到一定的资源,然后和郭门于门的弟子深度绑定,成为利益共同体,真正的做大做强再创辉煌
其实站在外人的角度,摆知的礼数之后,压力最大的其实是高老板一方,由于高峰商演的能力有限,但是几个徒弟想吃好饭更进一步,需要由他带着往外带才行,在这点上,高峰的搭档能够帮他的都很有限,这其实也就造成了一个客观局面是,几个昊字科的徒弟,在摆知之后,即使师父怎么帮,实际上还是处于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的局面
如果这么考虑,这个宋艺的临时反悔,可能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社里呆了十年,给了字,而一起学相声的同期都达到了什么位置,最主要的是,如今学相声没成角的群体不比郭德纲开启小剧场时代的那时候,这个群体普遍高傲,总觉得会这个会那个,别人都不行,别人不会说,别人说的这里错那里不对,这就导致在舞台上各种造,自以为很厉害,实际上根本没什么发展潜力或者观众缘,反而谦虚谨慎,质朴纯良的那个群体反而会有观众缘,有的莫名其妙会成角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德云社这几年整体实力在滑坡,除了郭德纲于谦外,能够得到观众缘的还是几个云字科和少部分鹤字科的,剩下的即使抱团也只是朝着网红的方向再走,行业大趋势是下滑状态,这就会让很多在社内没师从的那批人,很可能会考虑后路
有很多人会说宋艺没当大师兄所以反悔了,但是其实德云社各门的大师兄根本不好当,甚至没人愿意当,郭门的大师兄换了多少个了?于门的大师兄这几年跑去影视圈拍戏了连相声都不说了,当一个高门的大师兄难道就能升咖了?而且大师兄这个位置,说实话,真给你了你也拿不住,因为有能耐有观众缘能卖出票才是王道
比如郭门的情况,目前的名义上的大师兄是张云雷,实际管事行使大师兄权限的其实是排第二的栾云平,但社内一哥却是排第六的岳云鹏,所以谁是大师兄重要么?所以大师兄没当到而反悔之说并不能采信
宋艺主动退字,说实话是没给自己在德云社留后路了,敢这么做,应该是已经备好了后路,他是95年出生的,今年29岁了,又学了那么多年的相声,在社内发展了十年,说不定早就已经看透了很多世事,更何况,宋艺是在七队发展,都知道德云七队是什么属性的队伍,他自己没有对未来的发展思考,没有去想办法去拜别的山头,或者去考虑别的赛道,甚至考虑不再从事这行,这都是不可能的,看客们只看到了摆知前后悔,然后看到了一篇写得云山雾罩的博文,但是背后十年恩怨情仇,岂会是一时间就能解释清楚的
很多时候,让一个人崩溃只需要一天的糟心的事情即可,何况时间跨度如此之长,没做到反目,还愿意试图拜干爹,其实已经是在试图保住不撕破脸了,只是高老板只是被恶心到了,看客们看傻眼了。
每个人都需要一片天,有人提早跳船,不代表船上还是有他的饭吃,很可能早就找到了别处有更好的饭吃,而且这个途径还可能是自己拜山门拜来的,相声界欺师灭祖的多了去了,真不差这一位,何况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没到欺师灭祖的地步
若干年后,如果能够看到宋艺梳一个油光蹭亮的大背头,一身西装,抹个小红嘴巴,打着领带,一上台瞪着眼对着观众说着:我们表演的时候,希望在场的观众尽量别搭茬,保证艺术的完整性,
这才是对所有人来说,真正好玩的事
我啥都不信,我就信那个横幅,横幅上面的字得提前订。
不知道这回背后有什么故事,从高老板这次在收徒仪式上几次哽咽、嘴说秃噜的情况来看,心里的憋屈小不了。
想想也是,抛开引、保、代、郭德纲于谦侯震不说,因为都是社里自家兄弟自然该帮衬。在正式拜师仪式之前,高老板可是带着几个徒弟把北京天津老一辈的名家挨个上门走访了一遍,给老一辈当面说了这几个都是我徒弟,您认一下孩子们以后如果有事您给帮衬帮衬,这是什么劲头儿,就这份心思你还怎么要求高老板?!这TM是老师嘛这是亲爹啊。
另外在给徒弟准备的拜师礼物上,高老板除了盖了自己的个人签章之外,还盖了师傅范振钰的签章,还盖了马三立先生的章,还有班先生的章,收徒仪式现场需要弦师,请的是103岁单弦艺术家的司马敬敏老先生,这是业内的活化石啊,现场参加仪式的更有许多久未出席的津派名家,就这仪式场面可以说比当年老郭收徒弟都大。
就这样一仪式,宋昊然居然当场说不拜师改认干爹,不管背后有什么事儿有什么理由这小子都不会被德云社原谅的,你说下大天来在这么个档口闹这事儿,都相当于直接给德云社当面来一个大耳帖子,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这是德云社一个社团的大事儿。看得出来高老板心里再难受再憋屈在台上在当面也还是保持了风度没撕破脸,还是给宋昊然捧哏走完了过场。
但是场下可没人会惯着宋昊然,作为高老板的搭档、德云社的副总栾云平之后给出的演出小队演出名单宋昊然的节目第一时间已经换了,宋昊然的搭档改了和别人搭班。
这次宋昊然的事情,说白了性质上比之前出走的几位都有操蛋的地方,何云伟走了之后新拜了侯耀华由老郭的徒弟变师弟虽然有点恶心人,但是既然不在社里了不是你徒弟了理论上拜谁是人家自由,你也没法多说,宋现在搞的这一出,哪怕和老郭不对付有仇的行内人谁敢收你?谁会愿意收这样一个徒弟?!宋在相声这行也就这样了,别谈什么前景了,琢磨改行吧,这样的人性没有任何一个行内人会喜欢。
你也别拿当年侯耀华拜常家挤了牛群大师哥的事儿来类比,你宋昊然没那个地位,几年来你师傅许没许诺过你大师兄的位子你不清楚吗,即便许诺过在正式拜师摆知之前,师傅有什么考量都是可以变的,哪有徒弟要求师父给自己定位子的?!(除非你是侯耀华啊?)仪式之前告诉你位置你有意见你可以当时提,现场闹这出那就是摆明了要公开决裂,就算高老板能容忍,你觉得老郭能容忍?!社里其他的同辈下一辈云字科能容忍?!
这事儿说实在的一个外人都难容忍,德云社要是能容忍那真就奇了怪了。
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这学了这么多年,眼看着正式入行了,拜师高峰,属于非常高的起点。
你说不想干了,或者什么原因不想拜高峰了,那你倒是早说啊,你早干嘛去了?
高峰老师带着你们到处见前辈,筹备仪式。这些天他干啥去了?
好么,等到拜师仪式都准备好了,人都到齐了,这时候你不上来?
然后还这么一弄,大家下不来台?
的亏这次全程摄像,还有各种渠道证明高峰十分重视这几个徒弟呢,不然那群德云社黑子不知道怎么编排呢。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明星艺术 最新文章
如何评价梅兰芳?
如何评价沈腾、马丽主演的电影《抓娃娃》?
如何评价何晴的长相?
如何评价岳云鹏?
格斗能力强的人,体型都是什么样的?
曹云金是主动离开还是被动离开德云社?
玄幻小说中,主角最后为什么不把所有自己会
戏剧中有哪些令你念念不忘的经典台词?
都说装修的尽头是极简风,真是这样吗?极简
郭德纲和郭麒麟关系不好吗?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4-06-19 10:56:34  更:2024-06-19 10:57:46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