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校园小说 -> 《老师来了叫我喔》江甜陆允信全文阅读txt -> 正文阅读
 

[校园小说]《老师来了叫我喔》江甜陆允信全文阅读txt

作者:森屿_初夏
【推文】《老师来了叫我喔》江甜陆允信全文阅读txt
常居年级第一的大帅比陆允信沉默,寡言,睡不醒,面瘫脸。 即便同桌换成了转校而来的话唠小可爱,也没有丝毫改变…… 江甜:“喂,你靠走廊比较方便,帮我接个水好不好。” 陆允信:“不好。” 江甜:“我卷子做不完了,你中午去吃饭帮我带桶泡面行不行。” 陆允信:“不行。” 江甜:“我和解析几何八字不合,你给我看一眼这椭圆的离心率可不可以……” 陆允信:“不可以。” 再后来,月深人静,有同学夜跑,看到陆允信把江甜压在操场台阶上亲……
第一章 雨巷
寒假最后一天晚上,圆月高悬,点点清辉切着窗台剪出明影条晰,室内安静。
“aabcb……bbdca……c……ddca……”江甜翻着答案朝套卷上疯狂填选项时,耳尖地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
“啪嗒啪嗒”越走越近,“刷刷刷”她下笔越来越快。
“咔哒”,门开。
外面电视的元宵歌舞把房间填满那一瞬,江甜飞也似地扯了张作文纸盖在卷子上,然后,面不改色地重起一段写……
一声轻响,玻璃杯搁在了书桌的空白处。
江甜笔尖跟着那声响顿一下,然后循着杯子抬头,望向来人,眼神茫然……
“妈妈是不是打断了你的思路?”程思青摸着女儿的头,颇为歉意。
“没事,”江甜慢慢回神,胳膊肘不着痕迹地压住作文纸下露出的边角,“妈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吧……牛奶我待会儿写完就喝。”
“嗯,如果凉了就叫张妈给你烫一烫。”程思青说着,退一步坐到了书桌后的床上。
程思青年近五十,保养得当,红绒睡裙下两条白皙修长的小腿斜叠在一起,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江甜转了转笔:“妈你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继续写了……”
“甜甜,妈妈想和你说件事。”
迎着女儿疑惑的神色,程思青轻声道:“你知道,我和你爸爸年前在说拓展海外那一块,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你爸爸不会说英语……我担心我这过去了,没人照顾你。”
“所以?”江甜意识到什么。
“所以妈妈想,你是不是可以考虑转到南城那边去。”
程思青斟酌,“你高一下期是关键,外公外婆正好可以辅导你,其次,你爸爸常驻南城,也有更多时间陪你,手续我已经麻烦别人办下来了,”程思青说,“你们班主任说班上挺多住读,建议你也住读,周末再回外公家,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住读,走读也行,就是学校隔南大有一段距离,或者妈妈可以买学区房……”
“所以,”江甜脸上的表情慢慢凝滞,“我要转学,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还是最后一刻?”
她声音越来越小,“如果不到最后一刻……你是不是都不会告诉我?”
江甜是程思青拼了半条命保下来的小女儿,一直养在身边。
和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最后把程思青气得送去美利坚改造的江渊不一样,江甜从小就乖巧懂事,上学时名列前茅拿各种奖状,放假了带出去“这叔叔”“那阿姨”的肯喊人,嗓音软,皮肤白,齐刘海,笑起来眉眼弯弯,两个酒窝又小又甜……
大家都喜欢她,程思青更是把这女儿放在了心尖尖。
程思青无奈:“妈妈也没别的办法,南城一中和你们三中齐名,一中高二还有国际部,你也可以多个选择,那边师资、氛围都不错,同学们也有上进心……妈妈相信你会很快适应。”
“适应……吗?”江甜弯了一下唇,然后,用极慢的语速说,“是不是我不适应也只能说适应呢,因为妈妈相信我很快就能适应呢……”
程思青为难:“甜甜,妈妈知道你的感受,也知道你和三中的感情深,一中……”
“转去哪?”江甜突然问。
“南城一中啊……”
程思青顺着女儿的发,瞧着女儿的表情从不满到思量再到平静,想到什么,手一顿:“我知道傅逸也在一中,可那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整天就知道谈恋爱打架,处分挨过好多次,成绩还倒数,他来找你的话,不要理知道吗?”
“傅逸也在一中啊……”江甜后知后觉,说着放下笔,拉妈妈起身,“听到了,您放心,您先出去吧,我要收拾东西了,得准备点好吃的带给新同学……”
程思青云里雾里:“你不是怪妈妈这么晚才告诉你,没有顾及你的感受吗,怎么……”
“虽然很舍不得,”江甜一边推妈妈走,一边脆声道,“但我要听妈妈的话,我相信妈妈做什么都是万分英明高瞻远瞩高屋建瓴……”
“就你嘴贫,”程思青笑着捏了捏女儿的脸,“好好读书,考到第一,暑假妈妈带你出去玩。”
江甜连连点头,程思青满意地关门离开。
合锁声没有压过心跳。
江甜定定地注视着木门。
一秒,两秒,三秒。
“啊”地尖叫无声,江甜直接从原地跳起来,跳着跳着开始小跑,跑着跑着加快速度,围着宽敞的卧室足足奔了三圈,才猛一下把自己砸到床上,扯过枕头拉开拉链,再拉开枕芯拉链,最后从一团棉花里摸出一本带笔的日记。
小,厚,精美。
小心翼翼翻到差不多一半的位置……
2月15号,晴。
程女士刚刚才给我说转校的事,大概怕告诉我早了我一哭着说不转她就拿我没办法,毕竟我在三中有那么多认识的老师,同学,死党毛线,校门口的烧烤麻辣烫小面煎饼奶茶……
可一中有他啊……
江甜红着脸,喘着气,落下一笔一划、格外专注格外慢的三个字。
陆允信。
………
开学事情多,整栋教学楼都闹哄哄的。
二楼最右边,一班教室内。
“听说我们班要来新同学,北城三中的。”
“除了北三还能是哪?中途转一中还直接插一班,不是钱够诚意就是成绩够硬啊。”
“够硬有多硬?总不能爬到允哥头上吧,”冯蔚然嗤一声,“一想到二班三班那几个孙子高一才来时说什么中考失误了,正常水准就能和陆允信拼,结果被成绩单摁着摩擦,寒假路上碰到问允哥借笔记,允哥说没有笔记,老子就笑得不行……希望这次别来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
说着,冯蔚然胳膊拐了一下身旁做卷子的男生,“允哥,是不?”
被叫允哥的人头也不抬,寥寥几句写完证明,把笔一扔,捞起椅背后的外套边穿边出去。
才走到门口,就撞见风风火火的班主任:“冯蔚然呢,冯蔚然在做什么,广播喊了这么多遍班长去校门口领书没听到吗……诶诶陆允信,正好,你去行政楼接一下新同学,小姑娘东西可能有点多,你帮忙拎啊。”
“新同学是妹子?”冯蔚然撑着桌子跳出来,眼睛都亮了,“我去,我去。”
“说脏话扣操行,”班主任冲着冯蔚然后背招呼一掌,“书多,再喊两个男生和你一起。”
………
江甜是和江妈妈助理一起来的。
先去寝室放了行李,再到教务处确认学籍。
助理中途接到电话走了,江甜就一个人跑上跑下办完所有,然后,站到门口,从书包里摸瓶水出来,等人……
一中是百年名校,建筑仿古,设施一流,公正诚实的校训孕育了一代又一代杰出人才,黑白到彩色的多张照片铸成了行政楼前招牌式校友墙。
“两弹一星”“科技革命”“文化脊梁”……
江甜一边念,一边看,时不时一两口碳酸饮料越喝越渴。
最后在嘴里包一大口,她转身丢空瓶。
“哐当。”
应声抬头。
阳光透过叶隙驳下大大小小的亮斑,他穿了条休闲裤,双手插在裤兜里,蓝白相间的校服松垮垮地套在薄衫外,拉链拉一半。
弧度修饰下,他微绷着下颌线,半眯着眼,步伐散漫地,踩着光斑向她走来……
站定,漫不经心地抬手挡了一下光线:“高一一班?”
江甜直视着相隔一米、晃动的拉链扣,猛地闷下嘴里所有可乐,不敢相信:“你,怎么是你来接我?”
“高一一班?”陆允信稍稍蹙了眉。
“所以我们是一个班?!”
陆允信重复第三遍:“高一一班?”
“我的天程女士可太可爱了吧,这就叫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受宠若……”说着说着,江甜抬头,望向男生没有丝毫松动、完全看陌生人的表情,一个“惊”字哽在喉咙,然后,讪讪咽下。
双手攥紧书包带:“你……不记得我了吗?”
广播里的通知,大楼中的交谈,同学们遥远的吵闹通通听不见……两个人形成的一隅里,安静让江甜只能听清自己的心跳。
她想看他,又不敢看,视线犹犹豫豫。
呼吸间……
“给我一个一定要记得你的理由。”
陆允信的声音平静,自持,带着没有情感色彩的淡漠,糅进微风里……
树叶“刷刷”响。
江甜背着一书包的小吃、写得密密麻麻的半本日记。
胸口,蓦地一凉。
想看全文的亲故扣111
第二章 再别康桥
陆允信也没多话,转身先走。
江甜松开书包带,正要跟上去,便见一个男生拦在陆允信跟前,瘦瘦矮矮的,惊喜又不敢确定的声音却是朝着自己来:“甜姐儿?!”
江甜一怔。
又见他指着自己对陆允信喊:“允哥!允哥!真甜姐儿啊!”
咋咋呼呼的样,不是瘦猴还能是谁……
江甜反应过来,若有若无笑一下:“你允哥一副不认识我的表情。”
“怎么会不认识,”冯蔚然切一声,稳了稳怀里抱着的书,“去年暑假不是还……”
陆允信瞥去一眼。
冯蔚然话语止住,随后僵笑着,侧身让路。
见江甜站在原地用眼神追陆允信,他“嘿嘿”两声,走过去安慰说:“甜姐儿没事儿啊,以后有的是机会,再说了,一中理科强,优秀的男生多了去,成绩好的一大把,还有会跳机械舞的,会打架子鼓的……”
“能比陆允信好?”江甜问。
冯蔚然顿时哑口。
江甜越过他。
“会不会聊天啊……”
冯蔚然嘟囔一句,看着一高一矮、一前一后两道影子,挠挠头,追上去:“对了,甜姐儿,我差点忘了,东郭,啊不,郭老师让你到了去趟她办公室,就我们班主任,巨凶悍,你小心点。”
………
郭东薇身材微胖,戴细边眼镜,烫一头棕色方便面卷。连带四届高三下来,经验丰富,要求严格,不少皮猴子到她手里都被收拾得服服帖帖。
但遇上江甜这样成绩好,长得乖,新概念拔头筹的学生,说说笑笑的,嘴角弧度根本放不平。
“基本就这些,你有问题找我或者找宿管老师都可以,噢噢还有,”郭东薇想到什么,“我们班座位是开学前就排好的,然后逢大考变动,十月月考,十一月半期,以此类推,单数加你一个刚刚好……江甜,你想要什么样的同桌啊?”
快到六点还没吃饭。
江甜肚子在叫,面上却没有丝毫不耐:“理科好点的可以吗,我物理化学都不太好。”
“谦虚了,三中年级前二十,再差能差哪儿去,”郭东薇笑呵呵地从文件夹里抽了张大纸出来,“这是我们班上学期成绩,你过来看看……”
江甜稍稍倾身。
“陆允信一直很稳,光看理六科的话,甩第二名基本三十分起步,他主要语文英语不好,不过无大碍,”郭薇说着,手指朝下挪了一点,“理综第二是沈传,沈传总分就和理综的分差不多了,第三我看看啊……这陆允信真什么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不爱理人,作业马马虎虎,可他是一中招牌,我也拿他没办法……”
一定是办公室空调温度高。
江甜坐着,视线落在成绩单第一个的名字上,脸颊微微发了烫。
“郭老师,”她喉咙滚了滚,“我觉得陆……”
“冯蔚然吧!”郭老师点点头,“冯蔚然怎么样,他理科第五,又是班长,又会来事儿,正好帮你适应适应,关键是他很乐意给同学讲题,你看可以吗?”
说着,她把江甜写到了进门第一排第一列,然后把冯蔚然从第二排陆允信旁边,挪到了江甜旁。
小姑娘看着自己名字后面横平竖直的三个字:“嗯……好。”
江甜皮肤白,婴儿肥,两个害羞腼腆的酒窝让郭东薇看得格外爱怜,弯身到办公桌下,摸出两个标着“特产”的牛肉饼塞给她……
………
“叫甜姐儿又不一定年龄大,人五岁上一年级比你小两岁好吗!”
“为什么叫甜姐儿,开玩笑……这要说到去年暑假吧,数学夏令营,嗯,就奥赛预热,和新概念刚好都在北三办,很多学校参赛啊,然后中途有天晚上,
一个上级来视察,说请学生搓顿好的,大家那个高兴哦。结果领导又说,大家都玩脑力游戏的,就这样,以学校为竞赛单位,来个接龙游戏,诗词成语混着来,抢答,不重复,答错字啥还要淘汰。”
“开始是啊,大家都觉得挺简单,后来基本就咱南一和北三在发言了,最后咱南一剩了四同学,北三就甜姐儿一个,个头小,说话也温温和和,看着完全没杀伤力……我们都在讨论肉串要孜然味还是麻辣味了,结果人储备量以一敌四半小时,末了,甜姐儿鳌掷什么鲸吞一出,没人接,满堂彩!你们是不知道,当大家都被食堂磨得不成人形,当我们吃着牛肉面,看北三同志们桌上的小龙虾啊,烤蹄花啊,卤翅啊,那真是一个风从北吹,格外伤悲……啊当然,甜姐儿让同学给我们端了好些过来,弄得我们都不好意思了……”
江甜一进门,就看见陆允信趴在桌上睡觉,冯蔚然坐旁边唾沫横飞。
“说长道短到人背后成吗?”
江甜把座位表扔给冯蔚然,然后又从包里掏出个大口袋,先留了一把出来,再摸个给冯蔚然。
冯蔚然撕纸扔嘴里含混:“甜姐儿我帮你发吧。”
“哪儿能,”说着,江甜走到教室另一边,一副好说话的样子挨个拿给同学,“这是我从北城那边带来的,不嫌弃就吃吃看。”
“嗯,花生酥……”
“行家啊,程六娘,队不难排……”“……”
江甜一圈走完,好评揽了不少。
换座位声音大,陆允信已经醒了,单手撑着脸,眼神没聚焦。
想看全文的亲故+楼楼违心beibei_0420_分享哦
“嗯,花生酥……”
“行家啊,程六娘,队不难排……”“……”
江甜一圈走完,好评揽了不少。
换座位声音大,陆允信已经醒了,单手撑着脸,眼神没聚焦。
江甜走到他前面坐好,回身摊开掌心,对着他眉眼弯弯道:“谢谢你下午来接我,喏,给你两块。”
牛皮纸包装精美,掌心白皙如脂。
陆允信视线聚在上面,然后,掠过小姑娘身边喋喋不休的冯蔚然,停一下……
漫不经心收回来:“不用。”
“你试试嘛,口感很好,蔓越莓是我最喜欢的味……”
江甜话没说完,陆允信直接起身,推开身旁的空椅朝外走去。
留下江甜笑意凝固,面红耳热,手悬在他桌上,抬也不是,放也不是……
“允哥今天状态好像一直不太对。”
“允哥是和甜姐儿八字不合吗,甜姐儿那么可爱那么软……”
同学们议论纷纷。
想看
冯蔚然走到讲台,扣两下黑板:“打铃了,不要说话。”
………
一中晚自习分批次,高一走读生上两节到八点半,住读生上三节到九点十五。
开学、每周日、小长假回来的晚自习是班主任的,其他时候按天分给理六科的老师。
郭东薇坐镇,教室鸦雀无声。
2月16号,晴。
瘦猴还和以前一样。新班主任点评过我的语文作文。中午去寝室没人,晚上再认识。今天好像就没别的事了。
一点也不想写……
见到他很开心,见到他就想笑,见到他想靠近。可他,可他,可他……
哎,谁让我之前对他做了那么不好的事……
江甜翻一页。
毛线说,又高,又帅,又聪明,脾气还好的男生,只会活在言情小说里。
“毛线是谁?”冯蔚然突然凑个脑袋过来。
“诶诶,你干嘛偷看,”江甜赶紧护住日记本,小声道,“上晚自习呢……”
“冯蔚然就你话多!”郭东薇扔了个粉笔头,“给我站上来!”
重回的安静里,同学们的翻书声、落笔声都很清晰。
江甜小心翼翼转身,把日记本藏进书包,结果不小心碰掉了桌上的笔,“啪嗒”一声,她弯身去捡,不经意瞟到了陆允信的腿。
长,直。
散漫地落在课桌横栏、再朝前探一点点,刚好接近她后两条椅腿的位置……一班有四十人,座位前后间隙适中。
可偏偏,他穿那双休闲鞋,鞋带尤其长,系了两转还有一截垂在外面……
江甜把笔轻放在地上,然后,悄无声息地捏起他左边鞋带,绕了一阵,再捏起右边那条……
陆允信有洁癖,鞋带很干净,江甜绑完端详一下,口型点评:“嗯……很漂亮。”
………
八点半的铃声很快响了。
郭东薇放下笔开始训冯蔚然,大概一半的同学起身收拾书包,“待会儿吃什么”“一起回吗”“明天见”……教室里热热闹闹的。
陆允信醒了,同桌的男生对他道,“允哥我有事先走了,你和瘦猴一起吧。”
陆允信“嗯”了声,一边打哈欠一边慢条斯理舒展双腿,腿伸着伸着发现不对劲,他动作一顿,盯着前面女生绑得低低的小马尾看几秒,倏一下弯腰。
果不其然,看见自己两边鞋带被绑在她的椅子腿上。
末端,还有个形状……疑似蝴蝶结?
陆允信闭眼,深呼吸,脚重重捣了两下椅子。
前面女生蹙着眉头转过来:“做什么,我和你不熟……”
“江甜!”压低了声线,连名带姓、略带烦躁又相当克制地唤她。
“啊哈?”江甜朝他眨了眨眼睛,表情极为无辜地说,“你不是不记得我了吗……”
想看全文的亲故点赞评论111哈
第三章 沙扬娜拉
两人沉默间……
冯蔚然从讲台上蹦下来:“允哥还不走?马上打铃了。”
“学习。”陆允信淡淡收回视线。
“才开学学毛啊学,你桌上书都没翻开说学习,仿佛要把我逗笑……”
江甜很给面子地弯了下唇角:“猴子你话很多。”
“甜姐儿你这样说我可就要伤心……”
转脸扫到椅子下的情况,冯蔚然默默噤声,三两下收好书包,一边朝门口退一边谄媚道:“得,那允哥您慢慢学,好好学,仔细学,保了清华北大别忘提携小弟一把,小弟我就先撤了啊,明儿见……船长那**又不等爸爸。”
………
九点十五分的铃声是《蓝色多瑙河》。
悠扬的旋律放完,教室里没剩几个人了。
“窸窸窣窣”的落笔和同学们的讲题声中,陆允信踢了一下江甜的凳子。
江甜身体一晃。
几秒后,鼓着腮帮子转身,瞪他:“噎死了你负责吗!”
“解开。”陆允信把书包从抽屉里取出来。
“你,”一说话差点把牛肉屑喷出来,江甜忙不迭灌两口水,咕噜咕噜下去,嘴里才清楚了,“你把我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没拉黑。”陆允信就放了一支笔进包里。
“手机给我看。”
“没拉黑。”陆允信还是那句话。
“不可能,”江甜端着水,皱眉说,“我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如果一通两通还说得过去,几十通怎么会?”
想到什么,“你大可以不把我放出来,我大可以再打两个死结,”她说着,作势弯腰,“叫其他同学帮忙解的话,你有脸说是我绑的,我就有脸说是你叫我绑的……”
她笑得格外无害:“小可怜转校生,才到新环境,怯怯又惶恐,哪能不听允哥的话,万一来个霸凌啊,欺压啊……”轻细又鲜活的声音,慢慢地,停进了地面寸寸放大的影子里……
眼前伸了一只手。
修长,白净,带着十五六岁少年特有的骨节分明。
江甜凝视着手机屏幕,上方的“黑名单”以及下方的空白处,喉咙尤为迟缓地滚了一下:“你……”
手机挪开。
陆允信不仅不退,反而面无表情直接缩腿,“哐”地轻响,把她连人带椅拽到自己桌下的横栏前,抵紧。
江甜抓牢椅背,一个慌神还未抬头,便见陆允信单手撑墙,以让同学帮忙捡东西、自己看东西在哪儿的姿势,朝前越欺越下……
“看清楚了?”
声线沉缓,鼻息温热,微绷的下颌线向上,刚好撞进他深邃的眸。
江甜点点头,又摇摇头,脸因为突如其来的距离红得不知所措。
偏偏他毫不自觉,越压越近,几乎是在用气音贴着学:“霸凌啊,欺压啊,”似是笑了一下,又似是没笑,“转校生,小可怜,还有……吗?”
清晰地感受到尾音挑、转,夹着温度……
江甜屏息。
然后,飞也似地拉开他的鞋带,推开他,装书包,“再见”都没说就匆匆跑了。
路过冯蔚然的座位时,还差点被绊倒。
明明是椅子犯的错,江甜停了一下,却是背对陆允信,烫着耳根凶:“你给我等着。”
陆允信“嗤”地轻笑。
111
明明该为不在他黑名单上难过,因为江甜知道,黑名单说明他在意过,拉黑都不肯就说明真的不在意。
可不知怎地,他在逼仄中残留的气息好像糅进了晚风,吹过教学楼,吹过操场,吹过热闹的小卖部,吹过宿舍。
最后,吹到江甜心里,野草蔓生……………
寝室上床下桌,江甜住最末的四号。
一号床的蒋亚男微胖,留西瓜头,爱穿背带衣,美其名曰“把胖的锅推给像两件衣服合在一起的款式”。
二号床的杨紫婵斜刘海,说话小声,稍稍有西区的口音。
江甜觉得最亲近的是三号床,秦诗。
肤白,个高,貌美,一头及腰黑长直,温婉含蓄的气质颇有程思青的味道,江甜一见就脆生生喊“女神”,惹得秦诗又好羞又好笑……
十一点熄灯,洗漱时间很充裕。
江甜吹完头发去阳台接完程女士电话,又马不停蹄接外婆的。
“听你们班主任说你想学理?学理好啊,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我和你外公周五有研讨会,可能会晚点回家,钥匙放在对门明阿姨那……”
“你外公成天给别人夸你多乖多懂事,你明阿姨真的可喜欢你了,你周五回来就去她那拿钥匙吧,周六我们请人家到家里做客,对了,你明阿姨家儿子也在一中,你到时候和人家交流交流,虽然我看那小子长得不怎么样,眼睛一天到晚都睁不开,不过听说人家成绩那可是,一骑绝尘……”
这形容……
江甜知道,程女士和外公外婆的关系其实并不融洽。
知名高校教授掌上明珠下嫁山村穷小子的戏码当年出了好多“滚出家门”“再也不回来”的狗血语录,虽然山村穷小子眼光独到、闯劲非凡,人到中年富甲一方。但好像还是在自己出生后,亲情才慢慢回纥,不过也仅限于逢年过节出去旅游,迫不得已寄放幼女……
所以,即便轻易脑补出一个男生形象——养在蜜罐里、油头粉面、眼睛胖成一条缝、满脸青春痘……
江甜还是面不改色说了好。
她保证她会乖乖地,只吃顿饭。
至于交流,江甜给毛线吐槽时,格外平和地用了……见鬼去吧!
………
冯蔚然以为自己促成了一件好事,做了一晚上美梦,允哥被甜姐儿收服了,拽脸乖得像狗子,自己在旁边叉着腰哈哈大笑。
结果第二天来学校一看,甜姐儿一脸可爱,允哥面无表情。
冯蔚然这才反应过来,如果允哥和甜姐儿有戏,早就该有了啊,允哥不喜欢甜姐儿,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
班主任拉着老班委增删新班委之前,冯蔚然得了甜姐儿眼神,内心愧疚,当真就给江甜捎回一个语文课代表的职位。
一中课业繁重,落在课代表肩上的担子不轻。
江甜上午拿到任命,下午上课前就要去帮班主任领几份练习册样本。
为了方便学生课间问问题,高一部四十个班,除了班主任驻扎在各个楼层,其他老师统一在一楼大办公室。
江甜一站到门口,望着千篇一律的桌子卷子盆栽水杯,整个人几欲眩晕。
“领资料一般找孙老师,第五排第六列,就那盆绿萝旁边,看到了吗?堆着很多书,你直接找到语文一的编号就是了。”
秦诗中午没有回寝室午休,先领完英语的出来看到江甜,一边带她过去,一边温温柔柔地给她介绍。
“这放着电脑的桌子是年级主任,挺严厉,经常晚自习站窗边逮玩手机和讲话的,你要小心……”
“参考书最多的这是我们数学贾老师,他住学校,带竞赛,长期在,你有不懂的数学问题随时都能找到他,他很喜欢陆允信……”
江甜应着,突然问:“你觉得那个叫什么……陆允信,怎么样啊?”
“虽然初二就是同学了,但我真没和他说过几句话,”秦诗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不过他厉害是肯定的,好多奥赛啊,联赛啊全国冠军,偏偏人很低调,属于不招事儿惹事儿那种,当时一中为了劝他直升高中部,好像奖励了十万呢,不过他每次考试都坐稳第一的水平也确实担得起这个数……所以啊,你看他好些时候不交作业请个假什么的,老师都没有二话的。”
秦诗只顾说话,踩滑楼梯一个趔趄。
江甜眼疾手快拉稳她:“那他这么厉害,没有女孩子喜欢吗……就没有谈过恋爱?”
“怎么会没人喜欢,”秦诗前后看了看,拉近江甜,小声道,“我给你说啊,他在一中有个名号,你知道是什么吗?”
“陆天才?”
“陆五一。”
江甜新鲜:“因为五科第一?”
“因为据说啊,一中和他同级的女生,每五个人中至少有一个喜欢他,而且是正儿八经的喜欢或者喜欢过,至于恋爱,”秦诗想了想,“表白的不少,但真没见他谈过。”
秦诗说:“真的很难想象他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谈恋爱是什么样,女孩子岂不和抱个冰块没差别?我要买奶茶,嗯,我要买甜甜圈,嗯,我们周末去看电影,没空,去游乐园,没空……反正能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子,一定特别强大!”
江甜“扑哧”笑出声。
秦诗反应过来,这都到教室门口了……
恼得拍江甜:“在别人背后议论不好,你都不提醒我。”
“还好还好,”江甜安慰她,“你长得美说什么都好,就算说八卦,那也是……你知道徐志摩吗?”
秦诗点头:“再别康桥,学过的。”
“嗯,”江甜弯着眉眼看她,“我说的是沙扬娜拉……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甜蜜的忧愁。”
江甜音色敞亮,咬字婉转。
最后的长音落罢,风吹过走廊。
秦诗定定地看着她:“江甜,你以后喜欢一个男生,请一定背诗给他听,真的,”秦诗说,“没有人能拒绝你刚刚背诗的样子,就像是……眼睛里有光。”
“是吗?”江甜先一步迈进教室,若有若无地看着陆允信笑,“也有人不是人吧。”
陆允信轻咳一声,面不改色地……
把脸别到一旁。
“你有喜欢的男生?”秦诗惊奇。
没控制住的音量让门口来来往往的八卦者投以目光。
江甜掠过手机玩嗨、头也没抬的陆五一同学,停了好几秒,微笑说:“没有呢。”
第四章 双桅船
“真没有还是假没有啊,”同学们逗她,“那甜姐儿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就是就是,高点的还是别太高,成绩要多好,性格这些呢,阳光的,开朗的,还是酷酷的,周杰伦那样……”
江甜脸红地垂头,目光却是若即若离地扫向陆允信。
“哎呀,你们别笑小姑娘了,刚刚是我乱问的,”秦诗把江甜护到怀里,“我们甜才多大,你们一群别太八啊……”
江甜抱着秦诗胳膊一个劲儿点头:“秦诗你最好了……”
秦诗拍拍江甜的手。
大家闹着散去。
上课铃响。
郭东薇踩着粗跟鞋蹬蹬蹬上讲台,“安静了安静了,上课”。
江甜朗声喊:“起立。”
同学们歪歪扭扭站起来:“老……师……好。”
江甜斜朝老师,撑着陆允信的课桌起身:“麻烦你站直。”
冯蔚然自觉地挺了挺腰。
“说你呢,”江甜看向后面,带着几分气场压低声音,“陆五一你是听不到吗?”
冯蔚然和沈传飞快朝两人瞟去。
只是没想到,陆允信当真直起了背,任由江甜从直视他的眼睛,变为直视他的下巴,线条明朗的喉结,然后,是习惯开到一半的校服拉链,摇摇晃晃……
江甜避开视线,喉咙发痒地……咳一声。
陆允信颇为不耐地动了动脖子:“江一五。”
“你说什么。”江甜蹙眉。
陆允信面无表情:“一米五。”
江甜抬脚就朝他课桌的横栏上踹,“哐”一下,她疼得龇牙咧嘴,声音却淹没在同学们落座的“嘎吱”里。
陆允信懒散地扯了一下唇角。
………
班主任两堂课就拉完了《兰亭集序》。
课文缝隙间密密麻麻的翻译、含义写得同学们直揉手腕。
对待这种高考重点篇目,郭东薇推了推眼镜,忽略掉下面的哀怨连天:“这周内全部背下没商量,默写连标点符号都不许给我打错,你默写一打错,试卷上就捋不清人家是考的这一句的逗
想看全文的亲故扣111哈
有没有资源?
有资源吗 楼主
  校园小说 最新文章
??姐弟恋《炽道》罗娜 段宇成 小说+网盘
推文+首本wu常《她是我的姑娘》甜甜甜
《我不想被你遗忘》全本小说阅读txt 夏柒柒
《老师来了叫我喔》江甜陆允信全文阅读txt
我想我应该不会再爱你 (先虐后甜)
《我不想喜欢你》番外
《木篱,我跟你没完》文 |汐颜
《陌上阡花》
「痛也不能忘记微笑」 短篇 |BE |校园 文 |
《遇见你是我最美的意外》by:小茶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1-27 05:49:11  更:2017-11-27 05:49:34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1日历
2018-1-21 20:25:57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