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转自恐怖吧:详细真实的民间禁忌 -> 正文阅读

[穿越小说]转自恐怖吧:详细真实的民间禁忌

作者:babygo511
真可怕!

十三个禁止拍照的地方
1)摆放过尸体的走廊及地方 2)破烂屋的A字屋顶 3)电梯内的天花 4)地牢北面 5)男厕内的烟雾 6)山洞入口 7)冷冻库/酒库 8)女厕镜子 9)大型扶手电梯 10)章鱼尸体附近 11)村屋外的水凼 12)大草原上小屋的楼梯 13)熟睡中的人
  我老家在山西南边,名叫陈家村的小村子。
  抗战的时候山西是沦陷区,小鬼子搞三光,陈家村被屠了,尸体抛进村后的大坑中,放火焚尸。
  熟悉那段历史人的应该明白,三光并不是见人就杀,而是游jī队打得太凶,小鬼子抓不住游jī队就将怀疑对象全部杀掉,所以陈家村并不是片甲不留,人家皇军的顺民还活着呢。
  再后来鬼子投降,国Jūn,bā路轮番在陈家村驻扎,许多逃走的村民迁了回来,倒也人丁兴旺起来。
  直到建国后部队撤走,村里出事了。
  就是当年给皇军当顺民的人,接二连三的发疯,自杀,种种现象表明那些惨死鬼子屠刀下的乡亲们,回来找他们索命。
  一开始大家都幸灾乐祸,渐渐就于心不忍了,因为皇军的顺民并不都是Hàn奸。
  当年鬼子凶的厉害,没人性的,谁不害怕?一个日本兵背着枪往我们村城门楼一站,半个村子的人都跑了,剩下那一半要么是家大业大舍不得跑,要么是老弱病残跑不了,偶尔冒几个Hàn奸,方圆百里都算稀罕玩意。
  所以被鬼害死的人越来越多,村里心有不忍,又担心受到波及,就请外面的和尚道士神婆来抓鬼驱邪。
  可这些高人只要进了陈家村,一个比一个疯的厉害,一个比一个死的凄惨。
  陈家村不富裕,总请高人也不是个事,倒霉的又多是以前的富户,大家就听之任之了,白天看中邪的人发疯,夜里就听鬼敲门,谁要敢走个夜路,保准遇到奇怪的人借火搭话。
  就这样折腾了两年,有位姓何的四川道士云游至此,听说陈家村的事,表示要替天行道,保一方平安。
  村里人说:“俺们没钱了。”
  何道长说:“分文不取。”
  这四个字获得大家的信任,何道长着手驱邪,具体的过程我不清楚,就是何道长使了什么法术,硬是让村后的万人坑安静半个多月,趁这个时间,何道长组织村民在万人坑上盖了两间房,一间城隍庙,一间陈家祠堂,被屠杀的祖宗们终于安静下来。
  何道长就在陈家村住下,威望极高。
  虽然没有钱,但给何道长凑几亩田地却不成问题,也不用他亲自耕种,村里出劳力帮他干活,何道长就选了我四爷爷。
  为什么选他?
  因为我四爷爷太穷,家里只有半亩薄田,三十来岁都没娶上媳妇,平时也不怎么吭声,挺不起眼的一个人,何道长觉得他可怜,就跟村长打个商量,卖了四爷爷的半亩地,在他的地旁边再买半亩,一共不到点六亩地,全交给四爷爷打理,收成对半分。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而且何道长当时是村里最粗的大腿,村长都听他的,谁都没想到我四爷爷穷都穷出狗屎运了。
  可更加没想到的是,我四爷爷那叫一个傲娇,村长找他给何道长干活。
  
四爷爷就俩字:“不去!”
  村里人都奇了怪了,就连何道长都跑来问他,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四爷爷说,没误会,俺就是不给你干。
  天上掉馅饼却不肯接,村里人肯定不劝他,但都骂他是个缺心眼子,活该一辈子打光棍。
  后来我爷爷听说这事,就去找四爷爷谈心,不知俩人聊了什么,四爷爷答应给何道长种地。
  村里人说,这是老四躲都躲不掉的福分。
  可谁都想不到后面发生的事。
  四爷爷给何道长种了三个月的地,一天早上,他在地里割麦子,忽然一脑袋栽倒,满地打滚。
  以前也没听说他有什么毛病,村里人吓一跳,想扶他去瞧大夫,可四爷爷折腾的太厉害,五六个庄稼汉都按不住他,只好去请村里的大夫过来。
  大夫还没来,四爷爷惨嚎一阵,伏地不动了,有人凑过去问他:“老四,你没事吧?”
  四爷爷忽然醒了,猛地坐起来,一睁眼,瞪着身边的人,而那眼神阴冷到极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又有人问他,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四爷爷不答,捡了把锄头,轮圆了赶开身边的乡亲,撒开步子就往后山跑。
  这时候有人发现不对劲了,惊叫一声:“你们看...你们看他的影子!”
  大家定睛看去,烈日当头,而我四爷爷,根本没有影子!
  有人说,这是他娘的中邪了,还请啥大夫,赶紧请何道长吧。
  一群人追在四爷爷身后,免得他跑丢,而四爷爷一股脑跑到城隍庙前,终于停步。
  城隍庙是何道长主持修建的,虽说谁也没见过城隍爷显灵,可自从城隍庙建起来,村里就没在发生闹鬼的事,中邪的四爷爷往城隍庙跑,村里人议论纷纷,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呀。
  村里人围着四爷爷不让他跑了,而他则提着锄头,绕着城隍庙走了一圈,紧盯庙墙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最后,他在侧墙停步,伸手在墙上摸了一阵,确定了位置,举起锄头狠狠砸了上去。
  这个动作让村里人心惊肉跳,而四爷爷的喊声则将他们吓了个半死。
  四爷爷边砸边喊:“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
  围观的人惨叫起来:“鬼啊!”拔腿就跑。
  因为四爷爷居然变了一副女人嗓音。
  收到消息,何道长提着家伙什赶来,迎面碰见四散奔逃的乡亲,询问情况,收拢村里人跟他一起过去,而他们再次回到城隍庙,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了。
  四爷爷将那堵墙砸出一个窟窿,窟窿边缘,流着黏稠的鲜血。
  村里人向何道长请教,这是咋回事?
  何道长眯眼看了看,撂下一句话:“城隍爷流血了!”
  说完便冲上去,四爷爷正要从那窟窿爬进城隍庙,却被何道长揪着脚腕拖了出来,按倒在地,双手掐个诀,摁在四爷爷额头,大喝一嗓:“呔,何方妖孽,速速退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何道长可是正儿八经的高人,就这么简单的几下,四爷爷唔得一声,晕了。
  何道长说,我四爷爷应该被女鬼上身,得赶紧收拾,否则会变成厉鬼祸害其他人,于是他派几个人守着城隍庙,就扛了四爷爷到村口,将他绑在一颗被雷劈过的老槐树上,亲手拿桃木剑抽打。
  他说桃木克鬼,打得是四爷爷身子里的女鬼。
  可挨了几下,四爷爷醒了,说话又是他本来的嗓音。
  何道长说,这是女鬼在迷惑大家,便不管不顾,一个劲抽,还让女鬼交代来历,有冤说冤,不要伤及无辜。
  四爷爷疼得要死,梗着脖子骂:“姓何的,老子没被鬼上身,赶紧把你爹放了。”
  这时候就有村里人说话了,大家都看到他中邪的模样,便劝四爷爷老实点,配合何道长驱邪。
  不配合也没办法,麻绳绑着呢,而何道长的桃木剑也厉害,抽了半个多小时愣没抽断,反倒我四爷爷奄奄一息,快被何道长抽死,却还是骂个不停,硬说何道长眼瞎,拿人当鬼打。
  有人劝何道长别打了,再打就死了。
  何道长不在意四爷爷的谩骂,却得给村里人一个交待,他说被鬼上身的人往往都蒙在鼓里,但光天化日,女鬼没处跑,肯定还在四爷爷身子里藏着,不过这么打都不出来,还敢砸城隍爷的墙,看来这女鬼的来历不一般,重症须下猛药。
  村里人对何道长迷信到极点,他说啥就是啥,照何道长的吩咐抓来一只野鸡,割喉放血,何道长又亲手画一张黄符,烧成灰烬与鸡血混在一起,用桃木剑尖挑着血碗,对四爷爷身子里的女鬼说,再不老实交待,这一碗鸡血下去,可就魂飞魄散了。
  被打的气若游丝,四爷爷依然硬气,惨笑道:“姓何的,你要杀就杀,少他娘废话,喊一嗓子老子就不是你亲爹。”其实他已经喊了好多嗓。
  何道长微愠:“这是你自找的。”
  说完,就要将鸡血淋下。
  就在这时候,我爷爷赶来了,高喊一句:“给老子住手!”便闯进人群中,询问咋回事。
  何道长始终盯着四爷爷,而爷爷听乡亲说了原委,脸色复杂,跟四爷爷对视片刻,却一口咬定:“放人,俺家老四生病了,不是中邪,俺带他瞧大夫去。”
  村里人没想到爷爷是这么个反应,再次替何道长解释,说我四爷爷干了怎样的邪乎事,可爷爷根本听不进去,伸手要解绳子,村里人七手八脚将他拖回来,不许他影响何道长抓鬼。
  何道长也不啰嗦,走上前去,桃木剑挑着血碗推到四爷爷头顶,稍稍倾斜:“真的不说?”
  四爷爷惨笑:“说你娘了个腿。”闭目等死。
  就好像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爷爷凄厉喊道:“别,姓何的俺求你了,别浇。”
  何道长充耳不闻,右手一抖,那晚便扣在四爷爷头顶,桃木剑立刻压了上去,何道长满脸肃穆,口中念念有词。
  而那混着符灰的黏稠鸡血顺着额头流下,却好像高强度的硫酸,烧的我四爷爷皮开肉绽,满头燎泡,他疯狂又凄厉的惨叫,拼命挣扎,剧烈的疼痛让他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气,挣断身上的麻绳,挥舞双臂要抓何道长。
  何道长连退几步,四爷爷没能抓住他,稍稍踉跄,轰然倒地,哆嗦两下就没动静了。
  何道长一探鼻息,很是诧异的扭头说道:“死了?!”
  我爷爷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流涕。
  村里人纳闷到极点,前面听四爷爷说,何道长要杀他,大家伙根本不信,不管野鸡血能不能抓鬼,肯定不能杀人不是?可四爷爷真的被鸡血烧死了,难道真是何道长杀了他?
  再看何道长,也是一头雾水的茫然神色。
  老人们出面打圆场,让我爷爷节哀顺变,让何道长不要内疚,一定是女鬼在搞鬼。
  爷爷只哭不说话,其他人认可这个说法,安慰爷爷,陪他给四爷爷收尸,筹办丧事。
  四爷爷办丧事期间,何道长去祭拜过一次,便领人修补城隍庙,去干活的乡亲还惦记庙墙流血,检查之后都说这事真邪门,那就是一面青石砌的墙,墙缝里连只虫子都没有,咋就能砸出血?可墙上的血迹也提醒大家,确实砸出来了。
  有不甘心的再向何道长请教,何道长依然是原先的回答:“就是城隍爷的血,城隍爷为了保佑陈家村,已经附在整座庙上了!”
  既然如此,就有人想把血迹抠下来冲水喝,毕竟是神仙血,不说长生不老,怎么也能混个延年益寿吧?
  本来何道长还惦记去我四爷爷灵堂哭两嗓子,得知有人想喝血水,索性留在庙旁,盯着村里人将染血的石头洗刷干净,再用火烧一通才放心,而对此何道长解释为,那是神仙血,普通人喝了要遭天谴。
  几天后四爷爷下葬,祖坟也分档次,村里要给四爷爷选个好位置,但爷爷不答应,执意要埋在东北方向的一块坡地,村里人拗不过他,只好同意。
  何道长听说后,立刻赶到我家,说是风水不好,那块地不远处有条小溪,东北水冲坟,绝败乱人伦,不宜下葬。
  村里人想缓和爷爷和何道长的关系,就凑趣说:“何道长说得对,要不您老给选块上好的坟地?可得让我们老四住的舒舒服服。”
  何道长干笑两声:“要不咱烧了吧!”
  爷爷始终没吭声,蹲在墙角,拿着烟锅子,面无表情盯着何道长,何道长收了笑,微微皱眉,又问:“真要埋在那?”
  爷爷还是一言不发。
  何道长本事再大,做事也得讲个理字,不管四爷爷咋回事,总之死在他手上,村里有人看不下去,让他别在这时候触我爷爷的霉头。
  何道长便不坚持了,只是填土埋棺时,他嘴巴动两下,但终究没有张口。
  那天夜里,何道长提了两只老母鸡,由村长陪着来我家道歉,说尽软话。
  人死不能复生,何况这事确实有些邪门,不能全怪在何道长头上,爷爷便原谅了他,打那以后,何道长隔三差五就给我家送点鸡蛋,算是替四爷爷孝敬大哥。
  就这样过了几年,报纸上发表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文章,全国各地纷纷响应,县里通知各村,必须拉出一人展开斗争,而陈家村穷的掉渣,既没有地主老财,也没有臭Lǎo 九...
  幸亏有位何道长!
  说是要破除封建迷信,可有些思想传了几千年,哪能说不信就不信,而且何道长的本事,大家瞧在眼里,所以县里通知要破四旧时,并没有人要拿何道长顶缸,就连何道长本人都没当回事。
  可县里听说何道长搞死我四爷爷的事,亲自来人将他绑了,白天拉出去游街批斗,夜里带回陈家村,关进牛棚劳动改造,每天只给他吃两个馒头。
  一个月后,何道长受不住欺辱,上吊自杀,可他没有死在牛棚里,而是不知如何瞒过民兵的眼睛,趁夜溜进城隍庙,吊死在城隍老爷的泥像前。
  墙上留着何道长的一句血书:“陈世祖,道爷入你仙人板板。”
  陈世祖是谁?
  是我爷爷。
  是他跑到县里举报,带人来抓何道长,可何道长不是那么好抓的,几个民兵冲进他家,三不两下又被何道长打了出来,众目睽睽下,何道长那个威风,一只脚在门槛内,一只脚在门槛外,斜倚着门框,根本不把县里来的人放在眼里,还说他有城隍爷保佑,刀枪不入,要县里的干部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何道长是不是刀枪不入,没能证明,民兵又不是为了枪毙他,没有带枪,正四下找砖头木棍准备群殴何道长时,趁乱溜进何道长家的爷爷,却从正房出来,右手抱着一个牌位,左手提了一桶粪水,高喊一句:“姓何的,给俺瞧好了。”
  何道长扭头,正好看到爷爷将牌位砸地,一脚踏成两截不说,还将粪水浇了上去。
  何道长目眦尽裂,冲上去找我爷爷玩命,可几个民兵都打不过的何道长,却被爷爷两下放翻了,还踩着他胸口,将剩下的小半桶粪水泼在何道长身上,恶毒至极的咒骂:“****破烂玩意,俺也让你尝尝被烧的滋味。”
  与四爷爷被鸡血浇成皮开肉绽不同,粪水淋身的何道长仿佛快要渴死的鱼,全身力气被抽走,扑腾两下便有气无力,民兵趁机把他绑了。
  爷爷抓了何道长有功,县里通报表彰,傻子都知道他在为四爷爷报仇,可Pī斗会上,爷爷冠冕堂皇的宣布:“姓何的大搞封建迷信,俺永远和Wú产阶级叛徒势不两立。”
  如此坚定又忠诚的gé命斗士,虽然这个斗士的脑子有问题,县里也发了奖状,称我爷爷是破Sì旧路上的急先锋。
  为什么说他脑子有问题呢?因为破Sì旧是gé命任务,破归破,不代表每个人都在心里彻底否定那些玄乎的东西,何道长是有真本事的高人,这一点毋庸置疑,我爷爷居然敢得罪这号人物,分明是破Sì旧路上的愣头青。
  急先锋也好,愣头青也罢,事情已经发生了,何道长死后,奶奶劝爷爷去庙里烧几柱香,求何道长原谅,免得变成鬼来找我家算账。
  但凡上吊的人,全都心怀怨气,平日里一团和气的何道长,能留下那句怨气冲天的话,大家都认为他变成吊死鬼是板上钉钉的事。
  可无论我奶奶怎样劝说,他就是不肯去烧香求饶。
  何道长头七那天,奶奶求村长帮忙祭拜,可爷爷让奶奶不要害怕,他倒了一碗清水,烧了点草灰,又取一根绣花针,说是要做个罗盘找姓何的算账,让他连鬼都做不成。
  尽管奶奶软磨硬泡,爷爷还是去了,天蒙蒙亮时一个人回来,奶奶问他做了什么?
  爷爷说:“姓何的知道俺要找他,早跑没影了,俺绕了半个山头都没把他逮住。”
  奶奶说他吹牛,爷爷也不解释,笑笑便睡了。
  后来村里人说起这事,都夸何道长仁义,不跟我爷爷计较。
  可爷爷却大言不惭:“计较?俺家老四的坟就拦在城隍庙和村子中间,姓何的想来计较,也得先过老四那关。”
  这时大家才发现,四爷爷的坟头确实是祖坟里最靠近城隍庙的位置。
  不管何道长是被四爷爷挡着,还是被爷爷吓跑,亦或是村里人说的仁义,总之他死后的二十多年,始终没来找爷爷报仇。
  直到我出生前,该来的还是来了。
  
村里的冬天冷的扎人,夜里更是冷风劲吹,即便扯着嗓子大喊,喊声也会被风声掩盖,而那天夜里,我奶奶睡的正香,却听到一阵沙沙的脚步声,在凄嚎的夜风中无比真切。
  当时我娘快生了,奶奶担心不过,披上衣服出门,却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狗也没有叫唤,在窝里呼呼大睡。
  以为自己听错了,奶奶回房睡觉,第二天跟爷爷说起这事,她说前夜里听到声音时,就想起我太爷爷快死的时候,趿拉着布鞋在院里散步,两个声音特别像。
  我爷爷琢磨片刻,问她:“俺爹回来了?”
  那年月吃口饭不容易,活人都招呼不过来,谁有心思管死人?
  正巧赶上年根,我奶奶说:“咱爹也想过个好年,你又不给他上坟,只好自己回来找吃食,你赶紧去祭拜一下,别夜里再回来把你带走喽。”
  爷爷也觉得这几年有点亏欠他爹,就拿了点心和纸钱要去上坟,我奶奶戳他一指头:“你也给俺爹带点呀。”
  准备妥当,留奶奶在家照顾我娘,爷爷领着我爹和二叔去了祖坟。
  
爷爷有三个儿子,我爹是长子,二叔三叔是双胞胎,只是三叔小时候被人贩子拐走,从未见过。
  那一天,爷爷分别给他爹,我奶奶的爹,还有四爷爷上了坟,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可当天夜里,奶奶再次听到院里传来的古怪摩擦声。
  以为我太爷爷又回来了,奶奶赶忙摇醒爷爷,指着窗外说:“老头老头,你听!”
  爷爷睡得迷迷糊糊,也不知真还是假,说了一句:“嗯,听到了!”
  奶奶气急,指头蘸了口唾沫,在窗户纸上捅了个窟窿,凑过眼一看,便是一声惨叫惊醒全家人。
  奶奶仰天就倒,幸亏窗户就在炕头才没摔坏身子,爷爷赶忙拍她脸蛋,见她被吓呆,立刻跑出屋,想看看院里究竟有什么!
  可院里空无一人,大门锁着,狗也趴着,准备的年货一样不少,农具也件件俱在,当时我家就这两样东西值钱。
  就在爷爷愣神的时候,我爹和二叔冲出屋,他们进正房看我奶奶,而爷爷琢磨一阵,觉得不对劲。
  农村的狗可不是养着玩的,别说进贼,见着不常来的亲戚都要吠上几声,要说没人溜进我家,所以狗不叫也就罢了,可我奶奶那一嗓子总该把它惊醒的。
  爷爷趴在狗窝前一看,根本不是睡着,而是四条腿平趴,下巴贴地,嘴巴里发出呜呜低呼,分明是一副被吓瘫的模样。
  再凶的活人也不可能把狗吓成这副模样,陈家村可是经历过家家不养狗,野鬼遍地走的情况,从那个年月过来的村里人,哪个没在坟头见过鬼?哪个家里没出过诡异的事?所以爷爷立刻明白奶奶是被鬼吓到了,怒气冲冲要去找他爹算账。
  头磕了,吃食摆了,纸钱也烧了,还往家里跑个啥劲?
  还没等爷爷出门,我爹将他喊住,说我奶奶好像中风了,要去瞧大夫。
  回屋一看,我奶奶梗着脖子,两眼上翻,嘴巴歪了不说,嘴角还挂着一丝口水,浑身颤个不停。
  爷爷说这不是中风,是被鬼吓着了,拔两个火罐再修养几天就好,随后让我爹娘在家,他领着二叔,又赶着家里的一头老母猪出门,直到天亮才回来。
  我爹偷偷问二叔,去做什么了?
  当时二叔还小,满脸恐惧的说,爷爷赶着老母猪把我太爷爷的坟头踏平了,还说这是m主x教的,踏上一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一边是亲娘,一边是亲爷爷,我爹也不好说啥,只希望这招能克住我太爷爷,别再回家吓唬人,惊到我奶奶不要紧,惊到我娘就糟了。
  为了媳妇连老娘都顾不得,你们是不是以为我爹心疼未出世的孩子?
  其实他就是疼老婆。
  我娘是闹饥荒时流浪到陈家村的,还是个哑巴,最先被我爹在田边碰到,他一见这脏兮兮的小丫头,还呜呜乱叫,就喂了两口水说:“来,俺带你吃东西去。”
  拿绳绑了我娘的手,牵回村里给大家瞧稀奇,逢人就喊:“快看快看,俺抓了个tè务。”
  村干部将他拦住,问明情况,知道我爹瞎胡闹,就把我娘领到大队,虽说村里没有余粮,也不能看着哑姑娘饿死,就通知各家,想要媳妇就把哑姑娘领回去。
  缺媳妇的人多了,但我娘不依,有人要领她走,她就挣扎,把那根绳子塞我爹手里,死活要跟他。
  我爹更不依,当时文gé还没结束,爷爷Jǔ报何道长有功,就成了县gé委会派驻陈家村的代表,威风着呢,我爹还盼着跟爷爷去了城里,娶个女学生,哪会瞧得上我娘,又黑又瘦跟猴子似的,还不会说话。
  我爹不要,我娘又认准了他,最后奶奶不落忍,认我娘当干女儿,以后相中男人再把她嫁出去。
  结果领回家洗个澡,我娘那个白呀,跟村里老汉打得豆腐似的,养几天又渐渐丰腴起来,可把我爹美坏了,但提亲的人也多,我爹告诉那些人,我娘一看就是zī产阶级的余孽,必须留在我家,这个陈家村的gé命大本营接受教育,为了摸清我娘的底细,当天夜里我爹就深入敌内了。
  打那以后,我爹把我娘当成心肝宝贝,一有功夫就和她腻在一起,吃饭都是俩人互相喂,要不是奶奶催得紧,他连孩子都不想要,万一难产了呢?孩子死了无所谓,伤着媳妇怎么办?
  所以老母猪踏平我太爷爷的坟头,我爹还是不放心,四处打听克鬼的法子,往家里倒腾了好多东西,什么迷鬼眼的坟头土,吓鬼的杀猪刀,挡鬼的牛骨头,把我家搞得阴风阵阵,爷爷气的够呛。

  眼瞅着我爹要杀狗放血,爷爷赶忙制止,当时养的那条黑狗不到一岁,阳气弱,杀了也没用,为了让我爹安心,爷爷用他倒腾来的破玩意做了个小人,脖里栓根红绳,大白天的挂在狗窝里,当场把狗吓的拉稀了。
  爷爷把小人吊在房梁上,保证没有鬼敢来,我爹这才安心。

  之后的几天,奶奶身子见好,但好像失了魂,目光呆滞,不能说话,爷爷也没法子,只希望借着过年给奶奶冲冲喜。
  奶奶不能动弹,全家人一起准备年货,免不了杀鸡宰羊,而这时候爷爷发现一件事。
  家里的菜刀和磨刀石丢了。
  没人偷这玩意,只当奶奶放在哪里,爷爷找铁匠打了柄菜刀,不了了之。
  眨眼间过了十来天,年三十那晚全村人挤在大队看春晚,只留我娘在家照顾奶奶,其实我爹舍不得出门,可村里人都知道他缠媳妇,大过年的见不着我家长子,少不得要奚落爷爷,他是被我爷爷拿棍子打出门的。
  十二点放了鞭炮,我爹领着二叔回来,爷爷留在亲戚家喝酒,我娘只好抱着铺盖去正房陪奶奶。
  等到狂欢后的陈家村陷入宁静,人不嚎,狗不叫的时候,我娘悄悄下床,披上衣服出屋。
  原因很简单,她不会做饭,夜里只喝了点面糊糊,半夜饿醒想去厨房找吃的,可刚走到厨房外,还没挑起门帘,身后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月红,快回来!”


  穿越小说 最新文章
《东有小狐》偏欢脱温馨,仙侠文
弃文三四次,却见吧中推此书无数
我老家的破庙好像闹鬼了。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让我沉醉痴迷的无法自拔的穿越小说 有乐有悲
男主是皇帝,女主是穿越过去的,男主深爱女
书荒互助贴
玄幻+女强+男更强+宠文+女主不小白不圣母
盘点我看过的 ,觉得不错的小说推荐给大家
各种类型的小说。你还愁没书看吗?
上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1-27 05:47:21  更:2017-11-27 05:48:55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