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鼠猫 -> 横看成岭 (原剧衍生文) -> 正文阅读
 

[鼠猫]横看成岭 (原剧衍生文)[第1页]

作者:木端良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1] [放入我的收藏夹]
大家都说一楼要献给度娘
废话不多说
三楼开更
回到陷空岛的日子实在无趣,白玉堂满脑子都是那只猫的影子,心心念念都是他告假去了哪里?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会不会有危险?什么时候能回去?
其他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情与精力去想。
因为江宁婆婆要来,兄弟几个想要在陷空岛上为干娘办寿尽尽孝心,让她高兴高兴。干娘疼受兄弟几个,对他们视若已出,虽说她自己开个酒坊,并不依靠他们,但想来,没有哪一个长辈不希望有儿孙能够承欢膝下,享受天伦之乐吧?
卢珍都快半岁了,小家伙长的很壮实,出生时遭遇的那次磨难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半分痕迹,经过卢大嫂精心调养,小家伙白白胖胖的,很是讨人喜欢。江宁婆婆想念小孙子,所以这次主动来岛上看望这几个一年只能去看她一次的不肖子,顺便再教训教训他们,耍耍老娘的威风。
四鼠几人为干娘的寿辰忙的团团转,只有五弟一人成天无所事事,清闲的很,徐庆不服,埋怨都是大哥把五弟惯坏了!大家伙都忙的要死,看他一人闲的,天天坐那发呆,也不知在想什么?
蒋平劝他,还想让五弟帮忙?他不帮倒忙就谢天谢地了!难得他能老实两天,三哥就别招惹这位祖宗了!
徐庆也就是发发牢骚,其实他是看五弟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无精打采,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实在好奇,五弟这究竟是怎么了?难不成,那京城里还真的有天仙等他?他害了相思病啦?
蒋平虽然表面上让三哥别胡乱猜测,免得惹恼了五弟。背地里却是把五弟的异常全都看在了眼里。老五这模样,肯定又是为了那展昭。
 蒋平什么人?外号人称小诸葛,早就从五弟的言行中觉察出这两人之间的猫腻。这次回来,他实在忍不住,把自己的忧虑告诉了兄长,大哥告诫自己,不要向那方面忖思,可是纸是包不住火的,虽然你蒙眼遮耳尽量装作这事不存在,但不代表它真的就不会发生?不忍揭穿的后果就是在变相的纵容,只能让这臭小子越陷越深,若再不管他?只怕就真的回不了头了!
 卢方也是愁的要命,他是老实人,虽然生活阅历丰富,江湖经验很足,可是当四弟告诉他五弟和那展护卫两人关系有点不寻常时,还是实实地把他惊着了!
 早就觉得五弟对展昭的关心有点不寻常,他也只是认为那也许是比较热络的兄弟意气罢了?何曾向那方面想过?可是看五弟回来后那失魂落魄为情所困的模样?他就算想揣着明白装糊涂也装不下去了!
 传说中的断袖之癖、分桃之好,竟然就在自己的身边发生了?还是发生在自己最宠爱的五弟身上?这让大爷情何以堪?
 五弟那倔脾气,说是肯定说不通的,打又舍不得,再说也不一定打得过。自从蒋平把这事告诉他后,卢方又愁又气,头发都快白了!
 蒋平劝告大哥,现在先按兵不动别招惹他,等干娘来了再想办法,五弟最是孝顺,让干娘来治他。若还是不行,哥几个就去找那展昭谈谈,想来展昭身为公门中人,为人又颇通情达理,为了他自己的名声,也不一定会跟着五弟一起胡闹。若他也不听劝,他后面还有个开封府,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也不是吃素的,就不信治不了他们?
 看四弟已经把路一步步想好了,卢方除了唉声叹气,也没别的法子好想?
 这个老五,自称什么‘风流天下’,长得也不差,天下多少好女子他不要?怎么偏偏跟展昭走一块去了?这要是让干娘知道,还不得活活被气死?
 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事,只好先听四弟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白玉堂心里念着展昭,想要跟大哥说清楚自己想去京城暂居的事,无奈每次还未出口,就被大哥打太极似的绕过去了?有时二哥、四哥也在一旁插诨打科的,他竟然一直都没找到说出口的机会?又见他们因为办寿的事忙的要命,反而摞自己一人躲清闲,也不好意思再因为自己的事折腾他们,想想算了吧,等干娘过完寿再说也不迟。
 又过了两天,江宁婆婆终于驾到,五鼠兄弟大礼参拜,叩头跪迎干娘。江宁婆婆连忙上前把他们一一扶起,最后拉起白玉堂的时候,看着这臭小子眉眼弯弯,笑的傻气,忍不住捶了他一下,眼眶都红了起来,嘴里骂了一声:“小崽子!”
 白玉堂作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哎哟’了一声,一把抱住干娘的肩膀,把干娘搂在了怀里。江宁婆婆瞪他:“眼里还有干娘吗?每天在外面疯玩,都不知道去看看干娘?这快一年不见了,你们几个,把干娘长什么样都快忘了吧?”
 几兄弟连忙一拥上前,把干娘簇拥在中间,七嘴八舌地说些讨好的话。蒋平嘴甜,嬉笑着说道:“哪能呢?干娘和以前一样貌美如花,还是风情万种的江湖第一美人!”把江宁婆婆逗的缩回了眼泪,笑骂了一声。
 此地不是叙旧之所,几人把干娘送上马车,准备转回聚义厅,白玉堂头一低,也钻进了马车里,继续哄干娘开心。
 江宁婆婆想着小孙孙,就去了后院看卢珍,和卢大嫂两人,抱着孩子,话题不断,相谈甚欢,几个大老爷们插不上女人的话,就去了大厅里等。
 江宁婆婆的到来,让白玉堂心里很是快活,说起来,白玉堂幼年便失恃失怙,全赖江宁婆婆把他一手待大,与亲生母亲一般无二。因这层关系,四鼠几人也都把这位外表爽朗,内里和蔼的长辈认作了干娘,都与五弟一般孝顺。许久不见她老人家,看起来仍然精神矍铄,硬朗的很。
 不知她这次来,带了捆龙索没?这玩意儿天生是白五爷的克星,小时候只要他不听话,干娘就用它把自己捆住,一天不许出门玩,怎么解也解不开,天不怕地不怕的白五爷从小到大没少吃它苦头,看到这捆龙索就肝颤儿!
 几人闲聊了一阵,干娘还没逗完孙子。卢方就问大家准备好了送干娘的礼物没有?徐庆就笑,这个还用大哥来操心?咱早就准备好了,干娘肯定喜欢。其余人问他是什么?徐三爷故作神秘,闭口不说。
 几人暗笑,这个大老粗,还能送出花来?几人学他样,也都装起了神秘,
 白玉堂笑道:“咱们年年都送礼物,送了这么些年了,也没有什么新意,还是大哥今年的礼物最好,肯定最得干娘欢心。”
 众人奇怪,大哥不是年年都送干娘强身健体、延缓衰老的秘药吗?怎么今年换了?
 白玉堂笑眯眯地说道:“不就是咱们的大侄子?卢珍。”又转向卢方说道:“大哥,争取明年再送一个。”
 蒋平接道:“干娘最疼的是你这个臭小子,你怎么不整一个出来送她老人家?”白玉堂脸上笑容僵住,瞪了四哥一眼,暗道自己大嘴巴,多的什么话?
 二鼠三鼠一听,便一起起哄,让五弟赶快也给干娘生个孙子出来,尤其是三哥,那嗓门最大。白玉堂忍无可忍,跳起来叫道:“生、生、生个大头鬼啊?你们怎么不让四哥生去?”
 徐庆笑,老四长的丑,生的娃肯定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还是五弟来生比较妥当,大家赶快商量商量,快给五弟未来的娃找个娘,来年好哄干娘开心。任凭几人笑闹,卢方只是笑,也不管,白玉堂抱怨,哥几个合起伙来整他?大哥怎么也不管?
 卢方暗暗叹气,看着俊朗的五弟,心中百味杂陈,刚叫了一声五弟,突然就见门外急匆匆走进来一个家丁,禀报岛主有人擅闯陷空岛。
 几人吃了一惊,暗道什么人这样大胆?家丁话音刚落,一个人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未等询问,便自报家门,原来是丐帮大护法古剑,几人看他状甚粗俗,且目无礼法,貌似根本没把陷空岛一众放在眼里,蒋平斜睨着此人,讥讽了几句,丐帮好礼数,跑到别人的家里都不知道先投个拜贴的吗?
 那古剑却是振振有词,说什么皆因看门的家丁说五鼠正在议事,所以他才只好硬闯了。这话说的,把好脾气的卢方都给气乐了,还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徐庆性子直,火爆脾气一上来,就气的轰人快滚,暗骂什么人这是?
 那古剑突然又说了一句,他是代展昭来的。
 展昭?白玉堂心里一紧,他怎么会提到展昭?
 只听古剑接着说,原来他是要和展昭比武,本月十五日在江州青龙寺要与他决一死战,来请五鼠前去做个见证。
 决一死战?真是无耻又无畏,原来又是一个找猫儿麻烦的。
 白玉堂不怒反笑,点头说道:“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惨败在展昭的剑下。”
 卢方也冷笑:“丐帮帮主近日病故了,想来大护法是想借此一战成名,博取帮主之位了!”
 那古剑脸皮着实是厚,立刻承认了。对这种借着别人沽名钓誉的小人,五鼠岂会答应去做什么见证?
 古剑又说这是展昭的意思,任他说什么,五鼠几人严词拒绝,毫不客气地把他轰了出去,人走后,韩彰才问大哥这要饭的是怎么回事?
 既是展昭的意思,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就与这种小人决斗,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白玉堂心急,就要向大哥求助,还没等他开口,那边卢方早就看到蒋平悄悄指了指五弟,给他递了个眼色,卢方会意,不管五弟与展昭现在是什么样的关系,于公于私,这个忙都是一定要帮的。立刻吩咐:“我们准备收拾一下,立刻赶到江州。”
 “大哥!”卢方如此干脆,大大出乎白玉堂的意料之外。
 “展昭一定出事了。”卢方冷静地分析:“展昭自入公门以来,从不与人决斗。”
 蒋平认同:“更何况是古剑这种小人?”
 韩彰也同意,展昭如果真要找人做见证,他一定会亲自来的,不会让古剑这样一个厚颜无耻的小人代为传话的。
 白玉堂焦虑地说道:“他一定是身陷重围,故而利用古剑前来求助。”
 猫儿,你跑去江州干什么?你又遇到了什么麻烦?
 众人决定,立即跟踪古剑,通过他一定就能找到那只猫,卢方吩咐五弟,让他赶快去后院通知一下干娘和自家夫人,兄弟们有重要事情出去两天,让干娘耐心在这里住上两天,等儿子们回来一定给她好好过寿。
 那丐帮大护法虽然口气不小,本事却实在不怎么样,江州距离陷空岛并不是太远,他却足足走了两天?把个白玉堂急的,恨不得在他屁股上揣两脚,直接踢到江州府去。
 终于到了目的地,几人又跟着他在江州府的大街上转了几圈。在跟踪半天后,白玉堂终于看到,在大街的另一端,远远走来一个人,一袭蓝衫,矫健的身姿挺拔沉静,正在缓步行来。一时间,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白玉堂的眼睛里好象只留下了那抹深蓝,四周一切几乎都成了幻影,再见到他,才发现思念有多深,直至刻骨铭心!
 几乎就要冲过去,蒋平一把拉住才阻止了他的冲动,几人连忙闪到旁边一户民宅内,徐庆熟门熟路地叫道:“官差办案,闲杂人等快快闪开。”把这户人家吓了个呆怔,半天才反应过来,唯唯诺诺地躲了起来以免打扰官家办案。
看到户主受惊,卢方瞪了徐庆一眼,逞的什么威风?很得意吗?这跟颐指气使的那些官差有什么区别?
 徐老三转眼看到大哥责怪的眼神,摸着头尴尬地干笑了两声,也觉得自己玩的有点过了!卢方这会儿哪有闲功夫教训他,赶紧地嘱咐四弟快出去把展昭引来,蒋平答应一声,怕会碰到古剑那个小人,还稍稍作了下伪装。
卢方想到刚才吓着了人家,心里有些不安,赶紧叫着徐庆去找人道歉,韩彰一见,也拉着白玉堂一起去。
 蒋平在大街上看到展昭已经和古剑打了起来,趁着展昭眼神转向自己的时候,连忙向他做了个手势,自己到蹲守的民宅前先等着,不一会儿时间,展昭摆脱了古剑,匆匆跑了过来,蒋平连忙拦住他,推他进了宅内,展昭进了门,见卢方等人都从后厅出来,没想到他们都来了,大感意外,见礼之后便问他们怎么都来了这里?
他还以为只有白玉堂一人前来呢!
 白玉堂终于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人,顿时那眼睛就长在了展昭的身上,再不错开。展昭看他一眼,急忙转开视线。
 卢方带着兄弟们跟人家道歉,没想到弄巧成拙,又把人家吓的不轻,听展昭问起,免他多心,只好尴尬笑着说,此宅无主,正好借用。
 这时蒋平也走了进来,问他这是怎么回事?展昭一脸凝重,抱拳施礼,恳切地说道:“五位大侠,情况紧急,展昭有事相求。”
 “我们就是猜到你有事,所以才一起赶来江州。”白玉堂盯着他,眼里的火都快烧出来了,猫儿,你为什么不辞而别?跑到这江州来做什么?
 展昭低下头,躲开他的视线,“展昭铭感五内!”这客气话一出,立刻引来了徐庆的不满,大家都这么熟了,怎么还说这种话?
“请五大侠立刻赶往北门,见到赴京之贡品,立刻拦下。”
拦下贡品?这不是劫贡品吗?
几人一听,面面相觑,不解其意。展昭接着说道:“箱内藏有西夏大风堂武士,千万小心。”
大风堂武士?那不是西夏皇族里的精锐杀手组织吗?
听展昭这样说,众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西夏杀手竟然藏身赴京贡品中?其心叵测。几人再不迟疑,立即答应一声,走出门去。
白玉堂捱到最后,见展昭没有要走的意思,回头看向他,竟然莫名其妙地叫了一声‘展兄’?问他不一起去吗?
 这老鼠竟然叫自己展兄?太阳是打西边出现了吗?展昭眼里不觉就带了笑意,跟他解释,自己还要去找古剑演一出戏,骗骗主谋者。虽然不知猫儿说的演戏是怎么一回事,但事情紧急,此时不是打听的时候,只好先跟他告辞,急急向北门赶去。
来到北门时,几人来的早了些,护送贡品的车队还未来到,五鼠潜伏在城墙遮掩处,只等贡品来到便一举拿下。
五鼠齐出,事情当然进行的很顺利,西夏武士虽然勇猛无比,却还不是五鼠的对手。一开始官兵和衙役以为是有人来劫持,拼死抵挡了一阵,直到贡品木箱翻倒在地,滚出几个异族装扮之人,才知道事情有异,便都停了手,任凭这些天外来客把这几个异族人抓住,押送到府衙。
开堂审案的是江州司马江长生,五鼠抓住西夏武士时他也在场,这人是个昏庸无能之辈,为推卸贡品内暗中藏人的责任,故意对那个四个西夏人视而不见,只对五鼠拦下贡品这事大加斥责。
五鼠兄弟看他色厉内荏,面色漂浮不定,貌似心藏暗鬼,便知这官儿肯定与贡品的事情脱不了干系。几人不知他底细,不欲与他多作计较,只等那几个西夏人被关进大牢,便急忙去寻展昭。
路上遇到几个小乞丐,打听了下,才知展昭与古剑在江州丐帮分舵比武。几人赶到时,正看到展昭一剑削断了古剑的武器,那古剑急退两步,已是输的不能再输了!
展昭见几人来到,且都面色轻松,知道大事已成,便收了剑,与几位抱拳施礼。看他气定神闲,想来对付古剑怕是一半的力气都未使出来。
几人大笑着走了进来,故意调侃那古剑,说已经见证到他输了。古剑不服,厚颜狡辩,展昭手持宝剑,对自己不公平。
为免他误了自己的大事,展昭自认与他站成平手,与他后会有期!这才打发了古剑!
听五鼠说事情已顺利办成,展昭略略放心,可是江州府尹身亡,如今江州由江长生主事,此地风波仍险,唯有包大人才能平定,恳请五位,前去益州迎接大人。
卢方等人自然是义不容辞,只是好奇,为什么贡品内会藏有西夏武士?那江长生升堂时对此事也言语不详,好象隐藏了什么?难道这官府中人也参与了西夏的阴谋当中?
展昭解释:“不瞒诸位,这贡品乃是江州丝绸贡品世家李均年之妻李何氏所准备。那妇人与西夏甚有牵连,和江长生之间也暧昧不清。展昭查探到她的阴谋,知道她暗藏杀手与贡品中。只可惜展某有把柄落在她的手中,心有顾忌又兼分身乏术,故而才利用那古剑暗中与几位互通消息。”
白玉堂突然问他:“你怎么知道我们回去了?”
展昭移开视线:“展某不知,只是碰碰运气罢了!”
白玉堂心头一滞,碰运气?这种事也能碰运气?如果他们不在怎么办?
“展昭,你干了什么坏事被个女人抓住把柄?这不像你呀?”徐庆心直口快,当场问出了众人都心中好奇之事。展昭支吾道:“是有一故人,被那妇人暗中下毒,坏了眼睛,拿解药威胁展某,所以,我不得已,才——”
“好了、好了!”看展昭面显尴尬,知道他不想多说,卢方忠厚,笑着打断他:“我们也无心打听展大人的私事,当务之急,我们还是快去益州接回包大人要紧,你既有为难之处,这事就交给我们兄弟吧!”
“谢诸位,展某不盛感激。”
与展昭告辞,卢方当先走了出去,看四个兄长都已走远,白玉堂直直盯着展昭,轻声说道:“猫儿,你自己小心一点!”话还未说完,蒋平的声音就远远传了过来:“老五,你磨磨蹭蹭地干什么?还不快点。”
白玉堂连忙答应一声,对展昭一点头,急忙追去。他跑的匆忙,没来得及看清,展昭那双温润双眸中深藏的一抹绝望与痛楚!
看着他轻快的身影,展昭反手抓在门框上,手指使力,几乎要把手中的木头捏碎。玉堂,对不起,若不是情非得已,展某也并不想这么做,我知道你一定会恨我,那就恨吧!
展昭为何会出现在江州,并且知晓了西夏的阴谋?事情的起因还要追溯到那日的‘分桃’之事说起,当日他听到府内竟然已经说起了他与白玉堂二人的谣言,心中大受刺激,慌乱之中与先生告假,也不知自己该到哪里去?
胡乱在外面游荡了几天,心中想着与白玉堂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的促狭与无赖,霸道与柔情,甚至连悲伤委屈都是自己以前从未见过的?
趁自己伤重时犹如蜻蜓点水似的的一吻,那些近乎情人间的呢喃轻语,这一切都让自己看清了自己对他的真正心意,也明了这耗子对自己也暗藏了不同寻常的心思。几次的拥抱,一次次的情不自禁,几乎让自己越陷越深,以至不能自拨,让他感觉到几分甜蜜的同时,更多的却是苦涩与无奈。虽然这世间不乏龙阳之好者,但这种事,是绝对不允许发生在他身上的。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的所谓为国为民的情怀,追随包大人的意义,若再任由自己放纵下去,所有这些,一定会毁在这段不伦的感情上。展昭怎能允许这种事发生?
他放不下,也放不开,他无法做到洒脱,无法丢下大人与开封府,唯有把心撕裂成两半,丢下白玉堂!
丢下白玉堂?怎么丢呢?那只白老鼠,已经不只是藏在他的心里这样简单了!他已经深深镌刻在自己的灵魂深处,融进他的血肉之躯。他无法摆脱,更不可能会忘掉,这种刻在骨子里的思念,就算剜心刮骨,只要他还活着一天,都无法摆脱!既然不能忘,那就念着他,也许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放进自己身体里那个最深的角落,除了这样,他没有任何办法能安慰自己。
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胡思乱想,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他的家乡附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展昭问自己,是因为这里距离陷空岛并不是很远吗?其实他是想走的与那人更近一点吗?
他悚然一惊,难道无论怎样告诫自己,都管不住自己无意识地去想念他吗?
离开开封的时候,五鼠几人还未回陷空岛,都已经过去了好几天,白玉堂应该跟着他们回去了吧?
江州,他的家乡,曾经也是充满了欢声笑语,带给他快乐的地方,温柔慈蔼的双亲,斯文敦厚的兄长,他最亲的人,只是一把火,就把他的幸福夺了个干干净净,留他一人独存与世上,茕茕孑立!
好不容易得了个知心之人,却又不容与世俗,让人万难接受。展昭啊展昭,难道你上一世也是个十恶不赦的恶人,这辈子注定就是来遭受磨难的?
脑海中又想起大师兄,展昭苦笑,爱人失情,兄弟失义,这一生,大概也只剩下开封府了!
既然来了家乡,怎能不去祭拜一下自己的亲人?许久未扫的三座孤坟上已是乱草丛生,密密匝匝纠缠在一起,倍显凄凉冷清。只有那双亲墓碑上,似是被人擦拭过,倒还显得干净。展昭跪在父母坟前,再无避忌,痛快淋漓地大哭了一场!
宁子?这文风一看就是你
先打个地基
若是你们还找不到
我再艾特好了
请原谅在下圈人无能
我来报道,
虽然换名又换楼,但一进吧就感觉是你
所以说换皮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还不是一眼就被认出来了
几天不见太想你了,每天都来看你,今天终于看到了好高兴
前排
我来了,亲爱的
就这样找到了。快抱住露珠。
展老大来祭拜过了?蛮期待展老大教训五爷的。我脑海里展大就是杨戬的样子(这的有多穿越)。
前排侧平举后排前平举!看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这不会是9475背后的故事接下来的吧……
忘了点赞了、回来点一个
猫儿不会用水寄萍来伤耗子的心吧。。。
抓住一只换皮的楼楼,文看着看着就觉得眼熟,果断猜出23333
拽住!~~~已经这么多人了啊!
汗……这哪是换楼呀……连名都换了……怎么看着是开虐的前奏呢~~
坐等更文,话说楼主自从昨天我一看到你这文追到现在才看完,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呀
楼楼是要弃坑了吗
坐等更新~
祭拜过父母兄长,展昭来到江州府内,看看四周景致,与自己离开时一般无二,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出幼年时相识的那个女孩水寄萍,不知她嫁人了没有?有心打听了一下,才知她已嫁入本地丝织大户李均年家当了少奶奶。
他本以为,幼年故交已得了个好归宿,却哪里知道,事情远不止如此。水寄萍的夫婿,竟然是个只有十岁多的孩子?而且她更有一个狠毒的后娘婆母,遭受苛刻虐待,日子过的苦不堪言。
展昭没想到,多年未见,这个善良温柔的姑娘竟然会遇到如此噩运?天道不公,人情何在?若自己不出手帮她?只怕这个唯一带给他童年温暖记忆的青梅竹马,在这水深火热的泥潭里,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岂料那后娘李何氏,并不单纯只是个阴险狠毒的普通妇人,她的真实身份,竟然与西夏甚有牵连。
水寄萍的婆婆李何氏,身份并不简单,她本是西夏当朝国王李德明的妹妹李赫男,已潜伏大宋多年,她以续弦身份潜在江州,竟然只是利用李均年的特殊家世暗施诡计。
西夏人久经思虑,才想了这么一个可以釜底抽薪的妙计,美其名曰:‘木马计划’,就是利用岁贡暗藏杀手入京,伺机行刺,大宋皇帝一死,国必大乱,到时再与宋朝内应襄阳王里应外和,还怕不能颠覆大宋。她忍辱负重,苦等多年,终于等到如今时机成熟,只等这贡品一入朝堂,大事便可成功。
在这关键时刻,横空里突然冒出个南侠展昭?自称是家里那唯唯诺诺的儿媳水寄萍的故人?李何氏是何等人?岂会轻易相信开封府的御猫展昭只是为了单纯一会故人而来?
李赫男暗施诡讲,诬陷水寄萍与展昭私通,想把二人送入大牢,以便控制展昭。不料此举弄巧成拙,反而引起了展昭的怀疑。一个普通妇人,何至对他如此芥帝?这其中一定有鬼?经过暗中查访,竟让展昭查到李何氏与西夏勾结的证据,以及企图颠覆大宋安危的筹划书。展昭只因心血来潮探望故人,不料竟无意中卷入这西夏人制造的一场阴谋诡计的旋涡当中,也不知是幸?抑或不幸?
青梅竹马即要解救,西夏人的阴谋更要阻止,更有那丐帮大护法古剑,因丐帮帮主近日病亡,听闻南侠来了江州,竟然妄想打败展昭,以此扬名好得帮主之位。展昭心系水寄萍的安危,又要对李何氏多加防范,如今又加个古剑不盛其烦,焦头烂额之际就让那李何氏钻了空子,在李府暗中搜到的证据无故失踪,保存证物的府尹大人也被杀身亡。
李赫男一心要控制住展昭,查探之后,看他对水寄萍关系关系匪浅,认定这两人情意甚笃。竟然狠心毒死李均年,嫁祸给了水寄苹,把她打入大狱,屈打成招。后又暗中把她毒瞎。以此威胁展昭,若想让水寄苹还有重见光明的一天,就不要插手贡品之事。
展昭忌惮水寄苹的眼睛,作出不得已而让步的姿态,暗中却故意诱使纠缠自己不放的古剑来为自己与五鼠通风报信,希望他们前来相助。虽然没有信心五鼠齐出,但他相信白玉堂一定会来到。事实证明,他这一着棋果然走对了,他们竟然都来了!
看着白玉堂与四鼠匆匆离去的身影,展昭心中百感交集。若不是实在无计可施,他怎能再请他们前来?看着白玉堂,展昭眼中泛起了一丝雾气,只不过与他分别短短几日,就好似已隔了多年!再见面,才发现思念丝毫未减。悸动的情愫依然让他心口发痛!
白玉堂,你别怪展昭狠心,我已答应苹苹要跟她在一起,对于她,我有责任,此生绝不能相负。至与你我之间,也许这是斩断情丝的最好办法。
白玉堂哪里知道这些变故,还沉浸在与猫儿重逢的喜悦当中,看他眉目之间神采焕然,卢方只能大摇其头,看来,是有必要先找展昭谈谈了!
包拯在益州刚处理完一宗皇族公案,正准备打道回府,见了五鼠,听说江州竟有西夏人隐没,急忙和五鼠几人火速来到江州。
到了府衙时,展昭早已在此等候多时了,他身旁还站着一个女子和一个小孩,白玉堂正待细看,衙内已传来江长生当堂释放那几个西夏武士的声音。卢方一拉他,几人急忙进去拦住了那几个西夏人。
江长生看到包拯突然从天而降,吓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与那李赫男有染,贡品之事又与他有关,此时硬着头皮,大着胆子,拒绝包拯在此坐堂审案。直到公孙策拿出圣上令包拯巡查江南的密旨,他战战兢兢地看了一遍,才找不到理由再拒绝。
五鼠几人看他丑态,都忍不住调侃,这司马大人是太岁头上动士,这一下是吃不了都着走了。蒋平接的最妙:“这叫老鼠舔猫鼻梁骨——找死!”一句话说完,看到兄弟几个都翻着白眼瞪他,卢方更是让他慎言,守礼!
大哥这话平时都是教训老三才说的,蒋平想了想,也觉得自己说的不大妥当
包拯坐在大堂上,一拍惊堂木,威风八面,把那江长生吓得一个哆嗦,包拯念他怎么也是个一州之长,便让人赐座,那江长生挨着半个屁股坐了下去。徐庆用他大家都能听到大嗓门窃窃私语地说道:“这包大人怎么对这小子这么礼遇啊?”
白玉堂接着说道:“包大人的椅子上有钉子,会扎屁股。”卢方无奈白他一眼,又是一句“慎言、守礼!”看五弟也挨了教训,徐庆一拍白玉堂肩膀,和韩彰二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即要告状,当然要带原告,只见展昭从堂外小心翼翼地搀扶着那个女子走了进来,那姑娘虽然面目清秀,可惜眼神焕散,没有焦点,竟是个瞎子。
她就是猫儿口中的故人?
白玉堂看着展昭对那姑娘温柔呵护地神情,突然觉得很刺眼。
包拯接过状纸,状似无意地看了一眼那江长生,故意问了一句二人状告何人,江长生做贼心虚,还没闹清是怎么回事,竟然不顾场合直接就说他们这是诬告。包拯悠闲地说了句他们是在状告李何氏,司马何需紧张?
那江长生讪讪地不知如何作答,看他一脸心虚且言词紧张,一看就知道定与那李何氏有关联,绝不能让了单独离开,以免他通风报信走漏风声。趁他慌乱之际,包拯立即要求江司马带路去李府。
本打算带那几个西夏人一直去指认李何氏,只可惜,西夏武士不仅勇猛,更是血性,竟然当场自戕身亡,包拯忍不住叹了句,也是几条血性的汉子,他们宁愿自尽也不背主,这样看来,西夏人确实是不好对付,那李何氏身份定不简单。
没有西夏武士作人证,还有两个原告苦主水寄苹与那小孩李冬在,这二人状告李何氏谋害亲夫,诬陷无辜,这两条罪状,照样可以先控制住李何氏,然后再找她的罪状也不晚。
四个杀手的鲜血流的满地都是,空气中迷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那娇弱的女子忍不住干呕了几声,轻柔地叫了声‘昭哥’!要求展昭带自己离开,这里的血腥味太浓重了,让人受不了。
展昭连忙答应一声‘好’,扶着她走了出去,他小心地说道:“小心!”
那温柔地声音,体贴的动作,任谁看了都会说这是一副郎情妾意,佳偶天成的画面。
水寄苹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姑娘是展昭的老婆吗?长的挺漂亮的。”
卢方斜睨着他:“三弟,慎言,守礼——”徐庆一听,得,自己到底也没逃过这一句教训。
蒋平冷眼旁观,暗道,难道是自己看走了眼?转脸看到白玉堂,又想,还是这只是五弟的一厢情愿?展昭对他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蒋平觉得自己应该感到欣慰才是,毕竟这种感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展昭若是没那心,五弟就算对他有想法,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这臭小子虽然狂妄自大,但作事还是有分寸的,而且他心高气傲,若得不到回应,想必很快就会放手的。
想归想,可是在看到五弟此时脸上的神情时,有一些话还没过脑子,就从他嘴里秃噜了出来:“我听说这水寄萍好象已经嫁了人,她应该有相公了吧?”说完以后才省悟过来,直想扇自己一个嘴巴子。
可是,当他看到五弟的眼神在听到他的话后,突然就好像灰烬中又重新燃起了火苗,他想,就算扇自己嘴巴也是值了!
伙计们
你们到底是有多懒
我先艾特小五试试
@[url]http://小五121HSM[/url]
@ [url]http://小五121HSM[/url]
我是沙发么?是吧是吧~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181] [放入我的收藏夹]
  鼠猫 最新文章
古墓遗碑看过我其他几篇文的亲们应该是知道
[转贴] [鼠猫] 似是故人来 by:祯爱
狠心看完了《海龙珠》不得不感叹,这真是考
【鼠猫+ALL猫】净若琉璃(雷!慎!否则后果
有人关注千水离抄袭一事嘛?
9475这部剧当年火吗?
【原创】谜.误.情 (民国背景 |长篇)by无
【单图】束发 = =别被骗了 就是扎头发而已
【新人轻拍】误会横生
横看成岭 (原剧衍生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6-11-17 03:45:52  更:2017-05-15 20:55:42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2日历
2018-2-25 1:38:05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