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万年历 小说 | 三丰软件 天天财富 小游戏
TxT小说阅读器
↓小说语音阅读,小说下载↓
一键清除系统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图片自动播放器
↓图片自动播放,产品展示↓
佛经: 故事 佛经 佛经精华 心经 金刚经 楞伽经 南怀瑾 星云法师 弘一大师 名人学佛 佛教知识 标签
名著: 古典 现代 外国 儿童 武侠 传记 励志 诗词 故事 杂谈 道德经讲解 词句大全 词句标签 哲理句子
网络: 舞文弄墨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潇湘溪苑 瓶邪 原创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耽美 师生 内向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浅浅寂寞 yy小说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首页 -> 小说文学 -> 爱情复合师——拯救在针尖上的爱情(修正版) -> 正文阅读

[小说文学]爱情复合师——拯救在针尖上的爱情(修正版)[第1页]

作者:谯羽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这世界有一成不变的爱情吗?”
    “当然。”
    “别骗我了,我又不是青春少女。”
    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女子,不到三十岁的样子,眼角轻轻皱起,一副什么都看穿的表情。
    “喜新厌旧是男人的天性。”
    女子喝了一口浓浓的黑咖啡。
    “他们昨天会视你为掌上明珠,今天就会弃你如敝履!这世界其实没有所谓的爱情,说白了,只是因为有性。你X感,花招花样多,他就会卑躬屈膝,你要是一成不变,他立马转身。”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一群X体决定上体的人。”
    女子在我开的咖啡厅坐了半个小时,然后走了。
    女子走后,来了一位男子,很普通的男子,如果有特别,就是他的上衣包里还插着一只钢笔。
    “这世界有爱情吗?如果有,它到底长什么样?”
    “你想它长什么样?”
    “不势利,不做作,就像兰花,清幽于山林,不急不躁,不奢不傲!”
    “你这是在形容女人,不是爱情。”
    “对于我来说爱情就是女人,女人就是爱情!”
    我轻轻点头,似有所悟。
    男子在我咖啡厅喝了两杯咖啡,走了。
    我每天都会碰到无数个带着爱情问题的人,问题很多,有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有的问题我不想回答。
    爱情就像一场战争,有的人赢了,有的人输了,赢的人视爱情为永远不会枯竭的精神食粮,输的人则会将爱情打入十八层地狱!
    送走一拨拨客人,我半靠着柜台看着窗外,窗外寒风拂柳。麒城的冬天总是来得很早,早得仿佛这座城市没有秋天。
    “老板。”
    我侧头一看是车小文,她拿着一本账薄出现在了我身边。车小文是我咖啡厅的员工,我不在的时候,很多时候就是她负责。
    “我们这个月又超了。”
    我接过账本,发现相当一部分人又是免费。
    “有爱”咖啡厅有个规矩,只要是受过爱情的伤,咖啡一概不收钱,这也直接导致了我的收入一直是负差,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每天都在上演分手离别。作为回报,顾客一般都会给我讲讲他们自己故事,一月又一月的积累,我也慢慢成了小有名气的“情感宣泄桶。”
    “老板,你这样下去不行,每天来咖啡馆只有一半的客人付钱,我们这咖啡厅怎么去赚钱?”
    我看了看车小文,因为焦急,她的圆圆的脸庞有点泛红,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不用担心,没事的,工资我照发。”
    走出咖啡厅,我看了一眼西边的夕阳,血红的脸庞,软软的带着凄美。
    东郊,一个普通的花圃,因为是春天,到处都是盛开的郁金香。花圃的边上有一个女人,她的后面是个小孩,旁边还有一个男人,女人在摘花,而男人在除草。
    我坐在自己的车里,远远的看着他们。
    “妈妈,我又抓到一条虫虫。”
    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条青色毛虫,满脸的喜悦。
    “小志,这么乖啊,又抓到一条。”
    女人停下了手中的活,摸了摸小孩的额头,而男人也在一边附和。
    “小志,要多抓虫虫,这讨厌的虫虫吃了好多的花,要知道我们一家人要靠这花养活!”
    “恩,我长大了一定发明一种专杀这青毛虫的的药,那样我们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小男孩一脸的认真,他的嘴角很薄,眼睛如秋湖一样的明澈。
    不知为什么,我居然有些羡慕面前的图景。
    “快看,妈妈,那里有一辆车。”
    我反应过来,才发现三个人的目光都像我这边看过来,我赶忙带上墨镜,离开了。
    每个人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爱情故事,我爱情故事的女主角叫陈蒙,也就是花圃中的那个女人,如果有假设,她会是我老婆,可惜,那只是假设,我扭转不了时间。
    我叫乔南,28岁,这是一个尴尬的年龄,既不年轻,也不老成。从28年往前数,我只知道两个字,玩和耍,玩的高兴,耍得尽兴,而今从28年往后数,我希望我能干点实事。
    所谓实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于我来说,只是希望换一个更为妥帖的方式去体验人生。
    2015年元旦,这天大雪,鹅毛般的大雪将窗外染成一片莹白。
    咖啡馆靠窗位置的坐着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女子,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从中午到晚上,她就坐在那个位置,一边看着窗外的白雪,一边品着手中的咖啡。因为人少,我不由多看了她几眼,她有侧脸有点像张均甯(台湾演员),纤巧的鼻子,清澈的眼睛,清雅的素脸在白雪的映衬下,楚楚如兰。
    来“有爱”咖啡厅的人,几乎人人都有故事,女子一直没有说,我也不好问。
    时间已滴滴答答过了十二点,女子还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
    “小姐,我们打洋了!”
    “哦!”
    女子抬起头,看到咖啡厅只有她一个人。
    “不好意思,我这就走。”
    女子轻轻抿了抿嘴角,站起身,走出了咖啡馆。
    关上门出来的时候,我发现女子站在离咖啡馆不远的地方,雪花窸窸窣窣的落在她的身上,垫上了一层绒毛。
    今天是情人节,这个节日很古怪,追爱的人多,分手的人也很多。
    远处传来的一阵烟花爆炸的声音,女子看了看天空,然后向前走去,我就在后面不由自主的跟着。
    我也不知为什么,但两条腿就是不听使唤。
    经过两条街,女子从左边走上了公园,在公园走了大约200米,女子在“洛湖”停了下来。四周很安静,只有雪花下落的声音,我看不清女子的表情,但我的第六感告诉我,要出事,要知道“络湖”还有一个名称,“殉情湖”,在这里跳湖而死的人不下10个。
    女子的脚在向前移动,不用问,这一定是一个想不开的女人。我赶快跑了过去,拉住了女子的手
    “你干什么?”
    女子转过头,一脸的惊诧。
    “小姐,你别做傻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神经病吧!”
    女子用力一甩,我不知道是我站位太差,还是脚下太滑,一个趔趄,我就侧身倒进了湖里。
    湖水冰凉刺骨,飞起的浪花瞬间将我淹没,我大脑填充的全是惶恐。
    有的人怕高,有的人怕黑,而我怕水!
    天生怕水,更别说游泳。
    湖底似乎有冤魂拉着我,我用尽全力拍打着湖水,但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我一步步往下沉。
    莫名其妙就这么死了吗?我不甘心。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忽然想到了那个花圃,还有那个女人。
    ……
    “你真的觉得我嫁给你,是为了你们家的钱?”
    “难道不是吗?”
    “乔南,我错看你了,亏我丢下一切跟着你,就换来这句话!你还是人吗?”
    我不是人。如果我是人的话,我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
    ……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躺在雪地里,而身边就是那个女子,她正懒懒的看着我。
    “以后能不能别多管闲事!”
    女子说这话很冷,如身边的空气。
    “你不是要自杀?”
    “你才自杀呢!”
    女子丢下这句话,摇摇头走开了,留下湿漉漉的我裹在雪地之中。
    胸口隐隐作痛,似乎是被人用力压过,脑袋也不清醒,晕晕的想吐。我看了看女子即将消失的背影,发现是那么的不真实。
    我TM脑袋被门夹了吗?
    我第二次遇到女子,还是在咖啡厅。女子换了一件黑色的外套,看起来多了一分成熟。
    居然还敢来?
    我直直的走到她的座位前,正准备质问,却被她抢了先。
    “你叫乔南?”
    我盯着女子的眼睛,没有说话。女子并没有避开我的眼神,反而问道:
    “有个忙你帮不帮?”
    “不帮!”
    冷冷的拒绝后,我在女子对面坐了下来。
    “你是想我给你说道歉吧!”
    我看了看窗外,没有说话,事实上,我的确有这个打算。
    “我有一个朋友,她今天结婚,事实上,她根本不喜欢那个男人,她只喜欢那个男人的钱。她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但是她男朋友没有钱,没有能力给她买房子、车子、首饰。”
    “对了,我叫商雪。”
    女子这个时候才想起自我介绍。
    “我朋友的男朋友因为收到了打击,郁郁离开了这座城市。”
    “SO WHAT!”
    我承认,我对这个故事开始有了兴趣。
    “我希望你能帮我阻止那场婚礼!”
    “为什么是我?”
    商雪看了看我,然后端起了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才慢条斯理的说道:
    “因为你爱管闲事,尤其是感情上的!”
    我没有说话,看来商雪是做了功课才来的,但古人好像说过,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何况上次因为管闲事,我差点连命都没了,于是乎我明确表示了拒绝。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商雪从包里掏出了一张纸,那张纸上赫赫写着“乔南,是个感情骗子”,下面还有密密麻麻的事迹,事迹的类容就是刚才我们谈的故事,核心思想就是说我见死不救。
    “你不同意,我就把它挂在咖啡厅的墙上,我看你怎么以后还敢谈‘有爱’!”
    咖啡厅因为打着“人间有爱”的旗帜,才小有名气,但假如商雪真的那么做,我还有立足之地吗!”
    “算你恨!”
    我真的后悔当初我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个女人。这是女人吗?完全就是一个女痞,可惜那张好面孔。
    但我也不是好惹的。
    “我答应你,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商雪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睁大眼睛盯着我,急切的想知道答案。我故意摆了摆头,很潇洒的做了一个头部舒展运动,之后才缓缓说道。
    “事成之后,要当我咖啡厅两周的店员。”
    “什么?你这是什么要求?”
    我没有回答商雪的提问,而是简练的问道:
    “干不干?”
    “行!”
    权衡利弊后,商雪咬着牙点了点头。
    我心里忽然迸发出了对付店员的十个大招,这些大招,我对车小文一次没有用过,看来这次有了用武之地。
    毁婚,这种事情以前没有干过,将来我也不想干,因为你不但需要勇气,还需要无敌的痞气。
    两个小时后,一家名叫“好女人”的SPA会所。
    “别动,马上就好了!”
    商雪在我头上倒腾了两个小时,又是面膜,又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各种颜料轮番上阵。
    “好了!”
    商雪放下了手中的家伙事,然后把我带到了镜子前面。
    看着镜子,我差点晕倒。
    粉面银花,唇红齿白,高挑的鼻子,长长的睫毛,尤其是那双眼睛,三分凄迷七分柔弱,如果这世界上有美女,我能算一个。
    这是要作死的节奏吗?
    “想不到你还是个美女!你是不是去过泰国?”
    我瞪了商雪一眼。
    “怎么的,我就是人妖第二代,你咬我撒!”
    听了我粗狂的声音,商雪扑哧一下就笑了,她笑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两个小酒窝,不可否认,她还是要比我漂亮。
    我还在镜子面前自我陶醉,商雪丢给我一个枕头。
    “来,把这个装上!”
    我对着商雪呲了呲牙,然后悻悻把枕头揉进了肚子里面。
    南郊,别墅。
    依山傍水,空气清幽,这的确是一个好地方,适合结婚办喜事。
    今天结婚的男主角叫伍德贵,据说有不少的钱,女主角叫粱露露,男财女貌,这本是天作之合,可惜他们遇到了我。
    婚礼进行曲想起了的时候,我揉了揉饱满的肚子,然后冲了过去。
    “伍德贵先生,你爱粱露露小姐吗?”
    “爱!”
    牧师足够绅士,男主角足够虔诚。
    “车小文小姐,你爱伍德贵先生吗?”
    “……爱!”
    粱露露似乎犹豫了一下,耽误一点点时间,但就那么一点点的空隙,我冲到了伍德贵的面前。
    “得贵,你真的不要我了吗?你怎么能那么狠心?”
    伍德贵是一个小个子,不到1米6 的身高,我即使跪在地上,感觉也和他在身高上不相上下。
    “你是谁?”
    “我是谁?”
    我压着嗓子,笑了!笑得那么悲凉。
    “你居然忘了我是谁!和我逍遥快活的时候你怎么不会忘了我是谁?我说我要为你生个宝宝你怎么不忘了我是谁?如今你遇到新欢了,你就忘了我是谁!这就是你们男人,这么的不负责任!”
    我的话还没落,周围已经响起了一片质疑声,所有的人把矛头都指向了伍德贵,而粱露露,脸上更是煞白。后来商雪对我说,这世界可能除了我,谁也没有办法将这个角色演活,比女人还女人,比贱人还贱人。我看过后来的录像,然后吐了一地。原来有一种人真的可以比女人还女人,比如李玉刚之流,我似乎又超过了他们。
    “你……你!”
    伍得贵已经乱了分寸,可能他以前混乱的生活让他也不敢确定,我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可婚礼还得继续,伍得贵知道权衡利弊,他叫来保安准备轰我走,却被我抱住了他的大腿。
    “得贵,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的孩子怎么办?要知道他已经9个月了,下个月就要生了,我还想你给他取个名字呢!”
    伍得贵似乎是急了,想摆脱我的纠缠,我的肚子顺势贴在了他抬起的脚,很快,我胯下一片殷红,所以的人都看呆了,除了商雪,她架着我离开了婚礼现场,名义上是上医院,实际是往后已经不需要我了。
    婚礼如预期的那样没有成功,粱露露再爱钱她也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结婚。
    每个人都需要面子,何况是女人。
    出得外面,我丢掉了枕头,拿出了从医院找来的血袋,这个主意是我想的,今天这个场面,没有血是没有办法收场的。
    “你真的是天才!”
    商雪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则习惯性的由上至下摸了摸脸,然后潇洒的扬了扬头。商雪顿时大笑,前俯后仰的笑,还带着眼泪。
    我以为是我太帅,后来我才发现我脸被我摸之后,全花了,变成了鬼,加上那套百褶花裙,商雪不笑才怪。
    发现自己囧相的我,瞪了瞪商雪。
    “记住,你得给我当店员!”
    拖着那该死的裙子,我大步离开了,后面的商雪居然还在笑,敢情一年的笑容今天都被她用完了。
    商雪没有如约来咖啡馆报道,她似乎是消失了。
    在咖啡馆等了两周,我没有见到商雪的人影,我知道我被这个女子骗了,金庸在《天龙八部》里面说:不要相信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我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天下午,我正在咖啡馆和一个人闲聊,进来了一群穿着黑衣服的人,领头的居然是伍得贵。
    “还认得我吗?”
    看那个阵势,我知道是来找我麻烦来了,我赶紧摇了摇头。
    “不认识”
    “不认识?老公都不认识了?”
    伍得贵冲我笑了笑,他脸上的肉实在不是很好看,切下来烧菜绝对卖不出去。我后来才知道伍得贵不但有钱,还有势,他虽然不是传统的黑社会,但是要找几个能打的能砸的就几分钟的功夫。
    我在他面前只是小虾米。
    车小文显然被眼前的阵势吓住了,使劲攥着我的衣服,嘴里还一个轻轻的朝我嘀咕“要不要报警”。她真天真,这个时候报警有用!就像香港警匪片那样,警察来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我堆满笑脸,弯着腰说道:
    “哥,你先坐,有什么事事好商量,你看你是黑咖啡还是茶?”
    我做的一切在伍得贵那里到底是多余,他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砸!”
    5分钟不到,我的咖啡厅就变样了,落地窗玻璃碎了一地,沙发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楼顶上的吊灯有的掉在地上,有的孤零零的半吊在天上,还有我那最爱的金鱼,此刻正在地上不停的扑腾,像是在对命运进行控诉。
    我攥紧拳头,但是却没有挥出去。
    “小子,下次别让我见着你,看一次打一次!”
    我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那群远去的背影,回过头,车小文已经哭成一团。
    “没事,不就是损失点钱嘛!”
    我拍了拍车小文的肩膀,车小文却哭得更凶了。
    咖啡厅被砸了,需要很大的一笔维修费,加上前段时间欠的货款,我必须得去筹钱解决燃眉之急。
    从咖啡厅出来,经过一条街是建设银行。下午的时候,我走进了建设银行,银行小姐热情的把我带到了VIP室,把卡交给工作人员,输入密码,我看到账上有20万,但我却取不出来。
    “先生,你的卡被锁了!”
    我想起了那个老头子说的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给你解锁!”
    看来那个老头子还真是说道做到。老头子逼我回去,我偏不回去,不就是钱吗?
    半夜的时候我驾车去了龙虎山。
    龙虎山,麒城的北边的风景区,看过头文字D的人都知道,有钱人都喜欢在山里飙车,龙虎山公路弯度大、路况好,绝对是赛车最理想的场所。
    我到山脚的时候是晚上一点钟,和来时的一路寂静不同,山脚下此刻正灯火辉煌,各种好车停满了停车场。香车、美女在一个不该出现的地点,被男人的原始欲望纠集在了一起
    “南哥,终于有看到你了,我以为你不会再来了!”
    和我打招呼的是一个胖子,他叫童大雷,五短身材却不能影响他身边有美女,我和他曾经算得上是发小,只是后来的圈子不同,就变得聚少离多。
    我淡淡的笑了笑,问道:
    “今天有什么好戏?“
    “当然有了!”
    童大雷推开他的马子,扶住了我的肩膀,放在两年前,这似乎是我两个在大街上的招牌动作。
    “今天鬼王和三少血拼,有得看了。知道多少赌金?两百万啊“
    童大雷夸张的摆出了两根手指,鬼王和三少我都知道,两百万对于他们来说,也只是小数目。
    我和童大雷走进人丛,见到了鬼王和三少,曾几何时,我、鬼王、三少被称为龙虎三雄,后来由于我的退出,鬼王和三少就开始了二人争霸,不过据说现在出来了一个叫“三段”的人,很厉害!但我没有见过本人。
    “哎哟,‘刺刀’好久不见,怎么今天居然有心情来这里玩了!”
    因为以前的我善于用车当武器,错开对手,所以都叫我“刺刀“,这是一种很拼命的玩法,龙虎山的赛车场,也只有我敢用。
    说话的是三少,原名叫宫成江,他的舅舅是市委书记,在麒城,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
    “哪里,就是今天闷了点,就过来看看!”
    我淡淡一笑,招来了另外一个人。
    “是嘛?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不玩车了,怎么,又转性了?”
    鬼王的头发还是扭成一股绳,胸前的白骨项链没有任何变化。鬼王曾经参加过专业的赛车比赛,在龙虎山,别人是来玩刺激,他是来赚钱的,因为车技好,他也慢慢变成了有钱人。以前我在龙虎山的时候,鬼王很少能赢过我,据说他发家是我走之后的事情,也许是认为我一直把他压着,所以他一直对我的态度就是嫉妒多余欣赏。
    我看了看三鬼王,笑笑没有说话。
    “鬼王,你管那么多事干嘛?你现在该想想怎么去赢三少!”
    童大雷到底还了解我,帮我卸掉了尴尬,以前我是说过我不会玩车,但人有时候,是没有能力去为以前的话买单的。
    赛车很快开始,主角是鬼王和三少,鬼王开一个开的是宝马M3,三少开的是一个保时捷911,两辆车都是跑车中的翘楚。随着性感美女将旗子放下,两辆跑车冲了出去,因为有了现代科技的帮助,我们可以在大屏幕上看到一些零零星星的赛车镜头。
    两辆车在赛道上你追我赶,实力不相上下,在场的人看着大屏幕欢呼雀跃,分享着那不属于他们的刺激。童大雷看的时候不忘指指点点,不时还询问我的看法,看来“鬼王”和“三少”这几年还是有长劲,我似乎是略逊一筹了。
    “你是乔南!”
    一个挑剔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侧头一看,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你是谁?”
    “大家都叫我‘三段’!”
    原来“三段”就是他,我仔细看了看他,发现他的穿着打扮和曾经的我很像,头发蓬松,裤子和衣服都是军绿色的,前胸和后背都贴上了一些带着佛经的卡片。
    “他们都说你是车王,我想和你比一局!”
    “我干嘛和你比?”
    “赢了,我的车归你,输了,你以后叫我车王!”
    听了“三段”的话,我真想笑,要知道,这也是我当初的风格。想当年,我因此此而输掉了一辆奥迪TT,一辆福特野马,但也正是如此,我才当上了车王。无论从外形和性格,这个“三段“很像我,但是我不会跟他比。我转身想离开,却被”三段”拦住了。
    “你别走啊,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一年,整整一年!”
    “你怎么知道我会来?”
    “我就是知道,因为我们都是真正车手,视赛车为生命!”
    我停住了脚步,看了看眼前这个倔强的年轻人。
    “好,我给你一次机会!”
    老一代车王和新晋车王,自然有很多噱头,我开着自己那辆改装的长城,和“三段”的福特野马停在了起跑线上。
    我侧头看了一眼“三段”,发现他也在看我,我淡淡笑了笑,戴上了头盔。握住方向盘,看着两边欢呼的人群,那种嗜血的冲动又回来了,在一个和平的年代,我没有发现比赛车更刺激的事情,但也正是因为这刺激,让曾经的我迷失了方向。
    如果以前是为了让人膜拜,今天的我只想圆一个年轻人的梦。
    终于出发了,我看不到周围人的表情,也听不到欢呼,在赛车的世界里,如果有要求,那就是专注。两年没有赛车,我到底还是有些生疏,在开始的路段远远落在了“三段的”的后面。
    “三段”的确是一个优秀的车手,转弯技术出色,知道如何利用山道为自己谋取最大的空间,我如果要不是在这条道上跑了几千次,我想我很难胜过他。
    经过好一阵追赶,在赛段的中段我咬住了“三段”,但他的车位一直保持很好,我没有机会超车,直到在一个大弯道的中前部,我冒着被撞的危险杀到了“三段”的前面,“三段”本能减速,这样“三段”就落在了我的后面。从后视镜我似乎能看到“三段”那张不服输的面容,换着曾经的我,此时心里定是想着怎么超车,至于是不是可行不在我的考虑之列!在这之后,我一直保持着领先,无论是在直道还是弯道我都没有给“三段”机会,直到最后一个大弯道,我没想到“三段”会复制了我的招数,他卯足马力冲到了我前面。
    我之所以敢在弯道中段提前加速超车,是因为我能估算安全距离,但“三段”明显没有达到这个境界,我想减速,却发现已经来不及,我的车头重重的顶了他的左车尾,在路中间打了个转,然后撞在了岩体,反弹后又撞在了护栏上,如此往复几次,赛车终于停了下来。
    因为撞车的反作用力,我的车也失去了方向,好在我的经验比较足,赛车在岩体上了撞了两次就停了下来。打开车门,我赶忙跑到冒烟的赛车旁边,发现“三段”歪着躺在座椅上,满脸是血。
    我曾经撞过不下五个人,但“三段”却是我撞得最严重的一个人,他的福特野马已经被撞得变了形,我摇了摇”三段”的手臂,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意识。
    急匆匆的将“三段”送到市人民医院,护士赶忙把他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的灯一直从三点亮到五点,满身是血的我只有不停的在走廊来回踱步,来减轻那内心的内疚。
    虽然从汽车发动的那一刻,我就做好了面对一切意外的准备,但是真当一个年轻的生命会在我手里断送时,我发现我是那么的惶恐,虽然我和“三段”认识不到两个小时,但到底是一个生命,我赔不起!
    如果我不出现在龙虎山,如果当初我不答应“三段”,如果当初我能刹住车……,太多的如果。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待会疯狂而来的家人,我能做的,似乎只有祈祷!
    “商祖河!”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从走道传了过来,我站起身,看了一张曾经见过的面孔,是商雪。
    抓贴有痕!踏石留印!
    放个美图!

    
    @左羽书航 2014-12-14 23:23:21
    又开新帖!
    -----------------------------
    呵呵!
    “我弟弟是不是在手术室?”
    商雪抓住我的手,迫不及待的问道。
    “恩!”
    我点了点头。
    “是你撞的?”
    “是”
    商雪是我打电话叫过来的,我在林祖河的手机里翻到他姐姐的电话号码,我没想到他姐姐就是商雪。我以为商雪会疯狂的骂我,也许那样我会好受些,但她没有,她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我没想到我和商雪会在这种场合见面,如果有回头,我希望我没有去龙虎山,那样即使我和商雪不会相见也没有关系,手术室就不会躺着一个年轻人。
    “我早就跟他说过,叫他不要赛车,他就是不听,他说他要成为像‘刺刀’那样的人!”
    商雪喃喃自语,像是在对我说,又像是说给自己听。隔了一会,她抬起头,对着我问道:。
    “‘刺刀'是不是就是你?”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
    “恩!”
    商雪双眼看着我,如果先前她的眼神是冷,那么现在似乎是多了一份无助。幽幽叹了一口气后,她瘫坐在了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把目光转向了手术大门。
    手术室的大门终于开了。
    “医生,怎么样?”
    商雪冲上前,一双手死死的抓住了医生的手臂。
    “我们刚给伤者做了手术,从手术的情况来看,手术很成功,伤者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得休养一段时间!”
    医生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还好你们及时送过来,再晚一点就有生命危险!”
    从龙虎山到市医院有30公里路,但我却只用了10分钟,如果有记录,这次应该是我开车开得最快的一次,看来是我的车技救了商祖河,也救了自己。
    “那我们可以去看他吗?”
    “可以。”
    医生点了点头。
    “不过不要打扰病人,病人需要休息”
    “恩!”
    商雪重重的点了点头。
    护士将商雪的弟弟转到重症病房后,我和商雪走进了重症病房,重症病房的里的商祖河脸上缠满了绑带,只露出了鼻孔和嘴巴。商雪坐在床边,握住了商祖河的手,脸上荡漾的是一种浓浓的爱。
    “弟弟,怎么姐姐给你说的话你就是不听!你这次可把我吓死了,你知道吗!我听了电话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你要知道爸妈知道你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该怎么过。还好你运气好,要不然……。”
    商雪说话的声音很轻,生怕吵醒了昏睡中的弟弟。
    “以后不准你赛车了,多危险……!”
    输液器里的液体一滴滴往下落,不急不缓,我长长舒了一口气,轻轻走出了病房。
    医院的走廊一如既往的清冷,我站在走廊的窗边,点上一只轻烟,看着外面的夜色陷入了沉思。多少年没有这么静静的看过夜色,夜虽然不如白天那么张扬,但是它可以让人清醒。
    几年前,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也是因为飙车,只是那个时候我不懂什么是爱!更别说珍惜。
    “你怎么样?没事吧!”
    我侧过头,是商雪,她双手背在身后,神情放松了很多。
    “我没事!”
    “你也受伤了,要不要包扎一下!”
    我的伤也是在撞车后形成的,脸上蹭破了一点皮,有几处淤青,不过都是小伤。
    我看了看商雪,摸了脸颊,说道:
    “不用,小伤而已!”
    商雪见我坚持,微微一笑。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
    “有什么可谢的,要不是我,你弟弟根本就不会躺在里面!”
    听了我的话,商雪并没有直接接话,而是也走到了窗台边上,看着夜色中稀疏的灯光说道:
    “这是他迟早都会碰到的,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还好没有出大事,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和爸妈怎么交代!”
    我又一次看到了商雪的侧脸。将手中的烟头扔进月色中,我对着商雪说道:
    “你弟弟很像我!”
    “像你?”
    商雪侧过头看了看我,脸上带着微微惊奇。
    “恩。”
    我点了点头,说道:
    “曾经的我。一样的没有畏惧之心,一样的只有自己!”
    听了我的话,商雪似有所悟,她嘴角微翘,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什么也没有说,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东方渐渐有了光亮,这个难熬的晚上似乎就要成为过去式,我心里本打算是我来照顾南祖河的起居,但商雪说有她就行。
    我离开的时候,商雪把我送到了门口。
    “对了,这几天我比较忙,没有去你那里报到,你没撒事吧?”
    没想到商雪居然还记得我们的约定,我很想把伍得贵到我那里闹事的事情说出来,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没事,能有什么事!”
    我顿了顿,想起了她那个不靠谱的朋友。
    “对了你那朋友怎么样?上次没让她嫁成富豪,她没有意见吗?”
    商雪拂了拂耳边的秀发,说道:
    “意见当然是有,不过木已成舟,她能有法!不过她说了,是你把她的婚姻搞砸的,她说要你还她一个有钱的老公!”
    “什么?你再说一遍!”
    “她说要你还他一个有钱的老公!”
    商雪笑着重复了最后一句话,我差点去撞墙。
    “叫她别来啊,来我就跟你急!”
    甩下这一句话,我赶紧离开了医院。
    @llff520 2014-12-15 09:20:44
    爱总是让人伤。
    -----------------------------
    这是两面的。
    @qq652766753 2014-12-15 10:15:36
    我觉得不错,细节再多下点功夫就好了
    -----------------------------
    谢谢提点!
    回到自己的咖啡厅,我看到车小文和几个员工正在打扫昨天伍有德留下的狼藉,虽然不能还原一个完整的咖啡馆,但座椅摆放整齐,桌布和地毯也从新换过,那盆我喜爱的金鱼也被车小文放到了一个小的玻璃瓶当中,咖啡馆似乎又活了过来。
    “老板,今天张老板要钱了。”
    车小文口中的张老板是我上游的原材料供应商,主要负责咖啡豆的供应。
    “他说再不还清欠款他们就停止供货!”
    “停止供货!”
    我不由重重的重复了一句。谁都知道停止供货意味着什么?咖啡厅刚被砸,这边又要停止供货,真是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那我们现在柜台还有多少现金?”
    “三千多一点。”
    “这么少?”
    “恩!”
    车小文点了点头。
    我很少管账,没想到咖啡厅现在的现金流如此之少,根本就经不起大的折腾。“有爱”咖啡厅开张将近两年,两年的时间,加上投入和后期补贴,我前前后后用了将近60万,从家里面带出来的钱已经全部用完。车小文曾经说我不会做生意,我有过怀疑,但事到如今,我只能承认免费的咖啡是需要财力来支撑的。昨天晚上我本来打算去赛车场上赌一把,但商祖河的意外,打断了我的计划。
    钱有时真的无解,你可以鄙视它,但这丝毫不影响它会左右你的生活。
    “老板,这是我这几年存的一点钱,你先用着吧!”
    车小文从包里掏出了一个信封,递给了我,我看了看,有十万之多。
    “不行,我不能用你的钱!”
    “老板,你就先用着吧,就当借我的,再说我也不想我们这个咖啡厅关门,我毕竟也是这里的一员!”
    拿着沉甸甸的钱,对着车小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也许,只有一件事能还她的恩情。
    “我会帮你找到他的!”
    车小文看了看我,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我是去年认识车小文的,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下雨的晚上,我开着车从酒吧往回走,在大桥上看到一个人倒在路边,她就是车小文。后来我把车小文带到了医院,因为劳累过度加上重感冒,车小文在医院住了整整一周。那个时候我的咖啡厅刚开张,正在招人,得知我的咖啡厅招人,车小文就主动过来帮我。
    车小文是湖南人,她来这座城市是找她男朋友,她男朋友叫骆平,原来在这座城市做生意,可后来就莫名其妙消失了,杳无音信。我答应过车小文帮她找她男朋友,可是两年过去了,我还是没有任何线索。按道理,在现在这个新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应该很好找人,但骆平既没有出现在微博上,也没有微信里,我有一种预感,骆平死了。
    不管怎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这件事情我怎么都要给车小文一个说法!
    有了维修的经费,咖啡厅歇业一周后又重新开张,有一件事我没有料到,开张的那天,从四面八方跑来很多老顾客,他们不是来喝咖啡,是来送红包!理由很简单,他们也想帮“有爱”咖啡厅。我谢谢他们的热情,但是这钱我不能收,生意就是生意,我还是想单纯点好,老顾客见我固执,也没再坚持,他们后来想出了更为实际的招数,帮我拉客,这样一来咖啡馆的生意好了很多,经济危机也暂时告一段落。
    老顾客的热情,让我明白一个简单的道理,做生意其实也是一种情感的交换,你给了别人方便,其实就是给了自己方便。
    生活如果一直这样,我也许就是一个咖啡厅的老板,但一个人的出现,让我的生活开始朝一个不曾预知的方向发展。
    @samuelqjm 2014-12-15 20:55:15
    好文,欣赏,学习
    -----------------------------
    谢谢!
    检验两只鸡的友谊,要等一条虫子出现的时候!
    @无得运 2014-12-15 21:08:06
    lz看到我!这真的是真的吗?
    -----------------------------
    你说呢?
    @寒烟若黛 2014-12-15 22:42:20
    欣赏学习
    -----------------------------
    要跟你学习!
    @紫翼殘風 2014-12-16 12:10:40
    楼主快出来
    -----------------------------
    干嘛!吃饭了哦
    @潇纵 2014-12-16 13:15:40
    @谯羽
    看朋友。到这里来对吗?
    -----------------------------
    对的,谢谢!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1] [收藏本文] 【下载本文】
  小说文学 最新文章
长篇仙侠小说《问道未央》原创连载卷二
一入红尘万念生,六根自此染功名
长篇罪案小说:意外
《石头回忆录》都市写实、沉下心看方知韵味
漫游福建泉州——安平桥传说
让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远离危机:读《信任危机
原创先秦历史小说,古色古香《玉之觞》
长篇《尚古谪仙传》第一部《昴日星辰录》
《伪诗集》自选(持续更新》
纯真年代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22-05-25 11:50:19  更:2022-05-25 11:51:16 
 
古典名著 名著精选 外国名著 儿童童话 武侠小说 名人传记 学习励志 诗词散文 经典故事 其它杂谈
小说文学 恐怖推理 感情生活 瓶邪 原创小说 小说 故事 鬼故事 微小说 文学 耽美 师生 内向 成功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yy小说吧 穿越小说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经典语录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吧 武动乾坤 遮天 凡人修仙传 吞噬星空 盗墓笔记 斗破苍穹 绝世唐门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莽荒纪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旧巷笙歌 花千骨 剑来 万相之王 深空彼岸 天阿降临 重生唐三 最强狂兵 邻家天使大人把我变成废人这事 顶级弃少 大奉打更人 剑道第一仙 一剑独尊 剑仙在此 渡劫之王 第九特区 不败战神 星门 圣墟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