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 宋诗 元曲 古典名著 武侠小说 古代书籍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精选推荐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阅读网 -> 后宫 -> ___________□□多少楼台烟雨中□□ -> 正文阅读

[后宫]___________□□多少楼台烟雨中□□[第1页]

作者:几重云岫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2] [放入我的收藏夹]
民国正贴.十里洋场.剧情向.暗线.政斗.风月.

@赵友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彼稷之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目录
F4.水楼及艾特楼
F5.副帖链接
F6.进帖须知
F7.演绎背景
F8.地点介绍
F9.人设分隔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彼稷之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个简单粗暴的楼可水可艾特
□□彼稷之穗□□
https://tieba.baidu.com/p/5205755878?pid=108950679556&cid=0#108950679556
报名请移步预热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彼稷之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彼稷之穗□□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海地形及简要建筑介绍



□□彼稷之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设分隔线及身份楼
@执手予欢


@金玉良言1999




@崬华君上


@Hi隔壁那位小姐


@八百里狂风



















【彼稷之穗】___________□□多少楼台烟雨中□□___________
————————————————————————————
END
———————————————————————————
身份楼(此楼不可回)
傅笠|军统局情报处副处长|傅公馆|驻华大使Eurus
-
身为军统局上海情报处副处长,虽然是副职,但是蒋校长将傅笠委派在上海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便是给予最大的重视,毕竟这里是南京政府的一道屏障。
来到上海办事处以后才发现这里的设备简直是差到了极点,已经跟不上中央情报组的节奏,当机立断,给驻华大使Eurus小姐播了电话。
“达令,我到上海了,嗯,需要订购一套电报设备,你晚上方便么?”
-
@唱尽慕情
Eurus Carter 英国驻华大使/军统局情报处副处长傅笠
-
I know things will work out the way they're meant to.'
时值国共合作破碎之际,她也接到上级指示前往中国,其用意何在,自然是观鹬蚌相争坐收渔翁之利。电话铃适宜响起示意助理接起,埋首以五秒一页的速度翻阅面前厚厚一摞的文件,头也不抬示意将听筒递于自个儿,却在听清了听筒对面那人的第一句话时手形一顿,Darling,中文意思是亲爱的,若在国外这等称呼实是平常,可若搁在中国,这称呼下的意味自然不言而喻。左指尖摩挲书桌上平摊的英文文件边缘,嘴角一抹不明意味的笑,很快隐下去。唤来助理吩咐推掉今晚所有安排,对此的解释仅为去见一位交情不浅的朋友。好容易挨到了黄昏,换一身得体的服装,便是英国女人常着的深色正装搭配一顶圆顶礼硬帽,前往会馆。对亚洲女性常着的旗袍礼服等一向是敬而远之,能不穿就不穿,如此花枝招展,是极遭Eurus唾弃的。谁料那公馆门口的侍卫硬是不让进,哭笑不得定是平日中他傅笠桃花债颇多的缘故。门口小哥的解释让Eurus两眼发直,按捺住内心的挫败感用她动啦的笑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我找傅先生是有急事,傅先生估计很忙,门禁系统的电话当然也听不到,你们肯定也知道他的性子,如果耽搁了他问起来,我就说是你们的门卫不让我进去。”从包中取出一个信封,啪地甩在门口小哥手里,“这是大使馆给傅先生的重要文件,今天之内必须签字然后返回大使馆,你看着办。”
一分钟后,Eurus在门口小哥的毕恭毕敬的迎送下走进了公馆,再由门口小哥交代公馆内的侍从把Eurus带进公馆。镇定地将那个所谓的重要文件放回自己包中,那个信封中装的是上海的地形图,假如刚刚那个小哥随便翻开,就能看见特别鲜明的几个英文字母:Map。五分钟之后,Eurus便出现在与傅笠约好的房间内。
“好久不见。”
'I that am lost,oh who will finds me deep down the old beech tree?Help succour me now the east wind blows.
-
进度是不是有点快感觉跳了好多
代发/
李白
寂静的空巷,鸡鸣狗吠的声音显得十分刺耳,常说酒香不怕巷子深,然而走在这幽深的小巷,却迷失了自己。
夹在手里的烟已经烧了很大一块,轻轻抖了抖,烟灰掉了一地,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呼出的都是浑浊的烟味。靠在墙上沉思,看着对面长满青苔的墙壁,不知不觉一支烟就抽没了,低头看了看脚下,少说有四五个被碾灭的烟屁,复又抬起左手看了下时间,该回去了。
百乐门外对面阴暗的巷口,踌躇不前。因为今天来了不少的国民党军官,摘下了帽子,指腹摩擦着内壁边缘,因为那里夹着一张纸条,写有情报纸条。
最终还是叹气转身离开了,为了不暴露身份,今天只好放弃与线人接头了,即便今天都是自己人,也不能冒着一丝暴露的风险。
戴好帽子,从无人注意过的小巷子内离开了,如同没有到过任何人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李侥.][警署警官军统特务.][徐家汇天主教堂.]
-
启明声阵阵回荡耳边,在这杀戒倒是显得对那群外国佬所谓的什么信徒的下马威.深如弄堂般的眼眸微眯着看着底下.风起了,微微遮住一只眼但也不影响另一只的瞄准.盯着高大建筑物下的一举一动.透过瞄准镜看着从教堂里出来的人.接应的人差不多也到了.看着一个人力车夫停在了他的旁边,车夫似有似无的往自己方向撇着.轻轻抬起一只手,车夫便退后了几步,手中的Mosin-Nagant擦枪走火,一击毙命.紧接着车夫大喊起来,一只巡逻部队便出现,拖走了尸体.
一切滴水不漏,缓缓站起身来,望着他们拖走尸体时拖出血迹的黑印.抬头望了望天.钟声又响.
走进教堂,外国佬牧师正诵读着什么,周围的人静静的听着.坐在了最后一排,双手合十,闭上了许久未休息而肿胀的眼.
“These six things doth the LORD hate: yea, seven are an abomination unto him:A proud look, a lying tongue, and hands that shed innocent blood,An heart that deviseth wicked imaginations, feet that be swift in running to mischief,A false witness that speaketh lies, and he that soweth discord among brethren. ”(耶和华所恨恶的有六样,连他心所憎恶的共有七样:就是高傲的眼,撒谎的舌,流无辜人血的手,图谋恶计的心,飞跑行恶的脚,吐谎言的假见证,并弟兄中布散纷争的人.)
傅笠|军统局情报处副处长|傅公馆|驻华大使Eurus
-
和Eurus约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钟,看着表,时间已经六点了,正想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楼下站岗的士兵就拿着一个公文袋上来,说是楼下一位外国小姐让拿上来的。
打开公文袋,一看是一幅地形图,笑了一下,就知道一定是Eurus来了,告诉侍卫让他将人请到会客室。
五分钟后,看到了高挑金发女郎,迎了上去,“哦,亲爱的Eurus,十分抱歉,我刚到上海就打扰你,”说着,拉起你的手在你手背上做了个吻手礼。
然后邀请你坐下,“要喝点什么?红酒还是咖啡,或者是茶?”
-
@唱尽慕情
竺一 大学讲师 出租屋社
-
竺一噙着笑与学生告别结束一天的工作。眼睑微垂难掩双眸的疲惫之色,第三次将书叠好如视珍宝般放在桌上确认无误后方才离开教室。平日若即若离的眼神中却掺杂这一丝落寂。挎着包走出学校低头漫步。果然还是不行啊。报社已经不知几次将文章退回。换了无数个笔名,修改了无数次文章却还是以亘古不变的理由退回——言辞过激。被现下的报纸不是达官贵人的饭后话题便是绯色新闻,再有用点便是那战事消息。国家沦丧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可如何是好?不通过报社只凭一己之力难以掀起巨大反响。
“打破黑暗需要光明啊。”
竺一自知毕生所学只能慢慢传递给学生,再让学生传播出去。太慢了,国家等不及了。说来实在可笑,一介女流还想着改变国家啊。只怕是现在自己也走投无路了罢。暗暗思忖着不知不觉踱步到了住所。修长的手指扶上锈迹斑斑的门,暗叹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掏出笨重的钥匙。有些不稳地开了门。不出人所料一声嗓音粗糙的呵斥席卷而来。抬眸对上那个肥硕身影的小眼睛的视线,静听数落。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本就吃力,何况还是如此连贯的一长句。说不烦是假,可是这心里多多少少有些过意不去,到底是自己拖欠房租在先。
“竺小姐啊,我们一家老小也是要吃饭的。”钱嫂插着满是肥肉的腰间,带上些谄媚与蔑视的笑,语气里却带着些不着调的乞求之意,令竺一头皮发麻,“最近这柴米油盐又涨价了这布料也就不用说了这又入秋了天儿冷总得加点棉被心。”
“钱嫂您放心便是。”语气平静毫无波澜。
万般无奈地摆脱纠缠后进入狭小的房间锁上房门。实际上竺一心中也没有个底,怕是撑不过这个月了。这钱,根本就没多少了,怕是得走投无路。钱嫂一家都认为自个儿有个十分派头且风光的工作,工资收入颇丰有不少好处。呵若是自己真如此大富大贵还用得着寄人篱下受人催债吗。无奈着摇摇头,颦眉蹙頞伏案提笔杂乱无章地在纸张上乱戳,空中弥漫的难以纾解的浓稠油烟气息让人心生烦躁,烧掉告知退回文章的信件。噼里啪啦的声音在铁桶里悄然响起而又停止,竺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提笔在纸上写下——
“打破黑暗需要光明,我不介意做第一根自焚的火柴。”
-
Eurus Carter 英国驻华大使/军统局情报处副处长傅笠
-
I know things will work out the way they're meant to.'
在侍从毕恭毕敬的迎送下走进了会客室,映入眼帘的自然是傅笠,她望向他的眼神,包含着类似月光下湖泊泛起的涟漪。优雅地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略显昏黄的灯光下,Eurus的面庞仿佛贝壳里的珍珠般散发着圆润而优雅的光芒,可熟悉Eurus的人都知道,这只是她保护色。
Eurus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魔盒,没有人愿意,或者说胆敢轻易地打开她,但是一旦盒盖开启,也没有人能够预言里面究竟会跑出什么样的妖兽,她可以是裹在黑色长袍里的复仇女神,用眼里的浅亚麻色的甘泉滋生万物心里狂热的复仇,她也可以是大地女神盖亚,她可以紧接着夜之女神之后横空出世,是中国神话中的饕餮,抑或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九头蛇,她可以是潘多拉,她也可以是雅典娜,风情万种,面具无限,没有下限,上不封顶。
西方人苍白的面色,像是富士山顶的雪,也像是屋檐下的积雪。她年轻而饱满的白皙肌肤在这深灰色之下,被衬托得仿佛山脉顶上最浅的那层皓白新雪。深灰色套服的外套的轮廓,看起来像是要把周围的光线都吸收进她的身体里一般。
手背上传来的温热触觉。
顺势坐下,纤细双腿小心朝左侧合拢,“茶便好,一直想尝尝里面中国人的茶,酒喝多了伤身,你也少喝些。”眼眸半垂抬眸眼光复而划过面前的傅笠,“说吧有什么事情,你不会只是请我来喝茶罢?我可是推掉了整个晚上的安排,你最好有什么要紧事,不然下次就先找我助理预约。”虽然是玩笑话,可Eurus的确是以效率说话,她要好的工作伙伴大多是效率极高的人,其中自然包括傅笠,不然就是碍于情面公事的泛泛之交或者点头交。
'I that am lost,oh who will finds me deep down the old beech tree?Help succour me now the east wind blows.
-
许欢。报社记者。徐家汇天主教堂。
在这乱世之中,硝烟滚滚的战场上,受苦的都是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教堂成为一些孤儿的安定之所,而我会定期来这这儿,看望他们。
也祈祷主能够早点还给我们一个太平的盛世。
借着出去采访的空挡,带着礼物来到了徐家汇天主教堂,这些礼物都是送给修女们,虽然自己没有什么大钱,也想为他们出份力。看着周围似乎发生过什么,什么也没有想,直径走进教堂。
看到一位男子在闭目养神,便走过来与坐在他的旁边,与他一同闭目养神。这教堂里极其安静,与外面不同,像是两个世界一般。
不会儿,他似乎察觉我的到来,睁开了眼。
〔李侥.〕〔警察署警官军统特务.〕〔徐家汇天主教堂.〕〔许欢.〕
-
并不是什么信徒,反而视着信仰为唾弃.只不过这个地方足够安静,可以让自己冷静.刚杀完人并没有快感,也没有什么惭愧,对自己而已,已经是平常.现在要做的便是在这教堂待够时候,让自己摆脱嫌疑.眼睛发胀面对着黑暗沉思着.诵读声已经停了许久,感觉到身边有人,机警的睁开眼睛,一个女人不知道何时坐在自己身旁.打扮看是受过教育不是一般的乡井姑娘.容貌不错.盯着对方许久,面无表情并无觉得唐突.许久后动了动有些干裂的嘴唇,声线低沉.道
“小姐,找牧师修女可以去后面.”
自己三十出头却从未对任何人都过心思,这个时代,于自己而言,女人便是**累赘.虽平日对待那些名媛小姐已是风度翩翩,心中仍是改变不了这种看法.一只鸽子飞了进来,落在前面的座椅上.天阴了下来,没有刚才明朗了似的.望着彩玻璃上透过微弱的光.又低头看了眼配表.
“看来要下雨了.”
@卫婉茹
傅笠|军统局情报处副处长|傅公馆|驻华大使Eurus
招呼保姆上了两杯绿茶,听你直奔主题,无奈的笑了笑,这个女人还是这样,有时候热情的像沙漠里的太阳,能把你烤熟,有时候又像是南极洲万年不化的冰川,把你冻的连渣都不剩,“太感谢了,不过你这次真的得救救我了,你也知道,现在上海的情形瞬息万变,不过既然党国把我调过来,我当然要有所作为,可是我今天到了以后才发现这里的设备真的是太差了,我只能找你,我需要你们英国最新的通讯设备。你可不能拒绝我,就这么定了,下次我请你吃饭。”说完,抿了一口茶,看你反应。
半晌你才答应,看你点头,于是一拍手,“太好了,等设备到位,我请你吃饭。做我的车回去吧,我让司机送你…”
不等你拒绝便叫了卫兵,“记住,务必把Eurus送到她居住的地方。”
然后抱歉的看着你,“那我就不亲自送你了,设备如果到了你给我电话。”
把你送到门口,看你上了车,这才上楼。
-
结@唱尽慕情
温晏。军校教官。军校。温晏。
-大雨将至,满地潮湿。
-她眼瞧着如此,遂将室外射击实践改成室内枪支理论,着实让一众学子深感失望。
-她眉头微蹙,压低了嗓音说是那个不服便出去拉练。见还真有几个壮着胆子喊报告,她唇角轻勾溜过去抬脚便踹。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您又是几个意思。”她方才用多么毋庸置疑的语气铁了心要在室内,这分明是送命题,“教官我该去福州路给你买些书,也该开开你的榆木脑袋。”
-她自认为不是疾言厉色之人,可也难以接受为党国培养蠢才。
-“将功补过,你们几个去扛中正式步骑枪。那枪的维修性强故障性少。这节课,我便教你们拆卸。”她唇角轻勾说了个折中的法子,倒也皆大欢喜不偏不倚,正所谓扇个巴掌给个枣。
-她方演示到卸弹匣,彼时私底下有机灵鬼已经拉了复进簧。啧,她总觉着她不是温婉贤淑之人,偏有人要试试。
-“手挺快,想来脚程也不慢。我与你些银元,你且去国际饭店给我买些吃食回来,要热的。”
许欢。报社记者。徐家汇天主教堂。【对戏李侥】
本来是无意冒犯,觉得和他在这里相遇就是一场缘分,并没有他意,他似乎不喜和外界来往,但看他也觉得他不是普通人。
听他说完后并没有任何反应,把礼物放在椅子上,站了起来并说道。
“ 我们同时中华儿女,在这里相遇即是缘分,何必在意呢?”
也不知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是直觉告诉自己,她今天应该说这些话,可能是因为做了记者,培养了自己的敏锐的观察力,看了事情多了,便也懂了许多。
看着天是要变了,而且会是一场狂风暴雨。
江宴 梨园戏子 上海码头 对戏许欢
楼廊外将士们高歌“沙场壮士轻生死,十年征战几人回?”悲兮哀兮,让人潸然泪下。
红妆使原本素净的眉眼多了丝媚色。咬字唱尽最后一句唱腔,不自觉带着哭腔。每每演绎此片段,便想起,攀枝而去的师兄,从前,我唱虞姬你唱霸王。可如今虞姬自刎乌江岸却再不见从前霸王身影。叹只叹今非昔比,物是人非。
甩袖,佳人香消玉殒。
待到看众散尽,这才缓缓起身转入后台,抹净泪痕静坐卸妆。忆起与阿欢之约,尽数卸净浓妆,只换上一身廉价素净的长旗袍。同戏友告别后提前去了码头。
远眺江面,流水淙淙带着思绪流向远方。
〔李侥.〕〔警察署警官军统特务.〕〔徐家汇天主教堂.〕〔许欢.〕
-
雨便要来了,一时半会是走不了了.到也好.大雨过后所有痕迹都冲刷过.唯一头疼的是大雨来临着女子也走不了了,自己除了工作实在不喜欢和别人太多交集,还是女人.听到女子的话语,微微偏头抬眼看着站起来的女子,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便冷笑了一声.中华儿女...“小姐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像学生.”
那些受过教育的学生,口中大义的话倒是和这女人一模一样.“小姐别误会,并不是嘲讽.看您的打扮,不是学生也不会是那家的太太.恕在下眼拙是哪家的名媛?”边说边站起身来,国家概念在自己心中并没有那么深,还不都是在这乱世的可怜人罢了.双手插进了裤兜中,转向门外的方向.哗然一下倾盆的大雨.几个人跑进来躲雨,看着形形色色的人.又重新坐下.“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卫婉茹
许曦 报社编辑 上海码头[对戏许欢 江宴]
――靠在轮船栏杆.长发慵懒地披着.手撑着脑袋.远远地便望见了上海码头.内心欣喜不已.不知姐姐这几年可好.出国留学这段时间.与姐姐更多的便是书信往来.每每提及想要回国探望姐姐的时候.姐姐念着上海动乱得很.不让自己回来.如今完成了学业.虽然欧洲很好.欧洲那边的教授也希望自己可以留在欧洲.但是我怎么能忍心让姐姐一个人在这呢.幸好啊.嘴角上扬.像一个小孩子般冲码头吼道“上海.我回来啦.”
――提着行李箱.随着人流下了船.远远便看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泪水湿了眼眶.这几年.姐姐为了让我出国接受更好的教育见识不同的民俗风情选择独自一人在上海打拼.朝着姐姐跑过去一下子抱住姐姐.泪水盈眶.“姐姐.”
许欢。报社记者。上海码头。对戏江宴,许曦。
拿出表,看了看时间,现在妹妹也该快到上海了吧?和江宴约好了一同去接妹妹回国,妹妹回国自己当然是开心了,她大学毕业了,以后不会在离开我了。
从小便亲眼所见父亲和母亲死在我们面前,我的家人一夜之间消失了,如果不是得到恩人相助,不知我们是不是可以活的下去。
不知不觉到了上海码头,看到已经到了宴宴,不知道有没有让她久等。
“ 你来啦!”
挽着她的手,等着妹妹的船出现。不一会便有一艘船停在了上海的码头。
看着妹妹往我这边跑来,我也张开怀抱向她的方向跑去。
“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
首页 本页[1] 下一页[2] 尾页[62] [放入我的收藏夹]
  后宫 最新文章
素锦华妆一重锦·招新鲜血液
人生是美梦与热望 1.0 |预热
:此身未济,来生撷芳。(副贴)
[小说正文]十里桃花香[六界]
山有扶苏■◎一期首招◎■
无事献殷勤,非……非常喜欢你。(预热)
偷来梨蕊三分白 借得梅花一缕魂
来呗
轮流转
醉扶归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查看所有文章
加:2017-07-09 00:16:30  更:2017-07-09 00:35:32 
 
盗墓笔记 龙王传说 诛仙 庶女有毒 哈利波特 绝世唐门 雪中悍刀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极品家丁 龙族 玄界之门 斗破苍穹 莽荒纪 凡人修仙传 全职高手 心理罪 校花的贴身高手 美人为馅 三体 我欲封天 少年王 三国演义 西游记 红楼梦 水浒传 古诗 易经 穿越 校园 武侠 言情 玄幻 语录 潇湘溪苑 浅浅寂寞 后宫 鼠猫 美文 坏蛋 对联 读后感 文字 yy小说
多播视频美女直播
↓电视,电影,美女直播,迅雷资源↓
TxT小说阅读器
↓语音阅读,小说下载,古典文学↓
一键清除垃圾
↓轻轻一点,清除系统垃圾↓
图片批量下载器
↓批量下载图片,美女图库↓
  网站联系: qq:121756557 email:121756557@qq.com  阅读网