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贺文】晨雾 -> 正文阅读

[鼠猫]【贺文】晨雾[第1页]

作者:迷路的猪猫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旧作,凑热闹。
十年不长,却也不易。谨祝贴吧未来更好,鼠猫平安喜乐,大家万事如意。
此文收于旧文集,楼下放个文集策划的授权图。年后工作都压过来,忙得屁滚尿流,所有坑都不会弃,盼大家理解。
以上。

晨雾
虽是早春,入了夜仍然凉寒似水,展昭穿得单薄,饶是内力深厚,到了后半夜也隐隐觉出寒意。
月已西沉,四处一片静寂,院子里倒有几支白梅开得正好,在暗夜里瞧着分外的清冷雅致。展昭本是抱剑立在暗影里静静看着,却倏然将双眼张大了些,肩背一紧,望向左侧回廊,低低喝问:“什么人?!”
再无声息,他轩眉微蹙,右手已按在巨阙剑柄上,足尖正要使力跃起,有个白影儿缓缓自廊柱后面挪出来,懒洋洋道:“臭猫恁地警觉,着实无趣。”
展昭眸子亮了亮,全身都放松下来,不言不语转了脸继续瞧那白梅花,唇边却隐隐牵起个笑意。那白影儿走近来,将手中一只精巧小酒囊晃了晃:“猫儿,白爷这里有才沽来的玉醑酒,可要尝尝?”
“展某公务在身,饮酒只恐误事。”展昭目不斜视,将声音压得低低的一字一顿说道。
白玉堂在鼻子里哼了一声,随意倚在墙上,自己饮了一口,也将声音压得低些:“猫儿,听王朝说你在这徐宅里已守了几夜,可等着了什么不曾?”
展昭这才转过眼来看了看他,微微摇了摇头。
“若那凶手不回此处,莫非你要等上十天半月?便是换个人来守着,又有何不可?”白玉堂蹙眉问。
“你公干才回,原不知情。那凶手能无声无息杀了徐宅上下三十几口人,必然武功不弱,换了旁人,我不放心。况且据那死里逃生的家丁所言,他既是要找寻什么东西未果,必然还会前来。”
“你当那杀人的想不到此处设了埋伏?”白玉堂撇撇嘴。
“正因怕他瞧出此处设了埋伏,才不敢多派人手。”展昭上下打量白玉堂一番,“何时回府的?那案子办的可还顺当?”
白玉堂得意洋洋道:“我晚饭前已将若干物证俱带了回来交予大人了,白爷爷办事,猫儿只管放心。谁和你这三脚猫一般做这守株待兔的蠢事?我若是那凶手早已远走高飞了,谁会自投罗网等你来擒!”
展昭无奈叹气:“实在是线索太少,好歹徐大人也是朝堂四品,被人杀了个灭门,龙颜大怒,限期结案。这也是皇上的意思,不得已而为之。何况——”他将语声拉长了些,“虽没等着蠢兔子,等到只蠢耗子,大小也算是收成。”
白玉堂咬牙切齿道:“臭猫,白爷爷不过出去这么十几日,如何就变得牙尖嘴利起来!待空下来,白爷必要好生瞧瞧你这猫舌头上抹了什么!”
展昭故作不解他话里意思,只借着那残存的月色将他细细上下打量了一番。显见这人是沐浴更衣过才出来的,外面罩的袍子雪白厚实。头发不过松松挽了挽,发梢仍未干透,搭在肩头像是泼了浓浓墨汁,黑白分明得晃人的眼。将那酒囊袋子挂在手指上晃来荡去,全没有蹲守埋伏的样子,倒像个闲来无事倚门赏月的贵公子一般。
“你既是晚饭时候才回来,怎的不早点歇着。入夜天寒,头发还湿着又往外跑,倒是有精神。”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语调便透出几分温软嗔怪,声音虽极轻,却仍然朗润好听。白玉堂听了将眉一挑,略探过些身,悄声问道:“怎么?展大人心疼白爷爷?莫非今夜里这月亮竟是打西边升起来的不成?”
展昭不动声色向后退了一步,将两人距离又拉开些。白玉堂倒也不以为忤,只将手里酒囊凑到唇边又喝了一口,蹙眉道:“今日这玉醑味道却怪,与平常的不同,猫儿且尝尝。”说着将酒囊递过来。
展昭瞥他一眼,伸手接过那酒囊浅浅抿了抿,顿时怔了怔。哪里是酒,却是仍然热腾腾的浓酽姜茶,初入口辛辣微苦,余味却似又带了丝丝缕缕的甜,大约是放了桂圆与红枣熬制的。一口热茶入腹,全身便暖意顿生。
白玉堂已靠回到墙上,也不看他,只瞧着那将落的月亮撇撇嘴道:“叫猫儿沾了唇,白爷爷也不喝了,便宜了你罢。”
展昭垂了眉眼微微一笑,仰头几口把那姜茶喝干,抬手轻轻一抛。白玉堂眼仍瞧着月亮,也闲闲扬手一接,把酒囊抄在手上,复又盖好了木塞子别回到腰间,便依旧倚在墙边。他眉眼都隐在暗处,隐隐约约只能瞧见一双狭长凤眼里,映着残余月色。那月光清亮微凉,映在他眼里倒显出几分轻浅盈润水泽,展昭看了片刻,便抿了抿唇,悄然转开了眸子。
白玉堂却在此时移过目光来打量展昭,只看他穿着一身黑衣,左手握了剑,身形挺拔颀长站在廊外一棵龙爪槐边上。头上纵横伸展的枝条暗影将他遮了个严实,便是只离了这一步远,也看不清五官轮廓,夜色里倒依稀可见,那右边袖口里透出一小截格外显眼的白来。
白玉堂眸色一暗,眉峰一挑,向前跨出来半步,伸手便去拉他右腕:“是何时伤了?”
展昭怔了怔,右手已被拉住,便摇头笑笑:“哪里有伤,是那绑袖箭机括的腕带叫我不慎弄坏。赶着出来,一时没趁手的东西,便好歹寻了块白布扎上了。”
仔细检视之下,见他确实不曾受伤,白玉堂才松了口气,将他手腕放开。偏偏松手之时,指尖不轻不重自他手背上划过去,还似有似无略顿了顿。展昭只觉得手背一热一痒,慌忙撤了回来,低声劝道:“玉堂,再耽搁下去,连天都要亮了。在外面奔波劳碌了这些日子,何不回去歇歇?”
“劳碌?”白玉堂又打鼻子里哼了一声,“赶路虽辛苦些,好歹白爷爷饿了便在酒楼叫几个好菜,夜间便挑拣着上好的客栈宿下。不比你这蠢猫,在这死了三十几人的阴宅里守了几夜!若到了头七再要等不来凶手,只怕便要等来冤魂了。”
展昭撇过眼来,揶揄问道:“阴宅又如何?白五爷若是怕,便尽早回府里去。瞧那月亮都落了,再要耽搁片刻,连半点光亮也没了。”
“白爷爷是担心有小鬼将你这三脚猫捉了去。”白玉堂拿手指随意拨弄着怀里画影的剑穗子,“到时候还要累我去救你回来,这等麻烦事白爷不做。倒还不如守在边上,心里踏实。方才在府里,我已问公孙先生将这案子现有的卷宗口供都调来看了,心里有数。猫儿,你且先回去,这后半夜白爷守着便是。”
展昭也不答话,只抿了唇瞧着他,白玉堂挑挑眉梢,邪邪笑了笑:“怎的?白爷爷守在这里,展大人不放心?还是……”他眯起眼来,一双清澈黝黑凤目更显狭长,“还是猫儿这半月想念白爷爷的紧,宁可留在这儿陪着?”
展昭面上微微一窘:“你要留便留,满口浑说的又是什么?”
白玉堂脸上笑意更深,也不再逗他,两人各自屏息敛气留神起周遭动静来。
又过了约莫有半个时辰,月色已全沉到了西边,庭院内一团漆黑。展昭那热茶初喝下去,全身都暖融融的,此刻又渐渐觉得寒意沁骨。白玉堂似是站的有些乏了,在墙边略活动了两下,悄声道:“这宅子里平常也无人打扫不成,怎的才出事了没几日,这墙上便全是些灰土,连白爷新做的衣裳也弄污了。”说着将身上外袍衣襟一扯,脱了下来。
展昭这才瞧见,他这件袍子外面虽是白的,内衬却是靛蓝的缎子,竟是两面均可穿着。白玉堂随手一挥,那袍子正搭上展昭肩膀:“既然蹭脏了,白爷懒的再穿,委屈展大人替我拿着罢。”
展昭才要说话,白玉堂又眯了眯眼睛问:“怎的?展大人莫不是嫌弃白爷这衣裳?还是劳动不起你的大驾,这点小忙也帮不得?”
听他这么问,展昭倒没了话说,那袍子夹了薄薄一层棉,犹带着白玉堂身上温热。甫一沾身,便将寒意全驱散了去,直直就暖到心里。这袍子虽然厚实,穿上倒是轻便得很。他将衣襟带子系了,轻声唤道:“玉堂……”
白玉堂抱了手臂靠在墙上,默然不答,半晌才带着丝怨气喃喃应了一句:“蠢猫。”
展昭眉眼一弯,在夜色里无声笑开,两人又不再言语,各自聆听着周遭动静。直到遥遥传来更鼓声响,时已五更,天边隐约透出白色来,展昭才又叹了口气:“又是空等,玉堂,天亮了,你我且回去罢。”
白玉堂直起身,漫不经心掸掸身上,将手中画影向上一抛复又稳稳接住,便负了手慢悠悠向院子角门走去。展昭在他身后跟了几步,忽然道:“今夜你便在府里好生歇着,我一人守着即可。这园子又不大,便是有些动静,一人也顾得过来,何必都在这里熬着?”
白玉堂住了步子,侧过脸来:“猫儿,你昨日未曾回府,尚且不知。白爷爷留不了几日,宫里下了令出来,三日后颜大人便启程往襄阳去,点了我随行。”
展昭一愣:“怎么你昨日晚间才回,还点了你随行?”
白玉堂轻笑:“蠢猫。我虽昨日才回,却有信鸽前两日便报了消息回府。大人是知道的,我不过这一二日便到。只是你这几日总在外面,想必就忘了说与你。”他转过身来,目光在展昭身上逡巡一圈,低语道:“这回去襄阳事多,倒不知什么时候才回得来了。既然只得留这三日,不如多守着你些。”
展昭脸上一热,略略低了头,片刻又抬眼一笑:“既如此也罢。待这件案子了了,我与大人说说,请个旨意,也往襄阳去。你自己当心,在那里等我便是。”
白玉堂抬手,掌心在展昭肩头一按:“好。”说罢回身向府中走。展昭也迈步与他并行。
晨光熹微,带着些蒙蒙雾气,已有挑担卖浆的在街头巷尾吆喝生意。一白一蓝两个人影并肩走远,蓝衣渐渐成了一点,白色衣裳则缓缓隐在了雾中,再看不分明。
——END——
抢沙发,猪喵
我就是想来吐槽一下这个开放式结局……以及你要记得去作品楼登记~
五爷这花样傲娇真的好嘛///………
不造为什么总觉得很虐T_T
总觉得继续写下去的话会是be.猪猫你这后妈还真是深入人心。
o(≥v≤)o
结尾看得莫名心酸!~贺文这样真的好吗?!要不楼主再补个甜的吧~我会说是因为没看够吗?楼主写得很好!
be的节奏,你要是再写be打你哦→_→
这是贺文?这是哪门子贺文嘛!刚刚鼓起勇气看了你的花开不及春被虐得死去活来五脏六腑拧成一个疙瘩悲从中来不能自已,现在你又提冲宵!又提冲宵!我不依我不要你把结局改成he吧算我求你了……
这是BE是BE是BE是BE……碎碎念滚过……
后,后面……哎呀~不要想后面
楼楼写的真好,很喜欢……

猪猫大大~是不是be
说是开放性结局还提什么襄阳
坏蛋猪猫,你果然发的是这个。。
要城管来么?
回来就看见大大…好幸福…看文先…
UP
前面好甜的…可是为啥最后说到 三日后去襄阳?
感觉这样下去甜转虐啊,桑感…
猪猫…咱不提襄阳那闹心的地行吗!行吗!!!
猪猫,可不可以揍你
这就是BE!BE!
……看到短篇就知道没好事……开放结局……谁都会想到be吧喂QAQ报社为何在这时候QAQ
每逢佳节必报社。习惯就好
默念好多遍这是he,he,he,我相信了
好喜欢这篇
下文呢?不要悲的
一白一蓝两个人影并肩走远,蓝衣渐渐成了一点,白色衣裳则缓缓隐在了雾中,再看不分明。再看不分明!看不分明!这还不是虐,分明是怎么想怎么虐。您是准备转行当后妈吗?呜呜呜……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5]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古墓遗碑看过我其他几篇文的亲们应该是知道
[转贴] [鼠猫] 似是故人来 by:祯爱
狠心看完了《海龙珠》不得不感叹,这真是考
【鼠猫+ALL猫】净若琉璃(雷!慎!否则后果
有人关注千水离抄袭一事嘛?
9475这部剧当年火吗?
【原创】谜.误.情 (民国背景 |长篇)by无
【单图】束发 = =别被骗了 就是扎头发而已
【新人轻拍】误会横生
横看成岭 (原剧衍生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6-08 14:13:07  更:2017-06-08 14:25:21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