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东有小狐》偏欢脱温馨,仙侠文 -> 正文阅读

[穿越小说]《东有小狐》偏欢脱温馨,仙侠文[第1页]

作者:a神经小兔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7] [放入我的收藏夹]
第一次尝试仙侠,亲们酷爱来支持下~
友情提示此文深坑,依据LZ心情和各种外界因素不定时更新~~~快到坑里来~
【壹】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姽婳被送进妙严宫的那会儿,才刚学会幻化成人形几天。因为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娴熟技术,导致偶尔会看起来是个正常女儿家的模样,屁股后却有一条小尾巴摇来摇去,或者是脑袋上突然冒出两只狐狸耳朵。不过,这怨不得谁,都是她自个儿常年偷懒不学无术所致。作为上古狐族一支,委实有些丢脸。
婆婆语重心长地说:“送你去做青华的弟子是有因可循的,至于这因是什么,要待你日后慢慢寻思,再不济可以直接询问青华。”
她哪儿有胆子去问?哭得柔肠百结涕泪俱下,堪比孟姜女倾倒长城一般惨烈,拽着婆婆的袖子,死活不愿意留下。好歹跟了婆婆三万四百年了,虽然期间她总是不听她的话闯祸惹下不少麻烦,还老是喜欢欺负比自己道行低的小妖精,但心底对生活了多年的姑逢山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
摆出催心伤肺的姿态,她鼻涕眼泪一把一把往婆婆身上蹭,决心以情动人,楚楚可怜地说:“婆婆啊,您想想,要没了我这么个乖孙女,以后没人养老,孤苦一人凄凉终生可怎么办呐?”
婆婆很是慈爱地摸着她的头,语带玄机地回答:“乖孙女,等你以后生了一堆曾孙给我,我就不计较你的不孝了。”
她完全搞不懂生狐孙和不孝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继续有气无力地抗议,明明是婆婆逼着自己去跟着那劳什子帝君修行,怎么还把不孝这种大逆不道的屎盆子扣在她头上啊?为什么泼了脏水在她身上,还看起来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豁达样子?况且,天界那么多神仙,为什么她一只名不见经传的小妖非得要跟着帝君修行?
关于青华的传闻或多或少听过一些,据说自盘古开天地后不久,他就跟着远古洪荒的众神一起诞生了。十余万年的漫长岁月里,掌管着天族五方五极的东极,是天界最清静无为却威望至上的帝君之一,至今未婚娶,却有着八万八千年的高龄。八万八千年啊……想想就浑身不舒坦,那得是一个多么沧海化桑田的糟老头子啊!与其跟着糟老头子,她宁愿跟着糟老婆子。
楼主快更吧
妙严宫宫墙下,一朵朵半开半合的黄白色苏摩那风姿绰约地倒映在清澈见底的碧水上,簇拥的花盏犹如缭绕的浮云,无穷无尽地延伸至远处,漫过半边墙头。
大约是闹得动静太大,她还在和婆婆纠缠不休,背后蓦然传来略带些许好奇的声音。
“糟老头子?”
低沉略带清冷的声线,好听得紧,平静无波的语气,偏又夹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寒意。
日暖风和,娑罗花的清香扶风而来。浓荫掩映,苍翠茂密的菩提树下,传说中只有画像供世人观仰膜拜,百年难得出一次长乐界的青华帝君,她未来的师尊正若有所思地瞧着自己。
优雅的淡青华袍,边角绣以白桑花的雪白滚边,外罩九气轻纱羽衣。迎风而动的袍袖像云岭之巅的皓皓苍雪,翩然滑落,仙姿昳然。眉似青松翠羽,发如流云泼墨,果真是一派身为上神与生俱来的风华清贵。
脑海里倏然闪过一张模糊的面容,记忆中仿佛也有着这样一张似曾相识的端容。她觉得自己仿佛遗忘了一件很珍贵的东西,蹙眉盯着他,很努力地在脑海里比对见过的人。只是还没等她思考出一点眉目,青华已抬脚往回走。
婆婆把她往前一推,笑得十分亲切,高声说:“帝君,小婳就托付给您了啊!”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姽婳灰心丧气地垂头跟在青华身后,万念俱寂地想,一来就得罪了师尊,前途堪虞,性命堪忧。只是,到底是哪个混蛋王八蛋散布的谣言说,青华万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长久避居长乐界妙严宫不问俗事,多半是长相配不上尊贵的身份,才羞于面见世人?
她回想着青华那张无比销魂的脸蛋,实在觉得惋惜,此人不被推倒真真是浪费了一棵好苗子了。被以讹传讹成面目可憎的怪人,传言这种事儿,果然不可轻信。但随后经过她一系列实践,诸多事实证明,青华帝君绝对是随便动一根手指就能捏死别人的攻,而不是小受的料。
当时,对于要做青华弟子这事儿,她已经是勉为其难地被迫接受,然而,婆婆却没有告诉她除此之外,那段云岭雪上,洱海月下纠缠不清的前缘。正因如此,才使得青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对她心存芥蒂。
【贰】美人卷珠帘,万径人踪灭
或许是第一印象给他太差,婆婆走后,青华让掌事的羽瑶仙姑给她安排了住处后,好吃好喝地供着,自己却人间蒸发地消失了,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由最初的忐忑镇定下来,姽婳渐渐安下心,觉得既来之则安之。
一月余,太清池底的石子被数得一清二楚了,偷偷藏在身上,两本被婆婆视为严重毁三观的禁忌恋小说也看完了,那位清高的帝君,名义上的师尊,连一面都没有召见她。她思来想去,难不成青华是个挺小心眼儿的神?迟迟不肯教授她的缘由是为她那日在背后说了坏话严重打击了他的心灵?
多么痛的领悟。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意识到极有可能是因此,她纠结了数日,决心去低头认个错。认错归认错,她安慰自己,那是为了早日完成修行,尽快回到姑逢山,毕竟对方是位神,这种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也只好出此下策。
百无聊赖地把清幽宽敞的妙严宫逛了个遍,在被拒绝透露帝君行踪第一百零二次后,她终于用一包美肌白肤的东海珍珠粉成功贿赂了一个扫地的小仙娥,威逼利诱地套出了青华的下落。
晕头转向地迷路了四十九次,凭着坚持不懈的毅力,她找到了位于迷雾谷旁边的洱海。彼时,青华和天君的小儿子镜渊正悠闲地拿着鱼竿子钓鱼。
天朗气清,和风细细,碧波粼粼的洱海上浮动着淡紫色的烟云,挽月亭的三面都悬着轻薄的纱幔,朦胧中透出两个慵懒的身影。侍立在周围的小仙娥们个个兴奋得面红耳热又不敢表现得太过躁动,即使内心澎湃得犹如一腔绵绵不绝的春水,恨不得化成那修长手指间的折扇,也只敢趁上前斟茶的空隙偷偷拿眼瞅瞅安静躺在石椅里,撑着下颌闭目养神的帝君。因青华委实是极少出妙严宫的,更别提出现在她们这等位份低下的仙婢前。
天界人人皆知,避世多年的帝君,除了对考核群仙、人界寻声救苦、冥界救拔亡魂关注一二以外,向来对任何事都不上心,少与人深交,唯一说得话多些的,恐怕就只有六殿下镜渊。若说性子,两人一冷一热,其实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可实际上,两人虽是叔侄关系,岁数差得并不多,倒不存在什么代沟问题。镜渊深知,此番四叔突然主动找上自己,肯定不是钓鱼这般简单的事,但他并不着急追问。
霞光万丈,在九重天的边缘勾勒出一道金边。九月夏末的锦葵在风里摇摇曳曳,一路绵延到山谷尽头。
姽婳垂涎着脸讨好地在站在帘子外,恭恭敬敬地问:“帝君,我能求您个事儿么?”
嗓音清清脆脆,还有点稚嫩的柔软,像他在羲和殿里养的那只青鸾。打了个呵欠,喝着茶的镜渊似被她这句话激起了兴趣,第一次听见有女子敢在被誉为四海八荒里最不懂风情,最不知红尘味的青华帝君面前求情,他坐直身子,瞟了一眼不为所动的青华,清了清嗓子学着他冷淡的语调回答:“什么事?”
“那个……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您宰相肚里能撑船饶我一次,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听信谣言了!所以,请您教我修行吧。”她一边信誓旦旦地指天立誓,一边在心里愤恨不平地想,凭什么到了这里,她就要变得这么低声下气了啊?即便是帝君,就不能有点容人的气度么?
她不知道,青华并不是不愿教她。只是,自两千年前发生的那桩事后,他心里始终还是有些介怀。
镜渊还想调戏一下外面的小丫头,不料青华率先开了口:“你说什么?”
镜渊抬手自己斟了杯茶,端着蓝田玉茶盏,夹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神情侧头看他,似笑非笑,一副兴致盎然看好戏的模样。
姽婳咬牙切齿,心想这帝君可真会折腾人,即使心有不甘,仍老老实实地说:“求帝君原谅我当日的无礼。”
青华睁开眼,瞥着帘子外娇小的身影,收起鱼竿道:”下一句。“
她不明所以地”啊“了一声,顿时恍然大悟,极为虔敬地回答:“请帝君教我修行……”
人呢人呢……怎么木有人的情况……
青华抬起眼帘,伸出一只手,用折扇挑开飞舞的纱幔,目光落在她扶子花一样姣好的面容上,慢条斯理地截断她的话:“不是这句。”
白皙的手指握着墨色的扇骨,清俊端方的眉眼恍如落在碧玉盘里的珍珠,熠熠生辉,却又淡漠如斯。青华从来不知看他人脸色,当然,他本来也无须看他人脸色,此刻,身上所散发的清冷气质越发浓郁,竟隐隐有几分迫人的味道。
她欲哭无泪,搞不懂他到底是要自己说哪句话,低头思索了半天也不明白,勉强从脸上憋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请问帝君要问的是哪句话?”
“方才你说谣言?什么谣言?”他似乎想起来了,不慌不忙地开口。
姽婳抬眼看他,眼神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但无端让人感到一股压力。她哭笑不得,他明明是记得的,却反倒要追问,摆明是故意刁难自己的吧。
【叁】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君王上早朝
三百年前,姽婳在翻阅蛮荒志时,曾看到这样一段华丽的描述: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星宿列张。苍竹山东麓,古刹林立,沥水上红月凛然,青荇幽幽,青华帝君为六界苍生,不顾众神阻拦纵身跃入煞气深重的万劫崖,燃九巵灯,至於七七,灯火相续,下照九幽 ,由是五方八极,地狱幽牢,存阴极之乡,长夜之境,死魂囚闭 ,鬼畜灵兽各归其位。
她看得瞌睡连连,两只爪子挠了挠书页,想着婆婆说这不是本用词极为严谨的史册么,怎的抒情得一塌糊涂?莫不是写书的天官对青华有超乎寻常的狂热之情?那时,对青华的英雄壮举全然没放在心上,顺理成章的,也就对他的名字没有多少印象。
真正让姽婳对青华刮目相看,是在不久后昆仑山元始天尊的三女儿言芜上神因求爱不成,悲愤欲绝从承天台上跳下去的事情。当然她最后是没跳成的,天尊唯独这么一个宝贝女儿,若真让她跳下堕入世世轮回之道,必然要剔去仙骨受业火天雷之苦。
女上神追求心仪的帝君闹自杀,让天界沸沸扬扬了好一段时日,众小仙明着眉目传情,暗地更八卦得津津有味。这种事儿虽说是有些过激荒唐,本来也就当茶余饭后多个谈资罢了。可问题是,言芜的位份尊贵,而最重要的是,她求爱的对象还是更尊贵的青华帝君。所以此事一度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直到天君下令,再有妄谈者一律亲自集体去跳承天台。
原创加油
看看                 —————————————————
  大家好我是车震叔叔我爱小清新
      —————————————————
   
言芜在三清境里受罚时哭了三天三夜,把七宝池中的十八株芬陀利华全都淹死了,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青华竟一次也没有现身。过了半月后,才让羽瑶姑姑姗姗来迟地捎来一句话:言芜上神这般无理取闹,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一席话听得言芜又是羞愧难当又是伤心断肠,在几日前元始天尊举办的仙宴上,她对青华一见钟情,思念笃深,便写了一封情书交与仙婢务必送到青华手中,邀他到蓬莱仙岛一聚,不过青华完全没有理睬。一则是因那日受邀应宴是天尊再三命人去请,青华不好拂了天尊的面子才去的,根本没注意那些一出现在自己面前就满面桃红含春的女仙们,二则是因那封信在半途被羽瑶挡了下来。
原来人生如此多娇,美人也会折腰。 姽婳其实打心底是佩服言芜的勇气的,对青华一往情深不可自拔,放下上神的身份卑微地表达爱意,还差点堕入轮回之道,虽然是一厢情愿,但他却从头到尾置身事外,只让人带了一句轻描淡写的话便抵过了一个女子精神上所受的千般伤害,也未免忒薄情了些。好歹……好歹也带些慰问品吧。
她趴在沉香木上缠绕的青藤旁,一手在桌沿上敲啊敲,眨巴着眼睛疑惑地问羽瑶:“那么,姑姑为什么要擅自藏了信呢?”
羽瑶娇柔明媚堪比太阳花的脸上缓缓绽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容,理了理额前的发:“因为我知道,帝君是绝不会看那封信的。”
姽婳歪着脑袋思忖了一会儿,联想起青华那样要身份有身份,要长相有长相,作为九重天千里……哦不,万里挑一的美男子竟然几万年来无欲无求,没出过一桩绯闻,这着实奇怪,最后得出结论,突然醒悟过来,悄悄道:“如此看来,帝君……是有那方面癖好?”
羽瑶道:“哈?”
姽婳支着头,在心里对自己的明察秋毫暗自窃喜一番,又觉得在羽瑶面前说帝君的这种事儿大概不太好,很是严肃地保证:“放心吧,姑姑,我不会出卖您的。”
羽瑶没跟上她豁然开朗的节奏,愣了半响,才挑了挑眉,抛去一记暧昧缠绵的眼波,摊开手:“小丫头,你觉得我要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出卖我,我敢告诉你关于帝君这么隐秘的事?这下该把书给我了吧?”
姽婳恋恋不舍地把揣在袖子里的两本小说掏出来,惆怅地看着她:“姑姑,这是我的珍藏版宝贝啊,好不容易才从婆婆那偷出来的,您可得好好爱惜啊!”
身为妙严宫掌事仙姑,长乐界小仙们人人敬畏的羽瑶仙姑,有一个不可告人的恶趣味——喜看男男小说。可惜这种小说被定义为粗俗下流,有损身份,有失仙品,成为三十三重天的禁书之一,由于青华定下的天规甚严,莫说小说书籍,连放在慧心阁的佛经都难以瞄上几眼,这八百年来真是让追求文学造诣的她忍得辛苦至极。
拿到小说的羽瑶当下几乎热泪欲洒,摸着硬邦邦的书壳,瞧着书面上“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君王上早朝”的诗句,激动地说:“真是句好诗……好诗啊!”
两人喜不自胜,深以为仇人易结,知己难得,正欲再交流下从前的心得体会,不料头顶上响起一道不大不小的咳嗽声。
待回过头来,双双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面喊着帝君,一面慌忙起身行礼。匆忙中,手一抖,那本被列为十大禁书之一的小说堪堪落在青华的紫环白缎鞋边。
“听说你们两个藏了什么宝贝?”他从容地弯下腰,拾起地上的书,瞥了两人一眼,淡淡开口。
与镜渊下完三盘棋的青华刚从海菱湾回来,觉得天色太晚,就抄了个近道,漫步穿过青枝琼花,从第十八天门跨进了妙严宫的萦云小廊。本来只是恰巧经过,没想到却收获了些意外的东西。
很好看啊,真的是第一次吗?
汉语:我是来打酱油的。
英语: I'm going to buy some soy sauce. 
韩语: ?? ?? ??.
德语: ich gehe Sojasosse kaufen.
法语: je me suis prend que sauce de soja.
俄语: Я пришла за соевым соусом.
荷兰语:kwam ik tot een sojasaus
西班牙语:me vino a un salsa de soja
意大利语:venuta solo a comprare la salsa di soia.
你每到一个帖子就粘贴这句话,十五天就到了11级”......我彻底恍然大悟!!!!
写得好
好喜欢啊,露珠加油
——终有一天,我会看见樱花锦簇,思念成朵,你携着一辈子来爱我。
作者文笔超好!!!
好书,楼楼加油,大爱仙侠文,另外,灌水。
小兔加油么么哒,这里糖爷>3<顶一个!
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赞
怎么没了 兔兔快更
明月初升,一地淡白的光华。清寒的夜色下,缭缭烟絮在半空飘散开,雾色中,太清池上凉风阵阵,搅碎了一池月光。菩提叶轻轻摩挲着,发出细碎的沙沙声,幽幽冷香中,有白色花瓣如昆仑寒雪纷扬而落。
青华居高临下地打量了两人一会儿,直把二人看得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如同唱戏般精彩的表情,才用折扇将书递过去,很自然地问:“你们对我定的天规有意见?”
摇头,死命摇头。姽婳和羽瑶觉得脑子里天旋地转,一种大祸临头慷慨赴死的悲壮感油然而生。
青华低头看着落在折扇上的一片花瓣:“那是对我有意见?”
姽婳挣扎地盯着鞋尖许久,鼓起勇气仰头道:“帝君,不关姑姑的事,是……是我的错,要杀要剐随您处置。”
青华收了扇子,说:“既然这么仗义,明日就把你那书上的内容抄五十遍。”走了几步又回头道,“加上羽瑶的五十遍。”
她:“……”
【肆】红酥手,黄藤酒,两个黄鹂鸣翠柳
长乐界的宫殿花园不多,却由于青华的特殊喜好,其中往来相通的道路很荣幸地被众仙一致誉为天界最独具匠心和最九曲连环的工程。于是,若非是在此生活过百年的仙人,那些乍一进来的,都会被这迷宫一样的八百三十一条小道绕得头晕目眩,摸不清东南西北。正因此,少有人敢前来巴结帝君,妙严宫得以成为清静之地。
不过,这其中迷路的也包括了姽婳。
本来她今日起了个大早,准备直奔青华平日喜欢去的几个地方,奈何刚穿过一片开得妖娆火红的扶桑花,拐进凤栖苑,就完全找不着方向了。可这并非是她的错,实在是青华命人造的这些条曲折萦纡的小道太考验人的智商了。
她试着想开天眼来探探路径,然而不知是什么缘由,根本打不开。唯一的解释是,青华或许在此设了些封印法力的结界。
她默默地蹲在地上思考了一会儿,心想,帝君莫非是在变相考验她的能力?
她在凤栖苑转了半响,踱着步子费力地摸索了许久。这夏去秋来,眼看将要入冬了,被晾在一边,除了让她扫地抄佛经,不见得青华教自己半点修行之术,心中着实有几分不满。九重天历来是道行浅而心志高,一心想要入神籍的仙妖鬼魔所向往之境,却终不是她的家,她会想念姑逢山。在妙严宫的这段时日过得虽悠闲,但又觉得这么悠闲下去恐怕就枉费了婆婆送自己来此的一片苦心。
眼见快要日落西山,累得再也走不动了,索性一屁股蹲在紫藤架下歇歇脚,十分忧伤地想,今日出师未捷到这个程度,以后出门前是否该先卜一卦。心里不甘,又无可奈何,只能安慰自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终究是要回妙严宫的,不如眼下打道回府从长计议一番。这么一想,稍稍精神了些,遂准备回去。还没起身,蓦然听见架子后传来一阵闲散的脚步声。
她动了动,觉得腿有点发麻,赶忙又老老实实地蹲着,想等着缓过劲儿再走。一阵冷风吹过,不高不低的谈话声若有若无地窜进耳朵里,她脚上的力气还没缓上来,心里的气儿先上来了。
从花叶间的缝隙看过去,正是闲庭信步而来的青华和镜渊二人。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似乎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个人藏着。
写的真好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7] [放入我的收藏夹]
  穿越小说 最新文章
《东有小狐》偏欢脱温馨,仙侠文
弃文三四次,却见吧中推此书无数
我老家的破庙好像闹鬼了。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让我沉醉痴迷的无法自拔的穿越小说 有乐有悲
男主是皇帝,女主是穿越过去的,男主深爱女
书荒互助贴
玄幻+女强+男更强+宠文+女主不小白不圣母
盘点我看过的 ,觉得不错的小说推荐给大家
各种类型的小说。你还愁没书看吗?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2-01 04:29:56  更:2017-12-01 04:34:13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