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网 购物 网址 游戏 小说 歌词 地图 快照 开发 股票 美女 新闻 笑话 | 汉字 软件 日历 阅读 下载 图书馆 编程 租车 短信 China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后宫 -> 别雁 -> 正文阅读
 

[后宫]别雁[第1页]

作者:映雪遥香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或许你爱的并非帝王,或许你爱的只是年轻时的自己。


一个白首相知犹按剑的故事。

鸣谢_
@_七彩光芒_ @NicoYazawa天蝎 @叱艳五十州 @天翼梦儿 @檀_溪_







第二章
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言清卿拿红墨在宣纸上这八个字,灯火一晃,她脸上的表情顿时晦暗不明。
“你有心要霍瑶栽根头,也不必用这种方式。”她摇摇头,转向一旁的栾彧枝,“被人揪着尾巴,对你没什么好处。”见对方不言,她又道,“不过是个娇蛮小姐,得罪了高位,有的她受的。”
栾彧枝轻哼一声,她素来睚眦必报,倒不因什么家族背景,那些暂且不在她考量之内,霍氏仗着皇帝最近对其父治下有方的嘉奖,在掖庭宫就开始横行霸道,一众采女里,属言,栾家室出众,尚要让她三分,栾彧枝是咽不下这口气的。
“姐姐这话说岔了,霍氏现在该感谢我才是。”栾彧枝在掖庭宫并不觉得甄淑容硬气,就冲她天天往宜昭仪宫里跑的态度便可见一斑,却是对自己的东西分外宝贵。那天霍瑶花枝招展地进了乾清宫,不知给皇帝端去了什么迷魂汤,未侍寝便晋位,猜测纷繁。
“哦?你还跟她说了些什么?”言清卿问道,仿佛对此颇感兴趣。
栾彧枝冷笑一声:“没什么,就是些我们都知道,但她不知道的事情。”
-
“回夫人,是钟毓宫的栾顺常。”景姒闻言,似是在搜寻关于她的记忆,抱琴在一旁提醒道,是京州按察使栾家的。景姒只是淡淡应了一声,并不打算说什么,她放下手中书册,转身走进寝殿歇息,两个贴身婢子打帘入,为其更衣。
景姒昏昏沉沉睡了不到一刻,只听得外头脚步声嘈杂,起身,隔着窗纸看见宫灯被一盏盏点亮,这种仪仗——是龙辇。她没料到皇帝这时候来,定了定神,披衣起身,外头尖锐唱礼声被打住,似是怕惊扰了什么。抱琴走了进来,服侍她下榻,面有喜色,毕竟皇帝已经许久没有踏足过蘅清宫了,虽然景姒并不在意这些,可主子的宠爱昭示着宫中地位并不是句空话,所以抱琴也只压抑了些喜色,与景姒一道出殿迎候。
“陛下夜安。”景姒为他脱下外氅,“今日,您可是召的霍宝林?”
李肇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携着她往殿内走,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二人在榻前坐下,他顺势轻轻握住景姒的手,说:“你见过她吗?”
景姒点点头:“册封那日,见过一面。”
“太像了,真是太像了。”李肇叹了口气,“凤眸,菱口,连那说话的语气也像,朕只是有些怕,朕……疑心是假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并无怪罪之意,仿佛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景姒眼底霎时染上哀凄,可惜是假的。她声音柔和,将头靠在李肇的肩上,轻轻道:“陛下,是您太想琬姐姐了。”李肇听到她能平淡地说出这个名字,心中不由得愧疚:“静姝,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日后朕定予你四妃之位。”
景姒微微一笑:“陛下言重了,妾福薄,未能给皇家开枝散叶,六宫姊妹,封一个景氏,会引人口舌。”
李肇不言,只握了她的手,当了六年的枕边人,彼此心中在想什么自是摸得清明,二人静默了一会儿,景姒伺候他更衣,招呼外头熄了灯,便睡下了。
第三章(上)
贺辞年会到访澹秋宫,在冯春意料之外。
她们同时入宫,贺氏貌美,端赖柔嘉中透出娇憨意味,盛宠风光过一段日子,只是在她诞下皇次子后,虽晋了昭容,与景宜几乎平起平坐,宠爱却不显山露水地少了下去。
“冯妹妹有如此大的喜事,也不叫本宫来澹秋坐坐。”她将送来的礼叫婢子拿下去,兀自在冯春座侧坐下,道,“诞下龙嗣,若是个皇儿,妹妹便是扶摇直上,你却不高兴?”
贺纯明知故问,冯春只下意识抚上自个儿尚未显怀的小腹,阖宫都都盯着这尚未出生的孩子,谁晓得它能否平安落地,为人母的喜悦无法掩盖她对宫闱斗争的厌倦与恐惧。
“不过妹妹你,还是小心为妙。本宫当年防得小心谨慎,还是栽了个根头。你的性子,本宫清楚,”贺辞年冷笑一声,“同为人母,本宫不会害你,相反的,本宫还会帮你保胎。”
冯春眉一挑,不知道贺辞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起身一礼:“纯昭容有心了,只是您还要照顾二皇子,怕是无暇顾及嫔妾。”
贺纯轻嗤:“管那么多做什么,你尽管受着吧。”冯春只得谢过,那贺纯又问:“你宫里的霍氏,在乾清宫待了一夜,陛下却跑到蘅清去了?”
“到那个时辰,嫔妾已歇下了,并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景宜,是个会钻空子的。”贺辞年道,“妹妹该看看霍宝林的神情,便知出了什么事儿。”
-
那夜,灯火摇晃,帷帐重叠。
曼妙女子伏于榻上,菱唇不点而朱,肌肤白皙柔嫩,待熟悉身形影影绰绰的在帘外晃动,渐行渐近,掀开帘幕,长臂来环拥她。
情意渐浓,被衾拥覆——她听到他念“玲珑”。
“妾名霍瑶……”她咬着唇,生涩吐出四个字。
温存顷刻化作虚无,李肇霍然起身,像做了一个噩梦,她也直起身子,惊惶得真真切切,如同出了什么大事,她眼睁睁看着他披衣,穿靴,下榻,忘了伺候他更衣,忘了恭送他离开,他匆匆离去前,道:“在这儿歇一夜罢。”
霍瑶对着窗户愣神,昨天,哪里错了吗?
“娘子,”婢女蒋纨行了个礼,见她并未回神,清了清嗓子又叫一声,“娘子,罗总管到了。”
霍瑶这才回过神来,跳下软榻,匆匆汲上绣鞋往外头跑,那罗长镜干瘪的脸上笑出花来,只道:“恭喜娘子,贺喜娘子,陛下晋澹秋宫宝林霍氏为美人,赐号‘珍’。”
霍瑶一怔,很快想起谢恩,惶急问道:“陛下昨儿个……”话一出口便懊悔,那档子事儿也可随意乱说的么,她收了口,忙给一旁婢子使了个眼色,婢子笑着递上一袋银子给罗长镜,后者掂了掂份量,满意地告退了。
“霍……噢不,如今该叫珍美人,好福气。”门前缓缓走出个纤弱身影,捻着绣帕微微一揖,“珍美人安。”
霍瑶轻哼:“自是秦更衣比不上的福气。”她心里头知道,这秦氏是来看热闹的,而刚刚看到的一幕,却是什么人都不想看到的。
秦浣烟出身低贱,父亲是捐来的县官,母亲不过是个浣纱民女,全家没一个成器的,便指着她这美娇娘能得圣恩,也难怪她为了往上爬,顶着这弱不经风的身板从江南上京来。
“既然提前给美人贺喜,那妾便告退了。”秦浣烟一笑,欲离去。
“慢着!”霍瑶上前一步拦住她,她个子本就比秦浣烟高,“秦娘子刚刚对我行的礼,怕是不合宫规罢?”
秦浣烟抿了抿唇,屈膝折身一揖,比霍瑶矮下半个身子,直到腿已酸麻不堪,霍瑶还不让她起身。
这时间并不长,一盏茶的时辰都不到,而秦浣烟在日头下已是两眼发花,腿麻得没了知觉,颈子低得只看得见霍瑶的绣鞋和裙摆,再往上,就看不见了,自然也看不见她兴致盎然的神情。
于是冯春在殿内的那盏茶还没喝完,只见院内秦氏忽然抬起头,朝霍瑶诡秘一笑,惨白的嘴唇中吐出一行话:“霍珍,你以为你真的是主子了?”然后朝前栽了下去。
第三章(下)
叶桃娘等着日头过了,慢悠悠地晃到澹秋宫的时候,霍瑶已在院内跪得心浮气躁,硬生生压下满腹怨气。一个时辰前,冯春叫人送了秦浣烟回荷生宫,太医一诊,道是秦更衣体虚无力,不宜见光,不宜久立。
眼前光线被遮住,霍瑶抬首一望,见着来人,知道是来兴师问罪的,俯身一拜:“端婕妤安。”
“本嫔马上就不安了,珍美人可真够懂规矩的。”叶桃娘冷笑一声,“你宫里的主子呢?”
“端婕妤安。”不冷不热的声调从身后传来,叶桃娘甫一回头,便见着冯春规规矩矩地朝她行了个礼,“您请。”
叶桃娘嗯了一声算免礼,她已经很久没踏足过澹秋宫了,正殿布景朴素,只熏着若有似无的檀香,柜中累着文史书册,画屏彩饰一概没有,梨花木案上摆着个花瓶,插了几枝海棠花,红得灼人目,是宫内唯一的亮色。而近日来澹秋宫门庭若市,那些送来的礼,也是一个都没见着。
“婕妤若是来兴师问罪的。”冯春淡淡道,“您应当去问她,而不是来找妾。”
“冯婉仪有了身子,说话倒是硬气不少,”叶桃娘挑一挑眉,掸了掸袖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不错,本嫔不光是来兴师问罪的,也是来找你叙叙旧,
日已西斜,黄昏将暮,贺辞年与尤菱歌,何雅望聚一堂,一番互相试探的和睦。
“你真以为叶端是因着不悦才去澹秋找麻烦的?”贺辞年看了看不解的何雅望,“她啊,算盘打的精得很呢。”
何雅望闻言又补了一句:“听说珍美人被罚抄了卷女训,这端婕妤面子可真够大的。”
“冯春脊梁骨再硬,也不敢不给叶端面子,”贺辞年抿了口茶,“她也要记得,是谁刚开始推了她一把。”
“冯婉仪与您一道入宫,而您如今已至一品昭容,夫人圣恩浩荡,远见卓识,妾拜服。”何雅望明白了些什么,对着贺辞年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贺辞年听惯了这些话,面上不动声色,道:“陛下都许久不到凤藻了,你还天天在本宫这儿呆着。”
“那日夫人教诲,妾万不敢忘。”何雅望道,一边看了眼身侧的尤菱哥。
无事生非。贺辞年心里头嗤了声,面上却仍是一派温和:“何娘子记着便好,也不枉本宫费嘴皮子。天晚了,陛下今儿个不是指了会贤陪膳,你去罢。”
好个贺纯,日日陛下去哪儿她都知晓得一清二楚。何雅望心里头有些不安,那一拨旧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何况这盘踞后廷多年的三昭之一。她行了个礼,便告退了。
“表姐……”方才二人攀谈,尤菱哥只在一旁听着,她本来拜会这个久未谋面,如今尊贵的幼时好友,却被那凭空来的一个何氏抢了话头,心里头自是不悦,那何雅望,是要攀贺纯的高枝呢,贺纯倒还受用。
“叫我夫人吧,人多眼杂。”贺辞年见何雅望出了殿,才道,“方才我与何氏说的,你可听进去了?”
“是。妾愚钝,那端婕妤,可是要借机拉拢冯婉仪?”尤菱哥犹疑了一下,说了自己的想法。
贺辞年略有赞许:“不错,叶端素来驭下有一手,但她最了解的莫过于冯春。如今冯氏有孕,这么多年的筹码也算可以捞回来了。”
“那夫人为何要替她保胎呢?”尤菱哥问出了多日的疑惑。
“你消息倒灵通。”贺辞年道,语中并无嗔怪意,“本宫坐上三昭位不久,尚且不能摆脱景宜的掌控,作个幌子,一方面转移了景宜的目光,不也显得本宫为人立德。”
“还卖了个顺水人情给冯婉仪……原来是这样。”尤菱哥恍然大悟。
贺辞年又道:“今日那何氏对本宫言谢,不过因为本宫一句谨言慎行,她那张嘴能说出花来又何妨,说不到点子上,谁会有闲工夫听,这宫里的人都太忙了,忙得没时间来关心你的死活。”贺辞年略一思索,“亲疏有别,这谋事,本宫倒还是信得过你。”
“那夫人今日召妾,所谓何事?”尤菱哥心头一紧。
“与你一宫的甄氏,盯着她些,她见景宜见得多了,难免扰人心神。”贺辞年按了按太阳穴,“届时本宫推你一把,昆玉的主位在了,你便好歇口气。”
尤菱哥心中一惊,主位,那可是美人以上的位分,她的表姐,就用这样一个礼物,将她拉进这个风云诡谲的漩涡之中了。
“谢夫人美意,妾何德何能……”
客套话未说到一半,话头便被贺辞年打住:“你我之间,便不需客套了。”她抬眼问道,“你虽然鬼点子多,但毕竟初来乍到,有些事儿必定不是你自个儿查明的,本宫想知道,那个在后头‘搅弄风云’的,是何方神圣。”
尤菱哥闻言,轻轻一笑:“她呀,近在眼前,您宫里的栾氏。”
第四章
夜色阑珊,刚下了一场雨,使得天地渐为逼仄。言清卿瞧了眼天色,这个点儿出不了门了,只好披了轻裘,在院内透透气。
“谁在那儿?”清朗男声一起,言清卿转了身,在远处依着礼数遥遥一拜:“给陛下请安。”
李肇走近时,白玉环佩碰撞摩挲出撩拨人心的轻响,他温声问:“何雅望?”
言清卿一怔,但很快反应过来,是时碧落提着灯近前,笑着道了句,将灯递过去:“言娘子,您的灯。”言清卿笑了笑接下了,这时碧落才发现眼前还有一人,灯火将皇帝眉目神情照得清楚,她忙跪了安。
“回陛下,妾顺常言氏。”言清卿心下了然,她这是截了别人的胡了,却仍是不动声色地答了话。
李肇赦了其婢的礼,闻言微愕,转而舒笑:“原来是吴郡言氏的——不妨事,不妨事。”一边执了她的手往她阁里去了。
“纸鸢,我的纸鸢呢……”蒋楚领着两个贴身的婢子急匆匆地在御园里找方才断了线的纸鸢,眼见天色晦暗,侍女月儿喘着粗气道:“娘子……马上就要落锁了,先回去罢,明儿再找也一样……”
蒋楚小孩心性,哪里会听,跑得急了,也忘了看路,被脚下石子一绊,婢子都来不及扶,眼睁睁见她要栽到一洼积水上,却见树丛中走出一宫装女子,伸手一扶,才免了她跌倒。
“多谢姐姐。”蒋楚忙松开她的手,不好意思地退开两步。
“不敢。”何雅望以为是哪个不懂事的奴婢,抬头才发现是何人,忙行了个礼,“蒋顺常为何还不回宫?”
“我……我的纸鸢不见了。”蒋楚吸了吸鼻子,泫然欲泣模样,“马上就要落锁了,怎么办啊……”
何雅望虽不解她为何如此珍惜一只纸鸢,见这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模样终究不忍,叹了口气道:“我帮你一起找找吧。”
蒋楚的眼睛马上有了光芒:“真的吗?”
何雅望点点头,问道:“你方才在哪儿放纸鸢?”
“嗯……就是,御花园。”蒋楚指了指御园东边,她眼睁睁地看见那纸鸢朝牡丹园坠落了。
“快些去,现在还来得及!”何雅望瞧了眼周遭没有侍卫宫人,拉着蒋楚往牡丹园跑。
夜色寥落,天边红蓝色层交接,牡丹园内只有绿叶丛中的簌簌轻响。
“哎!在这儿!”蒋楚惊喜,从一株矮树上取下一个纸鸢,“可算找到了……”
话音未落,便被何雅望从后捂住了嘴:“你听,有人。”
“别提了,陛下都有一个月没去过兰林宫了,文姬身边的宫人倒是换了一批又一批,都是受不了她脾气,或者被她赶出去的。”一个婢女一边扫着枯枝败叶,一边抱怨,“我就是从兰林出来的,还不如在这西苑扫地呢,倒也是宜昭仪‘体恤’。”
“这宜昭仪,管得倒多。”另一个宫女道,“文姬好歹也是个贡女,怎么就不得陛下待见呢。宜昭仪倒是自她进宫以来,便处处关照着她。”
“就她那性子,陛下能喜欢她么,不过是给南诏面子。”
“嘘……你不想活了!”
“谁不想活了?”丛中施施然转出一个身影,水蓝色的缎子裁成清丽的罗裙,两个宫婢闻言,脸色煞白,沿着裙摆看上去,那是一张临水照花般的脸,眉目风情,嫣然入画。而这样一张美丽的面孔,眼底却冷凝着戾气与杀意。
“奴……奴婢有罪……文夫人恕罪。”
“没的恕。”安萦水拈帕一笑,“崔尚,拖下去,乱棍打死。”
宦官领着两个婢子捂住那两个宫女口鼻,安萦水缓缓蹲下身来,狐目一眯:“水月,本嫔平时待你不好?”她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婢子,仿佛要血淋淋地挖出她的心肺肠子来,“亏你还记得,本嫔再不济也是个文姬,轮不到你们这些贱婢来评头论足。”
她挥了挥帕子,两个婢子便被拖了下去。
何雅望和蒋楚蜷缩在御园一角,也是面白如纸,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发出什么动静来。
“阿碧,”安萦水对她的女婢道,“去请那两个小姑娘到兰林宫坐坐。”
何雅望被送回会贤宫的时候,将近子时,夜凉如水,秋风瑟瑟,浏花阁那头灯火不灭。
“娘子,您可算回来了!”琼枝在阁前等得昏昏欲睡,被琼月高声唤醒。
“天晚了,别吵。陛下……”何雅望解下斗篷,悄声问道。两个婢子一时支支吾吾,互相看看,终是一言不发。
何雅望苦笑一声:“走便走了,是我不懂规矩,陛下没处罚我,已是我的福分了。”
“娘子,不是这样,是那言氏……”琼枝一跺脚,终究没忍住,“那言氏不知对陛下说了些什么,陛下在她那儿用了晚膳后,将她接到清凉殿去了!”
琼月想拦也来不及拦,只好先扶了何雅望进屋,道:“先别说这个了,娘子今儿去访纯夫人,怎的这么晚才回来?锦芳姐姐刚热下晚膳,先用些罢。”
何雅望只浑浑噩噩地跨进门槛儿,浏花阁的不灭灯火,似乎成了张牙舞爪的猛兽,将她吞吃入腹。
“言顺常,她岂能如此……”何雅望低声呢喃,“罢了,说来话长,不早了,替我更衣,早些睡了罢。”
第四章(下)
御园秋深,绵绵细雨不绝,陆仪尹撑了把伞,沉默着在竹林漫步,她微提裙裾,命婢收了伞,拾级而上,踏入石亭中时,却发现里头已经有了先到,待看清了人面,从鼻间挤出一声冷笑。
“言良娣,多日未见,给您请安。”
“小妹,”言清卿叹了口气,“你这是何苦。”
陆仪尹在雨中立着,模糊了言清卿的面容,后者目光转到她一旁侍立的婢子脸上,不悲不喜:“杵在这干什么,还不给你主子打伞。”
“你别这么叫我,我受不起。”陆仪尹拨开伞柄,定定看着言清卿,她素来柔弱,一旦说狠话,便红了眼眶,“如今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还指望我喊你一声姐姐?”
言清卿将瓷杯顿在石案上:“我与令兄昔日如何,娘子日日看在眼里,我是什么样人,你不清楚吗?”她走下石阶,拽住陆仪尹的手臂,把她拖进了亭中,拿手绢去擦拭她湿淋淋的脸庞,陆仪尹别开脸,在一旁坐了。
“我不敢想以前,也不敢跟你说话,什么百岁无忧,才人早忘了吧。”陆仪尹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语中毫不掩饰嘲讽。
怎么会忘?言清卿心中一绞,可她仍记得,她如今是宫妃,而不是言家娘子,那情感不属于她,没有人会在意。言清卿抬眸,与她对视,仿佛沉默亿万斯年:“小妹啊,我不想食言。”她斟酌了一下言辞,“只是有些事情,非我所愿。”
入宫非你所愿,招引圣宠非你所愿,连首个侍寝都非你所愿?陆仪尹冷眼看着她,只觉得她愈发看不清这个所谓的“姐姐”,她站起身子,行了个礼:“您如今是良娣,妾一个小小顺常不敢与您姐妹相称,请您以后唤妾‘陆娘子’。”
言清卿眼眸一眯:“也罢。只是言家究竟欠陆家一个交代,无论娘子如何看我,理应要帮的,我都会帮。”
“妾想要的,才人给不了。”
“若是那事,我确实给不了。”言清卿道。
“我要圣眷优渥,要平步青云,要为陆家谋权势,你给得了吗?”陆仪尹眸中闪过一丝狠厉。
言清卿倒是没想到这个怯懦的丫头会有如此志向,人都是会变的。她手中那一杯茶似是喝了三秋,仰首饮尽后,她看着陆仪尹,久久不言。
陆仪尹终于自嘲般叹出口气,起身道:“罢,今日是我唐突良娣,妾告退。”
待送走陆仪尹,言清卿不知冲什么地方道了一句:“出来吧。”青冥正纳罕,此处哪有他人,却见一丛树荫后娉娉袅袅走出来个美娇娘,俏若春桃,抖落了肩头残花,走上亭来。
“栾顺常安。”青冥作揖。
栾彧枝并不瞧她,就地儿坐了,言清卿让她平身。
“好没趣儿,你怎的知道我在这里?”栾彧枝拿了个瓷杯给自己倒茶,嗔道。
“你都跟了我一路了,又在给自己找什么乐子呢。”言清卿戳穿她,“只是这……算不上什么乐子了,你看看那个小姑娘,给我下了个什么难题。”
“百岁无忧,很感人的哟。”栾彧枝拿帕子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你什么时候那么好心了?”
“我倒真不是好心,只是不想留什么隐患。既不在意恩宠,又何妨不推她一把。”言清卿懒得理她的调侃,“有法子就说。”
“我记得,陆家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在苏州当官?”栾彧枝并未直切正题,“那时候,栾澈卖了陆公一个薄面,才有了他今天的位置,底下那些腌臜事儿,一时三刻说也说不清。”
“你想干什么。”言清卿警觉。
栾彧枝微微一笑:“不干什么,山人自有妙计,走了。”
第五章
霍瑶在东香阁里关了五天,总算把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下来。冯春虽为人方正,却爱惜自己的羽翼,她与秦浣烟结下的梁子远比不上叶端和冯氏间互为刀刃的微妙联系,恃宠而骄的名头,她担待不起,而她手里难得握着的一根救命稻草——入宫新宠,从她手中悄然滑去。
言清卿册了良娣,却未御赐封号,这给了她机会。中秋节将至,家宴并不盛大,而舞乐不可免,霍瑶取来琴谱,自是日日至清音阁习琴,收敛几分锋芒,她并不想那么快就失去皇帝对她的耐心。
这日,霍瑶到清音阁时,却见有人抢了先机,外头罗列婢子,皆垂首立着,静默刹那,自阁中传出泠泠琴音,霍瑶辨出那是曲《高山流水》,力道铿锵,如泣如诉,似要响遏行云。
霍瑶心里头纳罕,好大排场,且这宫中贵主,没听说过会抚琴的,她上前问道:“里头是哪位主子,可否共用这清音阁?”
一个装束与他人不同的婢子上前,冲霍瑶一礼,问其身份,霍瑶如实答了,那人沉吟片刻,冲她颔首后入了阁。
霍瑶踮了脚尖往里头瞧,只见方才进去的宫人抬步出门槛,如一阵清风般飘然至她面前:“安平公主请您。”
霍瑶恍然,正了正神色,只见她那把御赐的焦尾琴前端坐一未及豆蔻的女孩,稚气未脱而独独清丽,待她进去,弦音方止,她指法老练,繁复华丽花样举重若轻,收势时犹如宝剑入鞘,剑气犹存,余音绕梁。
霍瑶与李珊两厢见礼,李珊将霍瑶从头至尾兀傲阅一遍,问道:“你便是这焦尾琴的主子,还是父皇亲赏的?”
霍瑶字是听出了她话中的讽刺:“是又如何?”
李珊似笑非笑,广袖轻挥,葱指一扬:“时而绵软无力,时而快急而不坚,不到半个时辰便离了,你做样子给谁看呢。”
“你!”霍瑶正欲扬手,却蓦然想起对方身份,只好将火气往肚子里吞,她在家中何曾受过这等直白训斥——还是出自一个小小稚儿之口!她咬着牙冷眼瞧这李珊,对方却是镇静的很,坐到一边缓缓启唇:“长久,拿本宫的谱子来。”方才引她入殿的宫女垂首奉上曲谱,李珊接过,往霍瑶怀里一扔,道:“练这曲罢,中秋前夕,你若练不好,本宫便请意父皇,教他收了你的琴,省的暴殄天物,那中秋宴,你也必然不用奏乐了。”见霍瑶不答,李珊又道,“或者,本宫可今日便去知会一声父皇,恰好……”
“不必。”霍瑶打断了她的话,垂了高傲螓首,咬牙切齿道,“妾遵旨。”
临水照花亭,荷华容谢,仅留枯枝败叶在瑟瑟秋风中飘摇。
安萦水广袖轻扬,一袭绛紫罗裙衬得她飘飘欲仙,她来自遥远的南诏,带来的是清灵的自然气息,而如今拘束于十丈高耸阊阖,鸟雀在耳畔啼鸣,她喜爱它们,她虽出不了这宫墙,却喜看自由之象。
一舞终了,忽闻一横竹桥上有人抚掌轻笑,安萦水认出来人:“见过端婕妤。”
“不必多礼,我素闻南诏女子善于起舞,如今一见,果然如此。”叶桃娘步履婀娜走入亭中,“文姬也想在中秋宴上献舞?”
“不。”安萦水否定了她,“我跳舞,不是用来邀宠的。”
叶桃娘自嘲般笑了一声:“何必界定得如此分明呢,入了这皇宫,有了这宠,我们才活得下去。”
安萦水不了解叶桃娘的身世,只道了一句:“夫人似乎对这宠感触颇深。”
“多说无益,”叶桃娘并不想赘言于此,“本嫔听说,你前些日子罚了两个新秀?”
“这宫里的消息,传得真快,”安萦水道,“妾初来大渝,尚且认不全汉文,只觉这话本有趣,便让她们读了几篇罢了,怎的传到上头的耳朵里,便成了多严厉的处罚了呢。”
叶桃娘望了她一眼,似要望进她眼底:“本嫔还听说,那里头有个是蘅清宫的,宜夫人待你不薄,你倒是不给她面子。”
“两码事儿,”安萦水轻飘飘地笑着,“宜夫人的关照,妾记着。这两个娘子不守宫规,也是要吃个教训的。”
叶桃娘闻言,只觉可笑,宫闱秘闻搅杂在一起,道理尚且难以分明,谁又拎得清那些是非呢?她起身,道一句:“本嫔还是劝你,有些事儿不为自己想,也是得为你的母国,你以后的日子想的。”语罢迤逦而去。
箜篌弦响铮铮,甄淑容一丝不差地弹完了整首《梅花三弄》,额角渗出密密细汗,朝着座上宜昭仪一礼,坐回下首,恭谨等待她的评判。
景姒饮了一口信阳毛尖,端坐得一丝不苟,良久轻轻点了点头。
“尚可,还需再练。”景姒斟酌了一番,将茶盏递到听雪的手中,问道,“怎么不见姗姗?”
“公主在听泉馆读书呢,夫人何事?”听雪道。
“本宫听说,她几日前对霍珍发难了。”景姒担忧地皱了皱眉,“可有什么事儿?”
“没有。”了春笑道,“这珍美人,还比前些日子安分了不少呢,日日在清音阁习琴,奴婢倒好奇公主做了些什么。”
“她?小孩心性。”景姒摇摇头,“陛下太宠她了,去传她来,本宫有话要说。”
“不必了。”廊外雪青广袖影子翻飞,李珊兀自入殿,垂首问安,“给宜夫人请安。”
景姒面露喜色只是一瞬,很快压抑下来:“你……来看本宫?”
“不。”她似笑非笑,“我来听这位娘子的演奏。”
景姒闭上眼,似乎被戳穿了什么,她攥了攥衣袍:“安平啊,你又想说什么?”
“没什么。”李珊无谓地擞了擞衣袖,“难道只准您用这种手段提拔甄娘子,不准我光明正大地教珍美人?”
景姒的唇角搐动了一下,冷声道:“你还是个孩子,你懂什么!”
甄淑容杵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外传公主与景宜“貌合神离”,却未想到是如此剑拔弩张之势,她偷偷觑一眼安平,那眼中的凛冽岂是一个十二岁的稚儿所应该有。
“宜夫人以颖慧开明见称,也用起这种哄骗娃娃的词儿了?”李珊眸光一冷,“若无他事,安平告退。”言罢不等景宜出声,即甩袖离。
哇居然重开了!简直不要再惊喜
窝的码!所以说这是重修嘛?如果是的话二招的人设还会保留吗?
更频什么的都无所谓啊 只求千万别坑就好啊啊 因为是真的喜欢这篇文
其实我只想要一批固定读者 数量倒无所谓..能不只关注自己出场认真看剧情的就行 我就能写完
来啦~加油加油
顶顶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后宫 最新文章
素锦华妆一重锦·招新鲜血液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 1.0 |预热
:此身未济,来生撷芳。(副贴)
[小说正文]十里桃花香[六界]
山有扶苏■◎一期首招◎■
无事献殷勤,非……非常喜欢你。(预热)
偷来梨蕊三分白 借得梅花一缕魂
来呗
轮流转
醉扶归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11-26 02:42:34  更:2017-11-26 02:50:24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360图书馆 软件开发资料 文字转语音 购物精选 软件下载 美食菜谱 新闻资讯 电影视频 小游戏 Chinese Culture 股票 租车
生肖星座 三丰软件 视频 开发 短信 中国文化 网文精选 搜图网 美图 阅读网 多播 租车 短信 看图 日历 万年历 2018年6日历
2018-6-25 4:38:18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